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六十八章 秦沐沐的恨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秦沐沐此刻也不好受。
     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朝朝暮暮想着的那个人。
     可是,似乎,却和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不一样。
     萧珩嘴角挂着一丝浅笑,拉了一张简欧风的椅子,就坐在秦沐沐的面前,“坐。”他又指向另一边。
     秦沐沐此刻脸色并不好,四分钟的呛水,让她感受到死神的呼唤。
     “萧先生,我……”
     “嘘~”椅子上的男子,忽而竖起一只手指,轻轻的在自己的嘴边竖起:“先别说话,让我好好看看你。”
     萧珩的声音无比的蛊惑,就连嘴角的笑容,都在蛊惑着秦沐沐,不争气的,秦沐沐“唰”的一下,红了脸,她心口噗通噗通跳的飞快……萧先生是什么意思?
     他说,他要好好看看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心中几乎飞快的越出一个答案,秦沐沐有些紧张地抬起头望着面前的萧珩。
     一抬眼,就撞进了一双专注的眼——萧先生他,正在专注地看着自己!
     几乎是同时,秦沐沐脑海中涌现出这句话。
     女孩儿长发湿漉漉的,就软软地跌坐在光可耀人的黑晶石地板上,湿滑的头发,水滴顺着发梢,往下滴水,又浸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湿透的衣服下,若隐若现,她模样清纯乖巧,此时更是我见犹怜。
     萧珩突然动了!
     将脸忽然之间就贴近了秦沐沐眼前,秦沐沐吓了一跳,一抬眼,萧珩专注深邃的眼神下,她觉得心都快飞出来了。
     “萧先生……”
     脸红耳赤刚有些腼腆地开口唤了一声,下一秒!
     “呵~还真是看不出来,这张清纯的皮相下,有一颗正在阴沟洞了发酵的黑心。”
     秦沐沐脸色倏然僵住,双颊的酡红还没退去。
     哆嗦着唇瓣,她气得发抖:“太过分了,萧先生,你太过分了。”
     “你别哭,我最烦女人哭哭啼啼。”
     秦沐沐“呃”了一声,咬住唇瓣,怨怼的用眼瞪他。
     萧珩站起身:“你说,我该不该惩罚你?”
     又是惩罚!
     “为什么?我又没有得罪萧先生!”秦沐沐恼怒。
     萧珩“咦”了一声,用一种“你怎么这么傻,这还用问吗”的眼神,看向秦沐沐:“你陷害了简童,就是得罪了我呀。”
     怎么又是简童!
     为什么每个人都“简童简童简童”的,没玩没了!
     她到底有什么好?萧先生也好,大老板也好,他们个个都要替她撑腰吗!
     秦沐沐猛然一抬头,眼底闪过嫉妒:“简童根本就不是好女人!萧先生你被她欺骗了!
     萧先生不要看她外表老老实实,其实她骨子里根本就很坏,她就是装可怜!”
     萧珩不发一言地倏然站起身,手掌插在口袋里,垂眼扫了一眼脚下的秦沐沐,淡淡开口说道:
     “我知道我该怎么惩罚你了。”
     如果可怜是可以装的,那女人就不会在面对他的时候,全身紧绷,更不会在他发现她秘密之后,紧张成那样。
     她应该掀开她的后腰衣服,昭告天下:快来看啊,我少了一颗肾,我很可怜,你们都要可怜我。
     可是,简童不是,那女人把自己的秘密,藏得那么深,不容任何人轻易碰触。
     不是巧合,萧珩觉得,她能将这个秘密藏一辈子。
     抬起手,拨打了一串电话,不多时,进来两个面无表情的壮汉。
     萧珩指了指地上的一坨,“秦小姐说她想学潜水,你们两个帮帮她,带她去后花园的游泳池。”
     潜水,顾名思义:潜入水中。
     这两个壮汉,都是明白人,游泳池里怎么可以潜水?
     当下,心领神会,不顾秦沐沐的挣扎,一人一边,像两个机器人一样,架着秦沐沐就往后花园的游泳池拖去。
     “萧先生!萧先生!你不能够这么对我!你不能!我要告你,我会告你,我一定会告你的!”
     她却只看到,她心心念念的萧先生,只是双手插在口袋里,抬头对两个壮汉说了一句:“别把人弄死。我还得花时间解决不必要的麻烦。”
     “是,少爷。”
     “秦小姐,我有没有和你说,你真的……”萧珩轻“呵”一声:“很让人作呕。”
     萧珩了解沈修瑾,就在沈修瑾只是简单的惩治了一番秦沐沐之后,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萧珩当时就在想:天上要下红雨了,沈修瑾改行当“一日善人”了,居然就这么把人丢给他,自己就走了。
     萧珩和沈修瑾,从小便是亦敌亦友,有句话叫做,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亲人,就是你的敌人。
     沈修瑾这一次的做法太反常,萧珩不知道缘由,但……敌不动他不动。
     沈修瑾只是惩治一番后就离开了,那么萧珩也没有把人弄死的理由。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上,萧珩确实比大多数人都更了解沈修瑾。
     简童不让沈修瑾弄死秦沐沐,沈修瑾就把秦沐沐直接领到萧珩面前:喏,你自己做的事情中途出了岔子,这人,我给你带过来了,萧珩,你自己看着办吧。
     既然不能亲手弄死秦沐沐,那就让萧珩弄死秦沐沐。
     萧珩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修瑾这一次的做法很反常,但是秉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行啊,你沈修瑾能做却没做的事情,我萧珩也不做。
     这两个人,谁都不是善茬儿。
     萧珩坐在客厅里,他没去后花园的游泳池,手里的雪茄,吸了一口,在客厅里看着不知所云的电视。
     半个多小时候
     两个壮汉回来了:“少爷,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帮那位小姐学潜水,但那位小姐太笨了,呛了太多水,身体状况不能继续学潜水了。”
     “人呢?”萧珩淡淡问道,眼睛甚至没有离开电视机。
     “在后花园。”
     萧珩“哦”了一声,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天色不早了,请秦小姐回去吧。”
     “是,少爷。”
     ……
     夜色深浓,一个女人,被人丢出了别墅大铁门外。
     秦沐沐浑身都在疼,尤其是嗓子,呛得猛咳嗽。
     身上湿漉漉,夜风一吹,秦沐沐走在道路旁,冷的打了个哆嗦。
     她眼底是恨意,这恨意,乍一看,狰狞恐怖,像个怪兽,似乎要吞噬掉一切:简童!这一切都是简童!
     都是她!没有她,她就不会遭受这么多的磨难!
     说什么她会为自己求情,根本就是骗子!伪善!
     那女人,根本就没替自己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