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九十八章 亲人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日子似乎又变得一成不变。
     下班时候
     苏梦把那些支票,一股脑地全部塞给了简童。
     “梦姐,谢谢。”简童没有拒绝,这些钱,她会藏好,等到沈修瑾厌倦这场无休止的游戏后,带着这笔钱,离开这里,离得远远,再也不回来。
     简童走出苏梦的办公室,将装着支票和现金的袋子,小心翼翼地塞进自己的布包里,简童珍惜地摸了摸……阿鹿,这是我们俩个洱海梦的钥匙,等着我,阿鹿,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努力地去完成。
     她又想到,阿鹿的骨灰还存放在殡仪馆里。……阿鹿,等着我!一定亲手带你去往洱海,去看那里的青天白云!
     难得奢侈的,今天下班,简童打了一辆出租车。
     在宿舍小区的楼下,出租车停下来,简童下了车,小心谨慎地将自己的布包抱紧在怀中。
     结清了打的费,她一刻不停地往家楼上走。
     楼道里静悄悄,她已经习惯了每夜回家时候,这寂静的楼道。
     一边走一边掏出宿舍的钥匙,一抬头,看到了宿舍门前的人,昏黄的楼道灯光,照在宿舍门口那两道人影身上,简童心里一惊,手上的钥匙抖落地上。
     望着宿舍门前的那两个人,时间仿佛在这一静止。
     张了张嘴,她想要将那两个久违的称呼喊出来,最终……垂下了头,轻声地喊道:
     “简先生简太太。”
     这是她的爸爸和妈妈!
     但她已经不能够再去喊他们爸爸和妈妈。
     她埋下头,不想让面前的两个人,看到自己的狼狈,自己如今这副模样!
     她尽量地表现出平静,但这一声“简先生”和“简太太”,喉咙里压抑的一丝哽咽,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汹涌情绪的波动。
     简夫人心里一顿,“童童,你还好吗?”简夫人很美,尽管美人垂暮,气质依然柔和,一声“童童”,简夫人眼眶一阵红润。
     一声“童童”,简童的眼眶,也是一阵酸楚。
     楼道里很安静,简童没有立即回应简夫人的问话,她把脑袋垂得更低,恨不得将整个脑袋埋到胸口去,垂落的手掌,五只手指不自知地颤抖。
     简振东拉长一张脸,凌厉的眼神,落在自己面前的女儿身上,在这个楼道里,怕吵着邻居,他丢不起这个脸,否则,此刻恨不得一个巴掌扇过去!
     这孽畜也知道丢人?也不敢抬起头来看他们?
     “简太太,”简童忍住喉咙里的哽咽,眼眶酸楚的厉害,她没有想到,出狱之后,再次见到自己父母的情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母亲,问她,还好吗?……“我,很好。”
     压制着哽咽,简童回答道。
     “童童,你先开开门,我和你爸爸,有话和你说。”
     简夫人说着,简童不知此刻是什么心情,是高兴,还是疼痛,她都不知道。
     脑子里很混乱,弯下腰捡起掉落的钥匙,缓缓走到门前,“咔擦”一声,大门打开。
     “请进。”
     从她看到她父母之后,简童说话都一直刻意地放低声音,刻意地让声音柔和一些……她不想,在生她养她的父母面前,如此的狼狈!
     所以哪怕杯水车薪,但她能够做的,她就会努力去做。
     简振东和简夫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听出来端倪,只是以为简童感冒了,声音有些含糊粗嘎。
     进了宿舍,简童有些局促起来,忙手忙脚,有些慌乱:“简先生,简太太,我……我去给你们倒水。”
     慌乱下,她把自己肩膀上背着的布包,往桌子上一放,就还慌慌张张地厨房,给简振东和简夫人倒水去了。
     水是她今天早上烧开的,从热水瓶里倒出来,看着两只白瓷碗儿,这时候就十分后悔,为什么不在宿舍里买上几只玻璃杯,也就没有了眼前的局促了。
     一手一只白瓷碗儿,她往客厅走去:“简先生,简太太,家里……家里没有准备杯子,不过你们放心,这碗洗的很干净的。”
     简夫人一阵难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的是她娇养在掌心的小童吗?
     简童走到桌子前,正要放下手里的水碗,刚刚把头抬起一点点,整个人就僵住了,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她搁在桌子上的布包,正敞开着,露出里面好几叠的红钞票,还有散落的一张张支票!
     “简童,你来告诉我,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简振东威严的声音响起,把简童震到,手里的碗晃动的厉害,里面的热水不停地往外洒落,这水是早上烧开的开水,搁在热水瓶里,过了一个白天下来,依然烫的厉害,但是简童却仿佛没有知觉一样,任由那冒着热气的热水,七零八落洒落她的手上。
     “简先生,”她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复,“先喝水……”
     “啪!”
     简振东暴怒地挥开简童手上的碗,热水打翻,淋了简童的手臂上,也溅到她的脸上,脖子上!
     滚烫的热水,被身上的衣服瞬间吸收,一股炙热的温度,烫到简童痛的拧起了眉头。
     “振东,你干嘛!”简夫人白了脸,连忙去扶住简童的手臂:“童童,让妈妈看看,这么烫……”
     “王梦珂!你滚开!就是你这么骄纵她,她才变成今天这个下场!”一只手臂,粗鲁地挥开简夫人,简夫人猝不及防,被挥得脚下踉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振东,你消消气,听听孩子怎么说,再怎么样,也不能动粗啊。”
     简童脸色发白,连忙就要去扶简夫人,手腕被人一把扯住:“别用你这脏手,碰你母亲!”
     一句话,简童不动了,顿在原地,仿佛雕塑……缓缓地,她问道:“简先生请放手,别碰我这个肮脏的人,把你也弄脏了。”
     简振东狠狠挥开简童的手臂:“你少牙尖嘴利,简童,你给我一个解释,这桌上的钱!”他狠狠指向桌上的布包:“你是怎么得到的!”
     简童至始至终都垂着头,简振东和简夫人,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将面前的简童,看清楚,只是父母对于自己的亲生女儿的熟悉,还有侦探社里传来的资料,证明这个屋子里,住着的就是他们的女儿——简童!
     简童垂着头,手掌却颤抖的厉害,听着自己生生父亲的质问声,她无人看到的角落,嘴角牵动,无声地轻笑……
     “简先生与其问我是怎么得到的钱,不如问,是从哪个男人那儿得到的钱。又是用什么,从那个男人那儿换来的钱。”她轻笑……她早已被丢弃,这个事实,怎么能够忘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