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零五章 你站在那里就好我去走近你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童心里一抖,此时此刻,更加看不懂面前这个时而单纯,时而又玩世不恭的男孩子了。
     她以为那么说,能把人给气走。
     她反而有些局促起来。
     也不管不顾,就对萧珩说:“萧先生刚刚的那个吻,不是无偿的,萧先生记得结账给钱。”
     这么说……总可以了吧?
     简童这么想着。
     就看到面前的男人,松开一只手,在他的口袋里一阵攒动,再伸出手来的时候,掌心摊在她的面前:“喏,给。”
     简童一阵愕然,她没有见到过萧珩这样的人。
     怔然地望着萧珩手掌心里的红钞票,简童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他这么利落的给钱……
     原本以为,在他的面前,展露出自己丑陋的一面,在他的面前,这么的形容自己,会把他吓走。
     “简童,我说过,你逃不走的。我是认真的。”
     耳畔,萧珩的声音,坚定无比。
     但简童,却更加慌乱了。
     认真的!
     认真的!
     认真的东西……她不敢要啊!
     她又哪里还配得到“认真的”东西?!
     “简童,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简童突然抬起头,眼底有一丝异样的情绪:“萧珩,”粗嘎的声音,缓缓地打断了萧珩,她认真看着萧珩问道:“你眼里的简童是什么模样的?”
     萧珩怔然了一下,如何也没有猜想到,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会突然的,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这……很重要吗?
     在萧珩没有看到的地方,简童的两只手,不停用指腹相互摩挲着,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熟悉她的人,一眼就能够了然——她此刻,内心里,并不像面上那样平静无波。
     “萧珩,我什么都没有。”简童淡淡提醒道。
     萧珩有些发急:“谁说的?”
     “萧珩,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所以,到底你又是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把你的“认真”送给我呢?
     “你很倔强,也很坚强,还很善良。你敢作敢当,除了面对我的感情,你什么都不逃避。你耳根红起来的样子很可爱,你亲起来的感觉像初恋。”
     萧珩急切地说道:“简童,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很好。好到那些外在的东西都不重要。”
     简童嘴角扯出一道牵强的笑……坚强?善良?敢作敢当?不逃避?
     她望着面前这个还有些孩子气的男人,他那么认真那么笃定那么坚信的眼神……简童只觉得不敢直视和面对,只觉得两颊都发烫。
     那样坚信和笃定的眼神,那样认真的神情……简童张了张嘴,想说“萧珩,你错了,你说的这个人,不是我”,她想说,最终,简童眸子里闪烁一下,到了嘴边的那句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也许,她如今已经没有力气去爱一个人,也没有爱人的能力了,也许她是出于内心深处的私心……
     “简童,你不需要向我走过来,你不需要向我走近,你站在那里就好,站在那里不要动,我去向你走过去,走近你。我去拥抱你,你只要站着不要动,什么都不要做,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简童,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你的世界里不能有幸福两个字呢?”
     “简童,试试吧,试试,我绝不会让你伤心难过,流一滴眼泪。”
     “简童,给我机会,也给你自己机会,给我们两个一个一起得到幸福的机会。”
     “简童……”
     “简童……”
     “简童……”
     一声一声的“简童”,一声一声的,快要入了她的心,怎么办?
     怎么办!
     “简童,你认为现在的你,还配得到幸福吗?”沈修瑾说。
     “简童,给我们两个人一个机会获得幸福。”萧珩说。
     两个声音,不断地重复,不断的在脑海里徘徊,她的脑子快要炸裂了!
     幸福,她怎么能够得到幸福呢!她是罪人!阿鹿因为她死了,她却得到了这世人最想要的幸福?
     荒谬!
     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那个却得到了幸福?该幸福的那个人是阿鹿!她现在的生命,都是抢了阿鹿的!
     如果……如果阿鹿没有因为她死去,现在的阿鹿也该是幸福的吧?
     抢了阿鹿的生命,又要抢阿鹿的幸福?
     挣扎、痛苦、悔恨、自我否定、自我厌恶……这种种的情绪,排山倒海而来!
     简童陷入自我排斥自我厌恶中,她分不清楚,她的幸福和阿鹿的幸福,并不相同。她潜意识里认为,阿鹿是替她去死的,她现在活着,是替阿鹿活着,是给阿鹿赎罪。阿鹿若是活着,她那天就死了,现在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该属于阿鹿。
     那么……幸福呢?
     萧珩的声音,还在耳畔!
     简童重重挥开萧珩:“闭嘴!闭嘴!我不需要什么幸福~!”野兽一般冲着萧珩嘶吼,萧珩猝不及防,没料到她突然这么大的力气,一个不小心,便被推开,脚下踉跄两步,刚站稳,就看到那女人一瘸一拐,托着一条腿,却几乎是小跑的跑开。
     简童迫切地想要离萧珩远一点。
     萧珩追了上去。
     “简童,你在怕什么!”
     林荫小道上,一个女人瘸着腿急匆匆走,身后白色衬衫的男人急切地追过去,边跑边质问,形成一道追逐赛。
     或者这,并不算什么追逐赛。毕竟追人的和被追的那个人,实力并不相当,一个长腿长手,步伐矫健,一个瘸瘸拐拐,拖着一条瘸腿。
     这天色,也是老天爷的心情,说变就变。
     前一刻还晴空万里,高阳当空。
     下一秒……轰隆隆!
     顷刻之间,风雨大作!
     不知这乌压压的云,是从哪里飘过来,一下子就遮天蔽日,一场大雨,笼罩了天地!
     “简童,别跑了,你跑不过我。”
     萧珩在简童身后大喊,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五六米的距离,简童急了,边跑边转头往后看萧珩:“我说,我不需要幸……”
     “简童!小心!”
     她的话未说完,就看到萧珩惊恐的眼神,简童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她的耳边,炸开一声“砰”的撞击声,她还在想,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子就倒在地上,打了个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