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八十四章 小童你过得好吗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凯恩的离去,也把简童好不容易从地狱里爬上来的那一丝灵魂,彻底带走了。
     不断的碰触一个人的伤口,实则是在这个人的伤口上,不断地添加属于自己的痕迹。
     凯恩是个情场高手,他清楚的知道,他这么不断地去碰触简童的伤口,不但地去刺激简童的伤口,对于简童而言,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什么,简童不知道,凯恩却心知肚明。
     凯恩更狠绝的是,每一次,不管她把面条做成辣的还是酸的,他即使不能吃辣,每一次都将它们吃得一丝不剩。
     所以这场狩猎的游戏,他赢了。赢得很彻底。一点余地都没有给简童留。
     ……
     “钱,筹到了吗?”
     第二日,苏梦把简童叫去办公室。
     简童摇摇头。
     苏梦眉心皱起:“你没跟他开口?”
     简童依旧摇摇头。
     苏梦懂了。
     “有钱人的想法,我们普通人不了解。简童,你后悔了吗?”很显然,苏梦已经猜到了什么:“简童,我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沈总刚刚打过电话来,他说他晚些到。
     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筹钱。”
     苏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简童,五十万我有,但是我不敢给你。”苏梦很坦荡,并不觉得愧疚,她已经为了简童隐瞒这一笔笔钱财的存在,这已经是她所能够做到的极限。
     “谢谢你,梦姐。我知道,你已经帮了我许多。沈总那人……我了解。所以,换做我是你,我也会和你做出同样的选择。”
     ……
     乘坐电梯上楼,电梯门开,门外站着一个人,简童身子僵硬。
     门外的人,也在电梯门开的那一刻,震惊地望着电梯里的简童。
     “小童……”门外的人失魂地看着简童,轻声呼唤道。
     唰!
     简童的面色刷白:“先生,您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小童不小童。”
     她说完,立刻伸出手去摁关门键。
     “等一下,等一下!”门外的人,挤了进来,很急很急,一把抓住简童的手:“小童,小童,你就是小童,我不会认错的。”
     “我不是。先生您认错人了。”
     “小童,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小童,哥哥对不起你……”
     这一声“哥哥”,简童的心,都抖了颤了。
     “我不是。我不认识您,先生。”
     “小童,你过的好吗?哥哥很想你,哥哥无能,对不起你,哥哥每一天都愧疚你,小童,你在监……那个地方,有没有人欺负你,怎么,怎么这么憔悴了?”
     那人死死握住简童肩膀,激动地说道:“让哥哥好好看看你,我们家小童清减了……”
     “别说了!我叫你住嘴!”简童的情绪再也不受控制……他怎么能够说出这些关怀备至的话来?
     “你想我?你愧疚?三年时间,三年里,你和简家的人,来看过我一眼吗?
     我好不好?我好不好,你不会看吗?”
     还要问有没有人欺负她?
     哈哈哈哈……
     “小童,对不起……”
     谁要他的对不起?
     “但凡三年里,你和简家其他人,随便谁能够来监狱里看我一眼,我都是感恩的。简先生,不用说对不起,我们之间,不存在‘对不起’,请你让一让,别挡住我赚钱。”
     “赚……钱?赚什么钱?”简童的哥哥,简陌白,一脸的不解。
     简童突然扭头,看着她哥哥,笑了:“当然是赚男人的钱。简大少,你以为我在东皇是像你这样来这儿玩儿的吗?
     简大少,您错了,我是在这儿上班,赚的就是讨好客人,让客人开心的‘那种钱’!”
     简陌白仿佛不认识了简童一样,又气又怒:“小童,你怎么能够赚这种钱?你怎么能够做这种事?你怎么堕落成这样了!”
     “你骗我的,小童,你骗我对不对?你是那样张扬自信的人,你是那样骄傲到敢在沈修瑾面前放肆飞扬的人。我不信,不信你会变成那种为了钱,什么都能够做的人!”
     咔擦一声,简童几乎能够听到自己牙根咬碎的声音!
     突然,她想到什么,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简童闭了闭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压制住眼底的伤和痛,怒和愤,尽量让自己保持理智。
     “看在我们留着相同的血液,我们一起长大,我做了你这么多年妹妹的份儿上,你借我五十万。”
     “你要……五十万做什么?”
     “我欠沈修瑾的。”简童淡淡说道:“简大少,五十万对于你而言,什么都不算吧。但五十万,我现在迫切的需要。看在我曾经是你妹妹的份儿上,你帮我一次。”
     如果可以,简童不想见简家任何一个人,更不想问简家任何一个人开口借钱……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比起沈修瑾和她想要的自由,简童脑海里考虑了又考虑,终于向她哥哥开口说道。
     她以为,这一次,总算能在沈修瑾到来之前,筹到五百万,交上去,赎回她以后的来去自由。
     可是,简陌白在听到“沈修瑾”三个字的时候,面色微变,“……对不起。”
     简童耳朵嗡嗡的响,呆滞地看向她哥哥:“你刚才,说什么?”
     “当初沈先生给家里传话,要么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要么S市没有简家。”简陌白又是愧疚又是为难:“小童,对不起……父母年龄大了,经不起折腾了。”
     简童呆滞地看了简陌白好一会儿,脑子里是简陌白的这些话……半晌,她面无表情的垂下头:“不为难简大少了。”
     “小童,你别这样,我,哥哥……也是没有办法。你别怪哥哥。”他说着,抿了抿唇,从怀中掏出钱包,拿出一叠钞票,目测约有万把块的样子,递给简童:“这些钱,你先留着自己买些吃的穿的。”
     简童站在原地,动也没动,更没接那钱。
     简陌白抓住简童的手掌,把钱硬塞到简童手掌心里:“小童,不要任性。别人的好意,要接受,不要再向从前一样任性了。”
     简童看着手掌心里的钱,心脏尖锐的疼,疼的脸上的血液都被抽的一干二净……
     “哥,我是女表子没错,但简家的钱,我不要!”粗嘎的声音响起,“哗啦”一声,简童手一扬,电梯里,漫天钱雨,飘飘袅袅落下。
     “还有,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