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看 我没哭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萧珩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紧,他想要选择相信她,但是……这么多的人,都说她有罪,沈修瑾说她有罪,也许是冤枉,可是如果连她自己的亲人,她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兄长都说她有罪……萧珩想相信,却无法相信!
     他无法原谅她的欺骗!无法接受骄傲的自己,却爱上这么一个心肠歹毒狠辣的女人!
     可是萧珩忘记了一件事,简童,需不需要他的原谅!他,又有什么资格选择原谅不原谅!
     简童,可有做过一件伤害过他的事情!
     萧珩忘记了这些。他此刻愤怒无比,内心的骄傲和傲气,让他无法接受,自己人生第一次真相相待的女人,却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女人!
     “简童,”萧珩扬起了下巴:“我萧珩,贵为萧氏集团的少东,萧家的继承人,我萧珩动动手指头,就有一大票的女人,前赴后继地扑过来!
     简童,我萧珩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吃一吃清粥小菜。”
     他扬着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无比卑微的女人:“我只是和你玩儿玩儿而已,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他说完,转身,无比潇洒离去。
     简童的目光,一直落在那道背影上。
     这背影,无比熟悉,曾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回,这个大男孩儿牵着她的手,从人群中走过,。
     但此刻,这道熟悉的背影,却无比陌生。
     简童静静目送那道背影,知道他彻底地消失在眼前。
     她的视线又落在了面露难堪的简陌白身上,但不足一秒的时候,就从简陌白的身掠过去了——如果家人,不是能够温暖自己的存在,反而是别人用来伤害自己的武器,那么,不如没有。
     简陌白把头瞥向一边,也不愿意多留,转身,急急走了出去。
     魏思珊心里说不出的痛快……简童,我看谁还拿我和你比?我看你还能够趾高气昂!你就烂到泥泞里去吧!永远别想爬起来!
     “嗒啦”,魏思珊把那个装满钱的箱子,踢到简童的面前,施舍一般说道:“这钱,是你的了。”
     “备份。”简童伸出手去,眼底有些麻木地盯着魏思珊:“我说过,你这次再耍我,我就拖着你一起下地狱。”
     许是简童的表情诡异的吓人,魏思珊娇俏的面容须臾之间浮上骇然,一梗脖子:
     “我没什么备份,就这个手机里的一份。你看好了,”魏思珊边说着,边取下手机里的卡,朝着一旁的人喊了一声:“打火机拿来。”
     便当着简童的面,烧了那张卡:“简童,你看清楚了,我烧光了。以后要是有谁还有这个视频,那是他的事情,别冤枉我。我魏思珊算不了什么好人,但这点信义还是有的。”
     说完,领着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走了,那中年大肚的大叔,看着情况,连忙跟着他们一起走了……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这个事情,摆明就是针对女娃娃设的局,自己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屋子里静下来,只留下一个女人。
     屏风后的走出来一个人,一双脚,站在了她的面前。她缓缓抬起头,顺着这脚看上去。
     来人愉悦的说:“我说过,简小姐,我会让萧珩看到你的真面目。不过,你居然还是简家人,还有那种过往,这倒是出乎我的预料。你比我知道的更加不堪。”
     简童不发一言,撑着地面,站起身。
     “呐~50万。”一直修长的手掌,手指夹着一张支票,递到了简童的面前:“那一夜,你问我借的50万,现在可以给你了。毕竟……你让我看了一场豪门宫斗大戏,精彩绝伦。”
     一边说着,一边捉住简童的手,将支票塞进了简童的手掌里。
     简童垂眼,视线落在那张支票上,她在凯恩的注目下,手掌缓缓地动了。
     凯恩的眼底,闪过鄙夷。
     简童举起了支票看也没看一眼,手指一扬,支票砸在凯恩的脸上,粗嘎的声音,随之淡淡地响起:“谢谢凯恩先生的慷慨,但我,已经不需要。”
     魏思珊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人,便是面前的这个人吧。
     是与非,在她这里,已成枉然。
     简童迈开脚。
     她单膝着地的时间久了,腿脚是发麻了,便拖着那条不便利的腿,一步,一步,踢踏踢踏地,走出这个屋子,不曾回头,不曾理会身后那道目光。
     她往后门走,过往对这里的熟悉,从后门走,能够避开前面的人潮。
     一路拖着腿,打开后门的小圆拱门,仰起头,望着夜空……她唇角微微勾起,无声对着夜空说:你看,我没有哭。
     “你看”,这个“你”到底是谁?简童她,到底是叫谁看?没人知道。
     她又对自己说:原本就要揭开一切,让萧珩知道她的过往……现在也是知道了,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反正……目的达到了,都一样的。
     真的都一样吗?
     那为什么,她还是会痛?
     她爱萧珩吗?
     简童清楚的知道:并不。
     只是一个闯入了她的生活的人,拍拍屁股告诉她,他就是来体验生活的,让她别当真。
     简童想笑,她笑不出来。
     她又一次冲着夜空无声呐喊:你看!我没哭!
     但……这世上为数不多能够看着她的时候不带鄙夷,看着她的时候就是看着她这个人的目光……没了!
     那样专注的目光,没了。
     那样认真的目光,没了。
     那样真诚的目光,没了!
     简童拔腿就跑,她腿脚不方便之后,从没有跑的这么快过一次……疼痛,从腿上到腰上,一直蔓延,钻心裂肺!
     而那踉跄奔跑的女人,却仿佛不曾察觉,她更不知道,她此刻奔跑的姿势,像极了跛脚的企鹅!
     丑极!
     宴会二楼尽头的那个屋子里。
     凯恩扫向那张飘落地面的支票,伸手揉了揉脸上被砸到的地方,他轻嗤一声,根本不屑去捡地上的支票,抬脚就准备走。
     一只手,却突然伸到地上的支票前,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