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九十二章 此生最后悔的就是遇见你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医院里
     白煜行安置妥当简童。
     “你运气真好。”白煜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自己什么情况,自己不清楚吗?喝酒?”
     说完,站起身,往外走,顺便甩上门,门外,沈修瑾在抽烟。
     “来一支。”白煜行朝着沈修瑾伸过去手,后者掏出烟盒,直接丢给了他。
     白煜行老大不客气,点燃一根:“什么情况?”他瞄了瞄身后的门,他可记得,简童出狱之后,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为了不喝酒,骄傲的简童,就那么的当着众人的面,跪了下去。
     后者抽着烟,不言不语。
     白煜行也不在乎这家伙的冷漠。
     吐一口烟雾:“听说你让她一个月内拿出五百万,就放她来去自由?”弹了弹烟灰:“你放她走吗?”
     “不可能。”一直没说话的男人,突然森冷地说道。
     “……”白煜行嗫了一下,惊诧于沈修瑾的情绪激动,用手肘碰了碰:“喂,你有没有发现,遇上她的事情,你就很反常?”
     男人眉心一拧:“想说什么直接说,不用绕弯子。”
     “咳咳……”这可是你让我直接说的,白煜行又清了清嗓子:“我觉得你太过在意简童了。这和你以往都不一样,老伙计,你那么机敏的一个人,难道没有察觉自己的反常吗?”
     他就不信,沈修瑾自己心态上的变化,他自己没有察觉出来。
     不过……
     三十秒之后……
     “不是吧?”白煜行跳脚了:“你不说话,说明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你不反驳一下?”
     “她没事吧?”半晌,沈修瑾开口问道。
     白煜行的眼神变得十分奇怪,落在沈修瑾的身上……这家伙大半天不吭声,好不容易张口说话,开口就是问简童的情况?
     不妙啊不妙……白煜行心里说道。
     “运气不错,喝得不多,不过这种事,以后还是不要发生了。”又说:“不过她的膝盖伤得有点深。”
     窗户边,沈修瑾眸子一冷,捻熄了烟头,“嗯”了一声,转身推门进了病房去。
     白煜行要跟进去,“砰”的一声,病房的木门,就在他面前,毫不留情地阖上。
     摸摸鼻子,白煜行砸吧砸吧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不让进屋去吗?我明天再进去我天天都进去,我以病房为家呢。
     心里一阵不平衡,他也不逗留,转身就走。
     病房里
     “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男人站在病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病床上的女人。
     女人垂着头,一时满室的静谧。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有反应,沈修瑾心里无来由地一丛怒火浮上心头:
     “他们让你跪,你就跪?简童,为了钱,你这双膝盖跪了多少人?”
     不能接受这样狼狈卑微的她……分明曾经的耀眼无比的简童,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床上的女人,不发一言。
     他更怒!
     “你告诉我,是不是我最后没有及时出现,你最后真的就把那瓶酒喝下去!你就这么看轻自己的性命?!”他不敢置信,这女人,拿自己的命去换钱!
     这不是第一次了!
     那一次表演真人水下溺水也一样!
     什么时候,简童的命,这么廉价了!
     什么时候,她这么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了!
     而她,为什么还能够这么平静!
     简童平静吗?呵……
     她藏在被褥里的手,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越捏越紧!
     “简童,有多少运气够你挥霍,有多少命够你去赌?你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及时出现,你又要怎么办!”
     便是这句话,简童所有的理智,全部都崩溃!
     猛然一抬头!
     凶狠无比!
     “谁稀罕你出现?谁让你出现!谁求你出现!”
     她气得发抖!双眼通红地怒视他!
     沈修瑾!是谁,将我变成这种模样!你别假惺惺!我下跪,我卑微,我赌命,你高兴都来不及!
     谁叫我‘害死’你心爱的夏薇茗!
     谁叫我不识好歹爱上你!
     我错了!我错了可以吗!
     “沈总!我不会感谢你的!”
     不能原谅!
     无法原谅!
     如果她真的有罪,那么,落到今天这个田地,是她活该!
     但是她没有做过,而他,却不愿意多听一下她的解释!
     亚昆在东皇包厢里的质问,那些质问的话,犹言在耳!
     那些话,也是证明夏薇茗为人的证据!
     首次,她望着沈修瑾的眼中,藏着恨意了!
     如果他愿意多花时间,如果他愿意相信自己,如果……不!没有如果!只有她坐了三年冤狱的结果!
     沈修瑾吃惊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恨意,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无论三年前还是三年后,无论是骄傲的简童,还是卑微的简童,从来都没有过!
     可是今天,他此刻切切实实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恨意!
     一股闷痛,传遍四肢百骸,他的呼吸不自觉加重!
     简童只能爱他,简童怎么能够恨他?
     倏然,咬紧牙根,忽视掉心口的闷疼。
     他幽幽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简童突然冷笑一声:“沈总,你的薇茗不无辜!”
     “呵……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
     简童眸子里分明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淡了下去……果然如此,他不信她,是打心底里不信她。
     当解释在他人眼里,成了掩饰……简童对自己说:不必解释。
     她又对自己说:别再犯傻,企图让他相信。
     可她还不够快意,她快被自己折磨疯了,她盯着床边的男人,近乎报复地冷嘲道:“夏薇茗,死有余辜,她活该!”
     一只手猛然高高抬起,朝着她的脸挥下来,简童脸色一白,下意识闭上眼睛。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降临她身上,“砰”的一声,拳头砸在墙上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
     “简童,你变成什么样,卑微也好,狼狈也罢,我当你依然还是简童。死者已矣,你还要侮辱,这样的嘴脸,让人作呕!”
     一声巨响,沈修瑾眼底闪过浓烈的失望,甩门而去!
     病房里,病床上的女人像个雕塑,那张脸平静的可怕。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
     终于!
     “啊!!啊~!!!……呃!!!”夏薇茗是死者已矣,那她呢!她呢!!她呢!!!简童再也忍不住,压抑地嘶吼!
     沈修瑾!你眼瞎心也瞎了吗!!!
     我呢?
     我就是活该?我就是死有余辜?
     我的嘴脸,让人作呕?我羞辱一个死人?……那个死人并不无辜!
     “呃~!!呃呃~!!!”她喉咙里,发出怪物一般的嘶鸣声,痛苦得闭上眼睛……沈修瑾,此生最后悔的就是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