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零四章 萧珩萧珩让人心痛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初三那年的夏天,她说:“沈修瑾,交往吧,你来照顾我。”
     白衬衫的少年转过头来,用那双清透的凤眼,看着她,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她追上去,从身后一把握住他的手掌:“小气鬼,我很好养活的。你都养活不了吗?”
     少年的回答,至今,简童还记得。
     他说:“不是养活不了,而是,你不是那个对的人。”说完转身,任由她握住他的手掌,牵着她往校门外走。
     简童记得,她那个时候看了一眼两人交缠住的手掌,那时候她在下那个什么?
     哦……想起来了。
     那时候她想:如果我不是那个对的人,沈修瑾,你干嘛不松开我的手?
     她从后面亲亲热热地挽住他的手臂,黏上去,笑的没脸没皮:“沈修瑾,我不是那个对的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个对的人了。”
     ……
     “简童?简童?”萧珩唤了两声,有些不满她又分心了……眼底一丝失落,这个女人的心里,似乎住着另一个人,而这个人,比他更早地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但下一秒,他眼中的光彩,又重新回来了,把她的手掌捂在双掌掌心中:
     “试试,试试总行吧。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再流一滴眼泪。”
     简童肩膀颤抖了一下,眼底一丝向往,一抬头,又看到萧珩那张满是诚挚的面孔,她忽然觉得手掌火辣辣地烫得疼,一把甩开萧珩的手,把两只手掌都背到了背后,又飞快退后几步,和萧珩拉开了一些距离。张着黑色的眼睛,眨着眼睛望着萧珩。
     “你说句话啊。……简童,你不能逃避。”
     他往前逼近,简童又往后退几步。
     萧珩眼底光芒一闪,又往前逼近。
     简童还往后退。
     萧珩不忍了,长臂一伸,连人一起,带到自己的身前,立刻双臂一起箍住她的腰身,禁锢在自己的面前:“简童,你别想逃避,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逃避。”
     她没逃……正如当年沈修瑾说过的那句话,不是对的那个人,何必去逃呢?
     突然之间,简童脑海中一丝明悟……原来,当年之所以那人没有甩开她的手掌,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只因为自己不是那个对的人,所以,又何必在意,何必多此一举。
     如此想来,自己这么多年来,越挫越勇的举动……不过是一场又一场的笑话。
     萧珩拧起眉心……这女人,今天已经第三次发呆了。
     说不出此刻什么感受,萧珩俯身下来,在简童的唇瓣上轻啄了一口。
     “是沈修瑾,对不对?”
     他突然问道。
     简童身子颤了一下。
     萧珩笑了,这笑,却有些不是滋味:“简童,忘掉他,无论你和他有什么样的过去,那都是痛苦的。”
     简童就好像神经过敏一样,抬起头就问:“你怎么就确定都是痛苦的?”
     萧珩凝目望着怀中紧紧箍住的人儿……这女人大约根本不知道,她此刻脸上的表情都是一脸敌意,他嘴角浅浅勾起……没关系,他会让她忘记姓沈的王八蛋的。
     “你们的过去有幸福的事情吗?如果有,为什么我在你的脸上,看到的都是绝望?”
     “……”默,无言以对。
     “简童,你至少试一试。就算现在不答应成为我的女朋友,你至少给自己一个机会,接受幸福,拥抱幸福。
     你不能永远活在记忆里,活在过去,活在你自己的小世界里。
     简童,忘掉他,无论你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回忆,有什么样的过去,我坚信,那些不愉快的过去和记忆,都会被我和你之间的幸福记忆替代,填满。”
     有那么一瞬间,简童心动了……幸福啊,谁能够拒绝这个东西?简童也被这美好的两个字蛊惑了。
     “好……”她刚刚想说“好”的时候,一下子清醒过来了,“不行。”
     幸福啊,谁不想得到。
     可是她配吗?
     如今的她,还配得到这世上人们都想要的东西吗?
     “简童?”萧珩不敢置信地轻唤着简童的名字:“为什么?”
     为什么这女人连机会都不给?
     “姓沈的,在你的心中就那么重要吗?”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
     女人垂着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脚尖,一丝丝苦涩蔓延……萧珩啊,你真的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你真的明白你此刻面前站着的我,你表白的这个人,她是拥有身和心真的活在人世间大太阳底下的大活人,还是只是拥有一个人的躯壳灵魂却永世沉沦不见光的地底下的活死人?
     你真的知道我是谁,我做过什么,我又背负了什么吗?
     你真的以为我这样的人……还能够奢望幸福吗?
     “……对不起。”
     萧珩心里一阵发堵,不服输地俯身下来,温润的唇瓣,狠狠覆盖在那张苍白的唇瓣上,他又加深了这个吻。
     简童没有躲开,任由面前的男人吻着。
     一吻之后,萧珩抬起头:“你看,你没有拒绝。”他眼底的认真和倔强,让简童不敢直视。
     心虚地垂下眼睛,遮住眼底的情绪,女人温吞地说道:
     “萧先生,你忘记我是做什么的吗?我虽入行时间不久,但也知道客户至上的原则。我还没有听说过,女表子拒绝客人亲热的事,萧先生,你听说过吗?”
     萧珩面色一白。
     又不服地反驳道:“那你刚才从那边走过来,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那个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简童,女表子会用那样动人的眼神,看嫖客吗?”
     简童抬起眼皮,认真地看了一眼萧珩,这一眼,专注又凝聚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萧珩为之心动,连心跳都在这一记眼神下,加速了起来。
     他也低着头,专注的目光落在怀中的女人脸上,似乎在等着简童的答案。
     好半晌,简童轻叹息了一声,淡淡望着萧珩,开口道:
     “那一年,我喜欢的男孩子,站在榕树下,刚好穿了一身白衬衫,从此我爱上了白衬衫。
     今天,穿着白衬衫的你,刚好站在榕树下,我便迷了眼,陷入了过去里。”
     所以,一切与你无关。
     萧珩俊美的面容上,闪过一丝落寞,稍纵即逝,眨眼的时间,他又笑的一脸痞样,眼底放着光彩,手臂一用力,轻而易举就将怀中女人,又带近了他的身前,低头就在她的唇瓣上,又啄了一口:
     “那你把我当嫖客吧,简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