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看到听到知道了“真相”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原来这才是这女人的真本质,我就说,当年沈总为什么就是对她爱答不理,原来是咱们沈总早就看清楚这女人的真面目。”
     “幸好啊,当年沈总没有被这个下贱的女人欺骗,而选择她。万幸万幸。”
     简童揉着中年大叔的手,陡然一颤,心口一丝闷痛,唇角无奈地勾起……原来,原来。
     是因为她本质“下贱”,所以那人识人有术?早早看清她的真面目?
     原来……原来!
     她想笑,却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
     ……
     萧珩接到一个奇怪的短信,脸色就变了,没曾多想,立刻开车飞驰而来。
     宴会热闹,他衣服没来得及换,就匆匆放下手里的工作,从公司赶过来。
     修长的身影,而经过一天劳累,外加延长加班,此刻的萧珩,有些许的邋遢,若是放在平时,并不觉得,但今天,在这个豪服奢宴中,在精心装扮过的其他人中,就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了。
     出来的匆促,他连领带也没有来得及系好,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有人看到他,上前来打招呼:“小萧总今日怎么有空赏脸来参加宴会?”
     萧珩的视线,却不停地在宴会中寻找那个女人的身影。
     “萧总是在找人?”
     萧珩一愣,连忙抓住别人的手臂:“对,你有没有看到简……”陡然想起来,这里谁认识简童?声音戛然而止。
     “简?……简什么?”
     “没什么。”
     萧珩抬脚就走。
     又被身后人抓住:“等一下,萧总,你如果是在找人的话,如果这个宴会大厅找不到人,那你可以去一个地方。”
     “哪里?”
     “二楼尽头。”那人说着:“我带你去吧。”
     萧珩道了一声谢:“那就麻烦简总了。”
     简陌白领着萧珩去二楼的时候,一路上,还有些狐疑……刚刚难道是他听混淆了?也许……也许人家萧珩说的,根本不是“简”这个字。
     也许,是自己对自己的姓氏太敏感了一些。
     不过,萧珩也算是商圈新贵,举手之劳,帮忙找人,打好关系,再合算不过。
     “你看,我说嘛,如果是找人,楼下找不到,这里应该能够找到……萧总看,这门还开着。”
     萧珩来不及说什么,匆匆就往尽头那间房间走过去。一门双扇,半边半开着一条缝隙。萧珩正要推开大门,陡然,眸子骤然收缩!
     他……找到了简童!
     但!
     从这条缝隙里,他看到了什么?
     简陌白走过来,“萧总怎么杵在……”外面……
     陡然!
     话未说完,一只手掌,力道极大,狠狠捂住他的嘴巴。简陌白一抬头,便看到萧珩充血的双眼,似乎要杀人。
     下一秒,他随着萧珩的视线,也朝着门缝里的世界,看过去了。
     简陌白忽然瞪大了双眼,怔然住了!
     小童……
     怎么会?
     她、她、她……在做什么!
     一股屈辱和愤怒,涌上来,压都压不住!
     简陌白的脸,羞耻地抬不起来了!
     小童……她怎么可以这样下贱!
     门缝里,萧珩和简陌白,都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她匍匐在地上,无比低贱地给一个中年男人按摩腿脚!
     萧珩的视线,渐渐能够看清这屋子里的其他人,在看到那几个熟悉的脸孔,正张狂奚落的大笑简童的时候,他陡然清醒过来,一股杀意渐生——他们几个混蛋!居然在欺负简童!
     萧珩此刻冲动地想亲手把那几个人给揍一顿,他抬起手,准备重重推开这大门,下一秒,手顿在了半空中。
     “简童,没有想到,当年最耀眼的简大小姐,也有今天,为了钱……居然只是为了这些臭钞票,下贱到这个程度。”屋子里,一道羞辱的声音响起。
     简童充耳不闻,只专注于给这个中年大叔按摩腿脚……没有争辩的必要,她说她不是为了这些钱,会有人信吗?
     如果有,那就不会有人这么说了。
     她眼底更加淡漠……无所谓,她对自己这么说。
     不重要的人,无所谓。
     怎么想,怎么诬陷,都无所谓……再无耻的构陷,她在三年之前,就已经领教过了,还有什么比得上夏薇茗那样的诬陷?
     魏思珊从刚才就一直注意着门口的动静,那道缝隙,显然,是她刻意留下的,眼角的余光,从那条缝隙里,扫到了一道灯光下的阴影,眼底精光一闪,魏思珊红唇勾了勾:
     “喂,简童,我真没有想到,你现在居然变成这副模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表子。
     想想当年的简童,何等风光?
     再瞧瞧你如今的模样,啧啧,判若两人。
     不过,你也是活该,谁叫你为了一个男人,能够下狠心对自己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下狠手,说起你这个狠毒的心肠啊。
     我都不得不佩服你,花钱买通一群小混混,设计让他们轮女干夏薇茗……但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夏薇茗会不忍受辱,自杀了。
     如果夏薇茗没有死,那你的计谋就得逞了,你……真是长了一颗又臭又脏的心!”
     大门口,萧珩的手举在半空中,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听到什么了?
     魏思珊那女人又在说什么?
     他怎么听不懂了?
     简童?
     设计自己最好的朋友?
     花钱买通一群混混?
     轮女干自己最好的朋友?
     最后害得最好的朋友自杀身亡?
     不不不!
     不可能的!
     这和他认识的简童,完全不是一个人!
     “简童,你万万没有想到吧,你心心念念的沈修瑾,在夏薇茗过世后,会亲手将你扔进监狱去吧?简童,你不止可恶,你还可悲!算计到头终是空!”
     魏思珊故意挪开身子,让那一箱子刺眼的红钞票,能够被门外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红唇一勾:“当年的你,视金钱如粪土,而你现在呢?为了这点钱,能够下贱到讨好一个秃瓢老男人。简童,我看不起你。”
     萧珩的呼吸,凌乱不堪。
     不!
     这不是真的!
     这完全不是他人是的简童!
     但他的视线,却聚焦在那一箱子的红钞票上,怎样都挪不开眼!
     他眼中一紧,咬牙伸手,冲着那门,狠狠推开!
     萧珩站在门口:“我不信!”他的视线,倔强地逗留在简童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