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到床上等我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花洒的热水,从头上淋下去,闭上眼,任由自己思绪翻飞……并不知道,这将来的路,该怎么去走了。
     如果放弃,倒是简单,她这样的废人,亲爹不疼,亲妈不爱,一了百了,也不是不行……可,不甘心!
     阿鹿的债没有还清之时,她万没有理由说放弃。
     至于那个男人……简童有些烦躁。还要与他虚与委蛇到什么时候?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原本盼着他能够早点腻歪了她,这样也好放她离去,而她也不必去冒险得罪他。至于钱的事情……总之,先想办法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对着镜子,看了又看,洗完澡的简童,把之前穿在身上的衣服,重新穿好,她又在盥洗室里磨蹭了又磨蹭。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凭着感觉,应该也过去了三四十分钟了吧,寻思着那人如果没有走的话,她在盥洗室里磨蹭了这么长的时间,那人早该不耐烦地在外面催促了。
     可到了这会儿,也没有听到外头半点响动。
     心中微安,伸手推开了门,抬头不经意地扫过,她立刻怔愣住……怎么会?
     落地窗前,立式台灯下,那人还没走。
     坐在单人小牛皮的沙发上,一派谦谦公子,优雅绅士,简童就站在盥洗室的门口,挪不开脚步了……因为,不想靠他太近。如果可以,她此刻最想的是,“刷拉”一声,干脆把盥洗室的门一同关上,最好隔绝了一天一地,他和她。
     但现实是,形势比人强。
     那人听到响动声,便从手中的书籍中抬起了头,一眼扫到了她这边,鹰隼的眸子,无比深邃,和侵略的一眼。
     但也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不到两秒的时间,便掠过去了。
     简童暗自里松了一口气。
     倏然!
     “刺啦”一声,轻微的响动,那人修长的身子,赫然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便抬脚迈步,一步一步,无比从容地朝着自己这边举步而来。
     简童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但男人看的一清二楚。
     她眼底的防备,如果按照地震等级来衡量的话,那必然是七八级的地震防备等级……心里掠过一丝蔓蔓延延的疼,他倒是刻意忽视的一干二净,笔直地朝着她举步而去。
     他朝着她靠近,她抵不住脚下后退半步,死死瞪着面前的人,大有把他当做当年进村的鬼子看待。那眼神……叫他十分的不舒服。
     他又朝着她靠近一步。女人终于开始藏不住那心底深处不可言说的害怕,神色变得紧张慌乱:“你……”
     “你洗好了?”磁沉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简童依然不减防备地全神贯注盯着对面的人:“嗯……嗯。”
     “你洗好了,我可还没洗。”
     “……”低沉的声音淡淡的语调,简童一时半会儿没听明白话中意,过一会儿,轻讶了一声:“啊……”恍悟过来,几乎下意识就追问:“沈总要在这里洗?”
     她眉心紧拧……他又在玩什么花招。
     “我自己的住处,我不在这里洗在哪里洗?”男人绕过简童,从一旁的支架上拿起干净的浴袍,回过身看向堵在盥洗室门口的身影,不咸不淡地瞄了一眼正在有意无意偷瞄房门的女人一眼:“别看了,电梯刚刚就锁了,你下不去。你呢,乖一点,去床上等我。”
     刷拉一下,她脸上的血色褪尽,不敢置信扭头瞪着正在解衬衫的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捏着拳,不停地攥着拳头,心里已经惊涛骇浪……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埋着头,脑子里却不停地思索,高度地运转……如果求他的话……不,还不到求他的时候……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坐到床上等我……嗯,不许睡。”男人清清淡淡的声音,说不上严厉,但话语中淡淡的命令,却叫人从心底不敢违背,那最后强调的“不许睡”,却让简童心里更加慌乱。
     急急关上盥洗室的门,一低头,看到光光的脚丫子,才想起,洗澡的时候,鞋子落在盥洗室里。
     她又扭头看了一眼紧闭门扉的盥洗室。
     管它穿没穿鞋子,赤着脚就飞快地出了卧室,直往电梯走过去,手指在电梯键上死命地摁了好几下,果然电梯门纹丝不动。
     简童脑海里飞速的运转,他洗澡,就给自己空出来时间,如果这层的电梯锁住,他应该又遥控器或者磁卡。转身就去茶几上,鞋柜上,一切平时放磁卡或者遥控器的地方翻找。
     无奈,空无所获。
     一扭头,目光落在了那个从门口洒落一点点昏黄灯光的卧室……心中迟疑一下,还是以咬牙,重新回到那个卧室里。
     盥洗室里花洒喷洒的声音,还在持续,简童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刻去做自己首当其冲,最需要做的事情——遥控器或者磁卡。
     不做二想,立刻去翻找床头柜,一边迅速翻找,一边耳朵却竖得高高的,听着盥洗室里花洒水流“哗啦啦”的声音。
     她没看见,盥洗间的门,无声拉开,男人好整以暇的抱着手臂,站在盥洗室的门口,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底。
     简童急……到底在哪里!
     “在哪里……不该啊。”能够找的地方,她都找了个遍,怎么会没有。
     “你在找什么?”身后,一道声音,轻扬的响起,简童整个人仿佛被点了穴,怔愣在原地。
     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也不催促,直到约莫一分钟,床边的女人,四肢无比僵硬不协调地转过头……赫然!双眸睁大!
     “你、水、你、水……”她脸色惨白,指着盥洗室门口的男人,又指着依然在“哗啦啦”流水的花洒,花洒没关,他应该没洗完澡,怎么会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口……他看了她多久了?
     简童不敢想象,这门到底是什么时候打开的,这人又是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顿时只觉得自己像个笑话,一切的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掌心里……似乎预示着,她怎么样,都逃不开他的掌控。
     这种感觉,让她心惊又烦躁。
     “哦……你说水没关啊。我没有告诉你吗?我没告诉你,盥洗室的一块玻璃墙,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却可以看见外面吗?”
     “那我……”
     “你怎么没有看到?”他替她说出疑问,轻笑一声:“那可能是平时的时候,折扇窗帘关着,刚刚我把它拉上去了吧。”
     说话间,他已经重新折返进浴室里,关了花洒龙头,再次折返回来的时候,扬了扬手中的磁卡:“你在找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