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七十八章 别再碰触那个地方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深夜
     简童独自走到了小区楼下,上了二楼,二楼楼道的灯却坏了。
     她看了一眼,只以为是一层楼的楼道灯坏了,便小心翼翼摸索着往楼上爬去,到了第三层的时候,那楼道灯,还是坏的。
     掏出手机,用着手机的灯光,照着脚下的路,摸索着往家走。
     终于,走到家门口,简童却抖了一下:“凯恩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等你好久。”
     “……”她问的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啊,不是问他等了多久呀。
     “您……有什么事情吗?”简童手里攥着钥匙,却没有当着凯恩的面前,打开家门,她总还是防备心那么的强……凯恩看在眼底,心里闪过了然,还有一丝……兴奋。
     攻破一个防备心极重的猎物,这种感觉……嗯,很不错。
     “饿了。”
     “……啊?”
     “我说,”凯恩摸了摸肚子:“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我饿了。”
     他饿了……来找她干嘛?
     简童脑子转不过弯来,有些莫名其妙:“那您该去吃宵夜了。”
     “嗯,你说的对,所以我来吃宵夜了啊。”
     “你来……吃宵夜?”“来”?“来”?
     来哪里?
     她家?
     所以他的意思是,“您不会想说,您特意等在我宿舍的门口,就是为了等我回来,给你煮宵夜?”
     “嗯嗯,真聪明。”
     这不是她聪明好不好?
     “不白吃你的宵夜。”
     他随手掏出一张支票,填上了数字:“这个给你,我想吃昨晚的葱油面。”
     看了眼支票上的数额,简童眼底浮现出复杂……这叫做凯恩的男子,接近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看不明白,不过……她又扫了眼支票,脑子里真有两个小人儿正在拉锯战。
     一个说,不要再见他,不要收这个钱。
     一个说,拿着吧,你这么缺钱,你不是还要去赎回你的自由吗?
     “简小姐?简小姐?”
     凯恩看着面前的女子愣神的发呆,出声喊了两声。
     简童陡然从发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她垂眼,目光正落在那张支票上,好半晌,颤抖着伸出手,朝着那张支票伸了过去。
     凯恩咖色的瞳子,闪过笑意……钱,果然是她的软肋。
     有人要说了,一个爱钱的女人,一个拜金女,这种女人能有什么意思?
     凯恩才懒得管……他的眼中,这个女人,有趣的很。
     足够他应付掉在S市的两个月时间,至于两个月之后,自己面前这个叫做简童的女人会何去何从……哦,他没有想过,反正,两个月后,他也早就将她狩猎成功,从此狩猎成功的名单里,又多了一个人名,仅此而已。
     咔擦一声,简童开了宿舍的门:“凯恩先生,请进。您先坐,我去做宵夜。”
     她放下了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进了厨房去。
     那张支票,当然烫手……十万,又是十万。
     这人难道就觉得钱多到可以肆意挥霍?
     无来由,她心里涌出怒气……因为五百万,她必须做一切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去赎回自己的自由,而有些人,便视金钱如粪土?
     面条端上来,热腾腾的。
     和之前一次一样,凯恩没有多言,很快就将面条吃完。
     “凯恩先生,一碗面条,不值这么多钱。”
     她缓缓地抬起头,认真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出十万,只为吃一碗面?
     这话,说出去,她绝对不信。
     凯恩擦了擦嘴角:“你觉得不值的事情,我觉得值就好。是我在花钱,我认为值就好。”
     这口吻,好像是在说,我花钱我认为值,不需要你认为。
     “不早了,凯恩先生,我松松您吧。”
     凯恩咖色眸子闪过一丝兴味,她要是就这么留了自己,或者上杆子黏上来,自己恐怕会倒尽胃口吧……还是这样有意思多了。
     站起身,他往大门走,离去时候,以飞快速度,拨开他的额发,一吻,又一次落在那疤痕上。
     简童怒目相视,“凯恩先生!我说过的吧!不许吻我的额头!”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说不听的吗!
     “我也说过的,伤口留着不治,会烂掉。”
     “烂掉就烂掉!”她心潮起伏不定,双颊气得绯红!怒目相视等着面前这个绝美的脸:“凯恩先生,请你以后,不再再吻我的额头!”
     “哦……”轻“哦”了一声,凯恩用戏谑的口吻说道:“不吻额头,是要吻哪里?是这里吗?”
     话落,弯腰,唇瓣飞快在简童的唇瓣上啄了一下。
     简童神色忽青忽白,突然开口问道:
     “凯恩先生,这十万块,包括这一吻吗?”
     凯恩差点笑了,眼前这女子,看着温顺,原来骨子里还是一个小野猫。那就……更有趣了。
     “不包括这个吻,但包括刚刚额头上的那一记吻。”愉悦的男音说道,便径自出门去,挥挥手:“简小姐不用送了,今天很高兴,谢谢简小姐的款待。”
     知道楼道里再也听不到凯恩的脚步声,简童才把大门关上。
     她摸了摸额头……挺疼。
     明明,医生也说了,伤口恢复的很好,马上就要痊愈了。
     简童走进卫生间,一件一件地解开自己的衣服,这时候,才露出层层衣服遮掩下的那具身体,瘦得难看,却布满了暧昧的吻痕。
     出了吻痕,还有被她用擦澡布擦破的皮肤……这吻痕,却顽固的,怎么也无法全部都擦掉。
     楼下,凯恩并没有立刻离去,抬头看了一眼亮着的窗子。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锦帕,边走边擦嘴,擦了又擦,最后厌恶地把帕子丢到了经过的垃圾桶里。
     陆琛曾说过凯恩,说他就是自找罪受,明明若是亲吻别人的唇瓣,就会恶心的难受,却每一次换着猎物,换个女人,演绎一幕幕恶心自己的戏码。
     别人眼中,凯恩多金帅气花心,但还是有很多女人上赶着扑上来。哪里知道,她们眼中的凯恩,根本是另一个模样——偏执、游戏人间,冷血冷肺。
     多情的凯恩,最是无情。
     车,停在路边,凯恩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便不再回头,一脚油门,走的潇潇洒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