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真贱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与此同时,东皇28层
     卧房附属的盥洗室里,女人洗净了自己,站在镜子前,眼底露出了茫然……对于今后,她更加的茫然。突然重新拿回来的“唯爱”,不在她人生的计划之中,打乱了她的一切。
     可……她不后悔!
     爷爷固然疼爱自己的时候,也曾有私心,可,她是爷爷的孙女,简陌白难道就不是爷爷的孙子吗?
     或许爷爷有一些事情做得不够避嫌,但简童却明白,爷爷色厉内荏的严厉之下,也饱含了一分关怀。
     否则,就没有‘唯爱’的诞生,爷爷若是当真只有对她的忌惮,对她会不会对将来的简家有所威胁的怀疑,便大可以效仿这豪门世界里默认的规则——将她联姻出去便是。
     爷爷去世前曾拉着她的手:“好好经营它。”
     如今,‘唯爱’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手里……一瞬间,她眼底的乌云散开,褪去了茫然,多了一分决定,或许,这么做依然最终会辜负了爷爷。
     闭了闭眼。重新睁开时候,眼底流露出挣扎之色,艰难地走到了盥洗室的门口,面前不过是一堵门之隔,却好比隔绝了一天一地,走出这个门,就没有回头路……不,她什么时候又有过回头路了?
     伸出颤抖的手,握住了门把手,深呼吸,重重一用力,门,豁然拉开。
     一抬头,下意识就朝着落地窗前明灭的落地台灯看了过去,不出意外,那男人,慵懒地坐在那张小牛皮的单人沙发上,举着一本原文书,静静的看着。
     他似乎特别喜欢在她洗澡的时候,随意拿起一本书,就坐在那张牛皮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甚至,如果不是她太明白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过节,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欠着一条人命,她甚至生出一种荒谬的错觉——仿佛他每日这个时候,坐在沙发上,静静看书,只是为了静静地陪伴她。
     但……简童眼底划过一丝自嘲——别傻了,天真的代价就是被丢进地狱之中,而她,已经身在地狱之中!
     她知道自己的身子,此刻颤抖的厉害……今夜,似乎要发生什么。
     在简家发生的事情,她对他作出的承诺,就在不之前,她向他借了四个亿,他问:你拿什么借这四个亿,而她作出了承诺:今后,惟你之命是从。
     尽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但她把全部的自己都卖给了他。
     “沈……沈总,”思索片刻,她连声音都在颤抖地问道:“我……我洗干净了。”
     我洗干净了……你随便索取吧。
     可后面的这句话,无论如何,她也难以启齿。
     下贱,你真下贱!简童,午夜梦回,你会不会对这样下贱的你,恶心反胃地想吐!
     就是这个人,他亲手毁了你的一切,让你沦落泥潭之中,让你脏,让你轻贱,让你连恨都成了奢侈!可你此时此刻,却还要对他摇尾乞怜!还要低贱地张开大腿问他:先生,我已经洗干净了,请问您现在有兴趣上我吗?
     恶心!恶心!!恶心!!!
     简童,你下贱的让人作呕!
     床上的女人,手指死死地抓着被褥,望向沙发那边的男人,努力地逼迫自己笑,逼迫自己对那沙发上坐着的慵懒男人,露出讨好的笑,却不知,她湿漉漉的发遮掩下的笑脸,惨白如鬼!
     沙发上的男人,从书籍中抬起头,视线先是落在了她的脸上,随后,缓缓滑到她紧紧抓着胸前被褥的手指,漆黑的眸子,从她捏的发白的指骨,青筋都蹦出来的手背上划过,寸寸上移,重新落在女人惨白比鬼的脸上。
     黑眸须臾眯起,床上的简童,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度,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她手指紧扣住被褥,指尖都泛白了,紧张地不敢眨眼,紧紧盯着那个灯光下更加危险的男人:“沈、沈总……”是的,就是危险!
     那男人此刻,浑身都透出一股无比危险的气息,她不知道,自己哪一句话又说错了,惹得那个男人发怒,她对自己说:简童,忍耐一下,一下就好,眼睛一闭就可以了。
     “沈总,我,我洗干净了。”她第二次飞快地说道:“您放心,我不会白借您四个亿。既然承诺了您,我就是……心甘情愿!”
     最后那四个字,她几乎是咬着牙,从牙槽里挤出来的!
     “心甘情愿?”灯光下,男人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轻笑一声:“你说,心甘情愿?”
     “……对!”
     沈修瑾幽深的眼,盯着床上的那个女人,看着从那张小嘴里,吐出这个字的时候,他脑中的弦险些崩断,一股难以形容的愤怒,瞬间就要吞没理智!
     “心甘情愿?心甘情愿什么?心甘情愿……”被我上?
     男人愤怒的声音,戛然而止!理智,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完完全全都崩碎,在最后一个关头,回来了。
     捧着原文书的手掌,陡然重重一阖,一本书阖上,居然发出一声不下于砸东西所发出来的声响,书本阖上,“砰”的一声闷响,男人没有说话,一双眼,沉沉地盯着床上的女人脸上。
     手指扣在书面上,竟然将精装版的原文书书面生生地捏出一道道指印。
     他的眼,更加深邃,更加复杂,更加让……她看不懂!
     他就是这么光光地看着自己,但简童却不知,为何此刻自己会比出狱之后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时候,还要惊慌恐惧。
     下意识地便把被褥又往上拉。
     倏然!
     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突然地站了起来。
     简童浑身猛然一缩,“沈、沈总。”她仰起头,连面皮都在颤抖,却抬着头,对他努力扯出一抹笑容来:“沈……沈总,我,我准备好了。”
     男人往床边举步走过去,一双大长腿,便入了她的眼,他突然伸出手,朝着她招了招手,清淡地一声命令:“坐过来。”
     简童不明所以,但在那双深邃的目光下,她硬着头皮,朝着他更近地坐过去一些,男人从一旁的架子上,取过一条毛巾,便在简童的眼中,覆在她的头上,一阵摩挲擦。
     又拿过吹风机。
     发干的时候,“以后,不要再头发湿漉漉的就睡觉。”男人的声音,谈不上温柔,却清清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