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整顿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沈修瑾这么做,却没有让简童内心里好受一些。
     相反,她快要被这样反常的男人逼疯。
     就像困兽一样,被他一步一步,逼到了角落里,最终,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
     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受不了这样的他,她宁愿这个男人像从前那样对待她,也不希望这个男人突如其来的温柔!
     这,太可怕!
     甚至,比他把她塞进牢里还要恐怖,还要让简童惊慌!
     “沈总,为什么?”终于,忍不住地,她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问道。
     为什么要突然这么温柔……沈修瑾会温柔吗?
     会!
     但绝不是对待她!
     男人放起吹风机,替她把发拢到耳后,不答反清清淡淡地吩咐一句:“好好休息。”
     他转身,简童想要伸手拽住他的衣角,最终却收回了伸出的手掌。
     不为其他,只为这表面的平静。
     “哦,对了,你要想一想,‘唯爱’你要担负的责任。”沈修瑾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对简童意味深藏地说道。
     说完转身出去。
     这一夜,于简童而言,又是一个不眠夜。
     她却难得地早早地主动换上了套装,洗漱干净,又把头发一丝不苟地整理好,手在碰到额发的时候,还是顿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撸起额发,露出那道狰狞的疤。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带着审视的眼光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童,你真的有勇气重新站在人前吗?
     但她,没有退路了。
     阿鹿不能辜负,爷爷,同样不能辜负。
     她能做的就是……面对。
     “唯爱”如今有多么惨淡,她能够猜到,如果离去之前,没有将‘唯爱’带入正轨的话,她想,她无法过自己心里这一关。
     走出盥洗室,推开房门那一刻,有阳光打在脸上,她闭了闭眼,才发现,睡沙发的男人已经起来了。
     沈修瑾深黑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淡淡说道:“走吧。”
     简童默不作声地跟在沈修瑾身后,车在楼下等着他们,她和沈修瑾坐进了后车座。
     前面驾驶座上的司机,递过来两份早餐,沈修瑾拿了一份递到了简童的面前:“拿着。”
     简童没有伸手去接。
     “吃完才有力气打仗。”男人说道:“你需要面对的,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简童明白沈修瑾在说什么,三年之间,足以简家人将‘唯爱’大洗牌,她留下的心腹,必然被架空,而重要位置,早已经重新入主他人。
     换言之,‘唯爱’虽然已经被她拿到手了,但同时,她也被架空了。
     该怎么做……她心里没有底。
     无言地拿起沈修瑾手里的早餐,一口一口吃着,不是多饿,但此时此刻,似乎她能够做的,就是吃饱了,吃饱了才能够打仗。
     车子在一栋大楼前停了下来,硕大的“唯爱基金”四个金字招牌,她仿佛看到当年时候初成立的盛况。
     如今,却有些萧瑟。
     “沈二,护在她身边。”沈二下了车,沈修瑾推开车门,下达了命令后,重新坐进了驾驶座里。
     扫了一旁的女人一眼,他一笑:“简童,‘唯爱’不是我的,你不会以为我滥好人的会替你一路保驾护航吧?”
     简童呼吸一滞,捏紧了拳头……她差一点忘记了,沈修瑾从来就不是她坚实的后盾。
     “沈二,跟在她身后,别让别人对她动手。”
     “是,Boss。”
     沈修瑾车开走之间,最后看了一眼简童。
     简童站在大门前,深呼吸,鼓起莫大勇气,抬脚跨进了大门里。
     “你有预约吗?”前台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打扮得有些妖艳,简童走过去的时候,她正在磨指甲。
     如此一幕,简童心中愤怒……她料到‘唯爱’乱,没想到竟然这么乱。
     一大早,正是上班时间,作为门面的前台,就当着访客的面,磨指甲,一边毫无礼貌可言的质问有没有预约。
     一时之间,痛惜和愤怒!
     痛惜的是她和爷爷一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愤怒的是流着相同血液的家人,他们居然这么糟践她和爷爷的心血!
     简童的脸上几番变化,强打起精神:“第一,上班时间,不可做无关紧要的事情;第二,身为前台门面,对访客毫无礼貌可言;第三,你的穿着打扮和‘唯爱’文化不符。现在,你被开除了。”
     前台小姐上下扫了简童一眼,奚落道:“你是谁啊?就在这里指手画脚,你以为你是‘唯爱’的负责人吗,就敢再这里叽叽歪歪发表评论?”
     阔别三年,简童尽管心里颤抖恐惧,背在身后的手掌,却死死掐住掌肉,不断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别怕,你可以处理好。不要怕,你必须处理好!你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个烂摊子给收拾起来,你没有退路了!
     强忍心里下意识面对陌生人的恐惧,简童面无表情地对前台小姐说道:
     “不巧,我就是你嘴里的‘唯爱’的负责人。”一边说,一边将昨日签署下的产权人变更的合同拿出来,“看清楚了吗?现在,我有这个资格,请你收拾东西走人了吗?”
     前台小姐脸色发白,就要求饶,简童伸手打断:“不要求情,今天被开除的,你是第一个,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话里,透出了一股肃杀之气。
     瞧她的气势,别人猜不到,此刻简童正在与自己内心的恐惧做斗争。
     “沈二。”简童叫道:“请这位小姐离开‘唯爱’。”
     前台小姐还不甘心,但一看到人高马大的沈二,立即就忌惮地忍气吞声,一边自言自语地骂骂咧咧:“哼,有什么了不起,也就是个空壳子了,谁还稀罕呆在这个破地方。”
     简童拦住了前台小姐:“我向你保证,‘唯爱’绝不会是个‘破地方’!”她和爷爷的心血,绝不会让它成为别人嘴里的‘破地方’!
     随手指了一个正好路过的清洁工:“阿姨,你知道该怎么面对客户吗?”
     清洁工大妈愣了一下子:“我就上过小学,哪儿知道这么高深的东西,就知道一点,咱对客人,客客气气礼貌问候。”
     简童点点头:“阿姨,现在,你是‘唯爱’的前台了。来了客户,礼貌客气一点。”
     那个被开除的前台小姐一脸受到屈辱,指着简童就骂道:“你居然让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担任前台小姐也不用我这个正经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我看你是脑子烧坏了!”
     简童冷哼一声:“我宁愿用一个清洁工阿姨,也不用你这个名牌大学生,你就应该自己思考思考为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