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他们不配看见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萧珩!
     简童总算是知道了,今天这一局,是为了什么。
     魏思珊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这个“人”是谁,不重要。
     但萧珩出现在这里,是巧合吗?
     她丢的是肾,不是脑子。
     心里,已经明白了。她没去看萧珩,而是看向一旁的魏思珊,魏思珊自然也察觉到她的目光,一扭头,却没有在简童的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落败和狼狈的表情,却看到简童那双眼底的明澈,似乎能够看透一切。
     须臾之间,魏思珊觉得心里发慌,在简童那样能够洞彻一切的眼神下,她又回到了三年之前面对简童的时候的感觉……那时候,她和简童正面交锋也好,暗地里下黑手也罢,无论她怎么做,而简童的目光,总是带着洞彻一切的明了!
     似乎她的那些小把戏,根本就不看在简童的眼里……但,那是三年之前!
     三年之前,简童的头上有着光环!
     那现在呢?
     丢了头上光环的简童,依然拥有这明澈一切的眼神?
     上天,何其不公!
     凭什么一个妓女婊子,还能够保有这样的眼神!
     萧珩捏着拳头,“我不信!什么简家的大小姐,什么花钱买通小混混,简童她就是个平凡人家的女人!她哪儿来的钱做这些!”
     魏思珊恼怒简童,此刻更是看到萧珩一力维护这个女人,心底的嫉妒几乎能将她吞没:“萧大少真有意思,你身边站着的不就是简童的哥哥简大少吗?不过这也不怪萧大少,睡觉你之前移居美国,不知道国内的这些事情,也不奇怪。”
     魏思珊说开了,更是冷笑一声:
     “你嘴里平凡人家的女孩,她叫简童,三年之前,她还是简家的大小姐,她的风采,那时候上海滩谁人不知?
     不过她因为沈修瑾陷害好友被一群小混混轮奸,导致好友不能接受自杀身亡,这件事,当时轰动上海滩,也是无人不知的。
     可笑她心心念念的男人,亲手将她丢进监狱去。”
     萧珩看向简陌白,眼底满满的询问:“……是真的?”
     简陌白不语,却是默认。
     萧珩心里轰然,像是被什么砸到!
     他又看向简童:“是真的吗?”
     简童隔着人群,看着萧珩……那个大男孩儿眼底的混乱,被她一清二楚的看在眼底。
     魏思珊火上浇油:“沈修瑾是何人,萧大少不会孤陋寡闻吧?当时,可是他亲手送简童进监狱的。
     如果没有这一回事……那你问问你身边的简大少,问问他们简家,还认不认简童这个人!”
     “我记得,简家登报,不承认简家有简童这个人。”魏思珊说着,视线落在简陌白的脸上:“我们这些外认不相信她,尚且说得过去。如果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相信她的话,那么,萧大少,你来说说,她有罪吗?”
     如果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相信她的话,那么,萧大少,你来说说,她有罪吗!
     这一句话,惊得萧珩心里乱糟糟一片!
     他看向简陌白,但后者却撇开头……意思那么明白了——魏思珊她们说的,都是真的!
     萧珩还有些恍惚……他一直以为,简童只是一个不得不沦落风尘的女人。
     他竟然不知道,她是简家的大小姐,她曾经做过那样卑劣的事情!
     陷害,收买,设计,轮奸……哪一样罪行,都十足的丑陋!
     他有些乱,陡然看向了那一箱子的红钞票,又想起来刚刚魏思珊她们的那些话:简童,你为了钱,什么都能够做!
     他还想起来,昨天在包厢的时候,凯恩的阴阳怪调……所以,原来,所有人都知道,就是他一个人蒙在鼓里吗?
     他能够接受简童的一切,但……
     一股不甘愿,潮水一般袭来!
     萧珩不能够接受,自己第一次真心相待的女人……却是这样的!骄傲如他,怎么会爱上这种自私成性丑陋不堪的杀人犯!
     她可以不漂亮,可以不可爱,可以身有缺陷!惟独!
     不可以人格有所缺陷!心都臭了脏了黑了!
     不能够接受!
     不不不……他只是迷恋她的身体,只是迷恋她的唇瓣,只是脑子一抽,以为这就是爱了……他萧珩,堂堂萧家的继承人,他怎么会爱上一个无耻卑鄙丑陋恶心的杀人犯!
     不会!
     他在心底,坚定地否决了一切!
     萧珩终于将视线,落在那个人群中,单膝跪在地上,匍匐着给一个老男人捏脚的女人身上……“我给你机会,她们说的……有一句假话吗?”
     此刻的萧珩,不再是简童眼底的大男孩儿,和从前阳光的形象,判若两人。不远处,人们眼中,无比卑陋的女人——简童,她的视线,隔着人群,落在那个陪伴了自己许多日子的男人身上……终究,叫他看见了自己最卑陋的一面,让他看到她是何人,又有何等过去。
     简童忽视心口的那疼,隔着人群朝着萧珩望了过去……只是她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揭开潘多拉的盒盖,会以这种方式,叫他看到她的卑陋和过往。
     她缓缓开口:“萧珩,”这是认识以来,第一次这么称呼这个大男孩儿一样的男人:“我说,我没陷害夏薇茗被轮奸,你信吗?”
     魏思珊大笑:“简童,你敢做不敢当,还要不要脸!如果没有的事情,我们会冤枉你吗?就算我们冤枉你,沈修瑾会冤枉你吗?
     如果不是你做的,你来解释解释,你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会不认你,你哥哥简陌白就站在那里,你被欺负诶!他为什么不站出来帮你?任由你被我们作践?”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敲进了简童的心里去!
     如果你没做,沈修瑾会冤枉你吗?
     如果你没做,你爹妈怎么不认你?
     如果你没做,你哥哥就站在你面前,任由你被作践也不站出来帮你!
     一句又一句!
     简童深深呼吸,胸口那里,痛得快要窒息……她也想要吼回去:
     沈修瑾冤枉我是我的错吗!
     我父母不认我是我的错吗!
     我哥哥站在我面前看着我被欺负无动于衷是我的错吗!
     因为沈修瑾,因为我父母,因为我哥哥的选择……所以,我没有罪,也成了有罪!
     谁又真的在意所谓真相!
     反正连沈修瑾都动手了,估计这事儿八九不离十,就是她做的了!
     反正,她爹妈都不肯认她了,看来这事儿就是她做的了!
     反正,我们这么欺负她她哥哥就站在旁边都不肯为她说一句话……肯定就是她做的了!
     她的视线,环视一圈众人……不都是这么想当然的吗?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反正,这个圈子,前一刻还是朋友,下一刻谁家要是落魄了,很可能第一个对你下手的,就是最亲密的“好朋友”一家!
     她猛然闭上眼!如此,才能遮住眼底的情绪涌动的惊涛骇浪!
     不能被看见,不愿意被看见……他们不配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