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把背挺起来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沈修瑾将简童带回的是东皇的28层楼,又说道:“我已经帮你这边的工作辞掉了,入职沈氏之后,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
     “我的工作做的挺好的!”她怒目相视,他又是凭什么替她做出决定?
     “是吗?逢人陪着笑脸的工作,你觉得挺好的?简童,你自己愿意做,我也不愿意让你继续再做。”
     简童想笑……早干嘛去了?当初又是谁让她去的公关部?
     当真……可笑!
     “沈总,当初您可不是这么说的?是您将我调到公关部的,难道您忘记了吗?”简童咬牙问道:“当初您让我去做,现在又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做?”
     沈修瑾目光复杂地扫了简童一眼:“你想知道?”简童不语,沈修瑾淡淡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
     “可是我不想……”
     “简童,你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开心吗?”
     开心吗……她怔了怔。
     沈修瑾说完,转身就走,留下简童一人……这个男人,越来越看不懂了。
     但有一点,却从来没有改过。
     他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决定了什么就什么!
     最厌恶的,便是这样的他……就如当初他说她有罪,她便有罪一样!
     可时至今日,她依然无力反抗!
     “到底……要我怎么做!”
     这个下午,他在书房处理公务,而简童在客厅坐着发呆……至于今后如何,她有了决断。
     还是要……逃!
     脑海里已经开始了策划。
     沈修瑾这个人,此刻的举动越来越诡异了,她看不懂,却直觉危险,而她也确实耗不起时间,得好生策划一番。
     晚间的时候,用过晚饭,他又去了书房,直到晚上九点,才从书房里出来。
     见着客厅的简童,清淡地说了一句:“你睡卧房,我睡沙发。”
     简童沉默着站起身,走进卧室……他越是这样的表态,她却越是心惊胆战。
     翌日
     简童又被丢了一套套装,依旧是沈氏大楼的门口,依旧是让她做出选择,“走进来,跟我去开会,转身离开,回东皇的公寓。”
     却在简童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沈修瑾伸出了手,稍稍一用力,就把人拉进了大门里。
     “沈总,你说我可以自己选择的!”
     “我是说了。”男人不以为意。
     “那您说话不算话。”她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现在可以甩下我,转身出去,也一样。”
     怎么会一样!此刻她已经被他拽进来了,那么一双双的眼睛,落在她的身上,尤其她是被“他”拽进来的!
     如果此刻甩开他,独自转身跑掉……她没有勇气,在那一双双的猜测的眼神下,从这里,跑去马路边。
     又深埋着头,硬着头皮跟在他的身后,她想,只要进了电梯,那些目光和悉悉索索的话语,就都没有了。
     “横也是一刀,竖也是一刀,简童,抬起头来,挺起脊梁,就这么可怕吗?”
     可怕,当然可怕!
     沈修瑾的手,落在简童的背上,手下施力,往前摁了摁,简童的背,被摁得直起来,刚要说话,就听到男人磁沉的命令声:“走。”
     下意识的,她服从了命令,从始至终,身后的那只手掌,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背。
     他和她,就这么,穿梭过大堂,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以这样外认看来十分暧昧的姿势,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电梯的大门关上的那一刻,简童看到一双双不可置信的目光,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她又一惊,几近条件反射的垂下头……如果,被认出来的话……
     叮咚
     电梯停了下来,门开的时候,心里抗拒,依然被身边的沈修瑾,抵着背部,僵直地走走出了电梯。
     一路抵达总裁办公室,走进去的那一刻,简童大大松了一口气,这里没有那些一路走来的那些人的注目礼,让她心里稍微松了松。
     “那里有书,自己去看。我去开个会。”
     简童有些愕然地看着沈修瑾就这么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把她自己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环视四周,这里的装饰和三年前,并没有多大的差别,是那个男人一贯的风格。
     接连两个夜晚,睡在那个人的卧室里,她已经两夜没有合眼了,往沙发上一坐,不多时,就抵不住睡意,身子歪斜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约莫一个小时候,门,无声开了。
     男人站在门口,入眼便是女人歪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倒是惊讶了一下,随即,走到沙发前,就站在沙发前,看着面前的女人好一会儿,似乎是冷,沙发上的人,睡的并不安稳,渐渐蜷缩起来。
     修长的手指,解开了衬衫,盖在了她的身上,靠近的时候,听到一声呢喃。
     “阿鹿……”
     他拿着衬衫的手指顿了一下,眉宇之间,染上了冰霜。
     还在记挂着陆琛啊……倒是难为她情深似水啊。
     不无讽刺的,男人的唇角木然地勾了勾。
     那么萧珩又是怎么回事?
     陆琛和萧珩之间是什么关系,沈修瑾清楚。
     男人眼底一丝幽芒,试探地询问:“阿陆是……陆琛吗?”
     “阿鹿……对不起……”
     自然,睡梦中的简童,并不会回答沈修瑾。
     蹙了蹙眉,突然,沈修瑾站起身就走出了办公室,到了一旁的小会议室,掏出手机,就给陆琛打过去:“是我,沈修瑾。”
     正在忙碌的陆陆琛眼底闪过惊讶:“沈总无事不登三宝殿,沈总请说。”他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说道。
     沈修瑾更加直接了:“你和简童是什么关系?”
     这话问出来,其实挺莫名的。
     陆琛这样稳重的人,也是愣了那么一下,才道:“有过一面之缘。”
     心道,沈修瑾怎么突然问他这个。
     下一秒,却听电话里对方说:“陆总的一面之缘,这个缘分有点深,深到简童睡梦里几次梦语喊着‘阿陆’。”
     “咳!咳咳咳咳……”正在喝水的陆琛惊得呛水,连忙说:“沈总,这种话,可不能够乱说。简小姐是萧珩喜爱的人。所谓朋友妻不可戏。我陆琛还没有下作到去撬好兄弟的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