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算计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夫人,您要我回到哪里去?”万般疼痛藏心中,简童淡淡地望着面前生她养她的亲生母亲。
     一生“简夫人”划清了两个人之间的所有亲情。
     简夫人脸上微不可查的难堪一下,但眨眼便又隐匿无踪,只是抓紧简童的手,便要将她往简家大门的方向拽过去:“小童,不要闹了,妈求你了,今天这个场合,无论如何,都不要闹了,你走吧,好不好?”
     如遭雷劈!简童肩膀猛然一颤,心一阵撕裂的疼痛,缓缓地回过神来,一双眼,望着面前的中年妇人。
     面前的简夫人,昂贵的护肤品保养出细腻瓷滑的肌肤,甚至连眼角的周围,也仅仅在笑的时候,才有一丝笑纹,她穿着价值十几万的礼服,身上佩戴的一套首饰,是刚刚某奢侈品牌发行的限量版,她的脸上,妆容精致,仪表万千……哦~这个人,她是上海滩简家的简夫人。
     “简夫人,您是一个合格的简夫人。”简童缓缓对面前的简夫人说道,“为了做一个合格的简夫人,您可以枉顾您应该承担的所有的其他的身份,是这样吗?”比如,她的生母,应该爱她保护她的妈妈……自己面前的这个中年贵妇,早已忘记了这一层身份吧。
     简夫人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她半辈子尊荣享受惯了,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指控,这个指控自己的人,还是自己肚子里爬出去的,但,眼角余光扫到了不远处的丈夫和儿子,简夫人吞下了这难堪,
     精致的脸上,续又重新地挂上笑容,尽管这笑容,僵硬无比,却拉着简童的手,苦口婆心:
     “小童,算妈求你了,你走吧,好不好?过了今天……过了今天,妈会去看你的。今天家里有些事,你就走吧。”
     简童垂着头,突然肩膀耸动起来,越耸动,越激烈,压抑的粗嘎的笑声,一点点传了出来:
     “简夫人,谁又需要你来看我?”出狱这么久了,若正想念,早已经来看望了。何必需要今日站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谁又给自己面前的这个简夫人这样的自信,以为自己这个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多么祈求她来看望?
     一股绝望过后,便是头脑清醒的心知肚明,心知肚明着面前的这个简夫人从她说出这句“过了今天,妈会去看你的”这一句话开始,已经透露出了简夫人的心态……“简夫人,至如今,您觉得,来看望我,是您在施舍我吗?”
     如果不是,您如何能够心安理得说出那样的话来!
     简童伸出手,毅然决然地掰开简夫人死死抓住她手臂的那只手掌,重重地推开,“抱歉,简夫人,我还有事,失陪了。”
     她淡淡说完这句话,转身,便踩着不太稳的高跟鞋,拙劣地一步一步朝着沈修瑾走过去……她没有再去往简振东和简陌白那边凑过去……已经,没有当面质问的必要了!
     简振东和简陌白在不远处,看到简童没有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先是松了一口气,但还没有缓和回来,就又是一阵心惊胆战……“她,怎么朝着沈总那里走了去了?”
     简振东急促地问向简陌白。简振东不懂,简陌白又怎么会明白。
     而简夫人,被简童推开,心里一阵愕然,又有些恼火了……她也无辜!好好的有儿有女的家庭,如今却分裂成这副模样,她走出去,也被人笑话。说到底,这一切如果不是简童这丫头想歪了心思,对那个姓夏的小丫头出手,今天这一切也不会发生。
     简夫人踩着小步伐,往丈夫和儿子那边走过去,简振东立刻伸手拽住简夫人,往一旁角落里拉,又压低了声音喝问道:
     “你怎么回事,怎么还让她留在这里!”
     简夫人一听丈夫的责难,心里也恼火起来:“我没想到那个丫头会把我推开!”
     “都是你,你生的孽畜!尽给简家招灾!”
     “这怎么能是我一个人的错,孩子生出来,不是也有你那一份吗!”
     “我成天在外忙生意,家里的事情都是你在管,会导致今天这样的结局,你怎么就不把那孽畜教导好了!你看看我们认识的人家,哪有豪门子弟去坐牢的!”
     简夫人就更气愤了,喋喋不休:“小童是我教导的吗?小童她从小就是家里老爷子一手教导的!如今犯了错,能怪我吗!”
     简陌白就在近处,目睹和耳闻着自己的双亲,互相推诿互相责怪,心里一阵烦躁,立刻喝道:
     “好了,爸,妈,别吵了!小童好歹姓简,和我们生活了二十多年!她过去做错了事情,她也付出相应的代价了,如今出狱了,也算改过自新。
     再说,爸,你不是已经登过报纸澄清过了吗!”
     如此说着,简家夫妇才面上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简振东眉心拧起,扫一眼沈修瑾那边:“现在我们得想想该怎么办,简童今天也来了,那拍卖会还正常举行吗?”
     简振东冷哼一声:“为什么不?”
     “可……”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老爷子他当初送给那孽畜‘唯爱基金’的时候,也说过,在那孽畜没有结婚之前,不许犯大错,否则的话,‘唯爱基金’就是我们的。
     那孽畜自己不知道珍惜……杀人要不是大错的话,那这天下还有什么是大错?
     好了,待会儿我去主持这次的拍卖。
     既然‘唯爱基金’是我们的,我们要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还要听取她的意见吗?有本事,她把‘唯爱基金’买回去!”
     简陌白和简夫人望着简振东离去的背影,对于简振东强硬的态度,也不再多言。
     简陌白又望了一眼沈修瑾那一边,他这一眼望过去,却是尴尬了一下,恰好撞见沈修瑾的眼神,也看了自己这边一眼,简陌白有些尴尬,正要出手打个招呼,那眼神,又清淡地从他身上划过去,好像刚刚那一眼,只是正好从他这边掠过一般。
     那边,沈修瑾清淡地声音问简童:“不去见一见简先生和简夫人了吗?”
     简童沉默不语,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捏紧的拳头,泄露了她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