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这世界只剩她和他纠缠到底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你干的?”幽冷的声音,从沈修瑾的薄唇里溢出,冷的就像是冰窖里的冰块。
     萧珩看沈修瑾哪儿哪儿都不顺眼,挑衅地一抬下巴:“是。你能拿我怎么样?”
     沈修瑾极度危险地一眼,扫向萧珩,绷紧的俊美容颜,突然牵动唇角,牵动出一丝笑容,简童只觉得一个柔韧的力道,把自己推开来,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抬眼,心都快停跳了!
     “我能拿你怎么样?”沈修瑾轻哼一声,硕长身躯冲向萧珩,轻蔑一笑,举拳就砸了上去:“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拳风迎面而来,萧珩面色陡变,没有避其锋芒,同样举拳迎上去……砰!
     两拳相砸,萧珩被逼退两步,堪堪站稳,眸光几番变化,似对沈修瑾十分忌惮,虎口被震得发麻,萧珩心中微恼,咬牙讥讽:
     “你打啊,我碰都碰过了,”桃花眼掠过不远处的简童,眸底一丝阴冷,幽光一闪即逝:“别说她的嘴了,她的全身上下我都碰过,刚刚就在包厢里,我和她又云雨了一番。
     姓沈的,你打我有用吗?你的女人,我上也上过了,照理而言,让你打一顿,也不亏。”
     在萧珩口不择言的时候,简童脸上的血色褪尽,死死咬住牙根,垂在身侧的拳头,不停地抖动!
     简童此刻的呼吸都乱了。
     惨白着小脸,眼底闪过一丝微痛……萧珩,为什么要捏造,和诬陷她!
     萧珩望着对面的那个男人,渐渐冰冷下去的眼神,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姓沈的,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彻底拥有!
     痛快之时,眼角余光扫到了不远处的女人,在触及那女人惨白失血的脸上,看着他,失望的眼神的时候,萧珩心里突如其来的刺痛,心一横,继而冷笑:
     “干嘛这么看着我?和你玩儿玩儿啊,玩儿玩儿,懂不懂?还当真了?
     你以为我堂堂萧家大少,会看得上你这样的残花败柳?
     啧啧,也真是廉价,睡个婊子还要花钱,睡你连钱都不用给。不过啊,廉价没好货咯,现在想想,真他娘的恶心反胃想吐……”
     “砰!”
     伴随着一声,沈修瑾杀意腾腾的声音,豁然响起:“萧珩,你又是什么个东西!你自己也不找个镜子看看清楚!还有一点。
     简童不会让你碰!别说在刚刚之前,就是穷尽你这一生,你都没有机会和她有进一步的关系!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姓沈的,你未免太自以为是,她就是个花钱就能够张开大腿的女人!你还以为她是什么贞洁烈妇?
     这一点,你自己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你凭什么说一个婊子,我萧珩这辈子都睡不到?”
     正是被自己的假想敌一语中的,所以才更加的气怒,正是因为沈修瑾说中了事实,他堂堂的萧大少,追了许久的女人,最亲密的接触,只是吻过了,正因为事实就是如此,他才更加不甘心。
     愤怒地冲着沈修瑾吼道:“一个婊子!一个花钱就能够办事儿的婊子而已!她就是个婊子而已啊!”凭什么他萧珩有的是钱,却碰不到?
     简童全身的血液逆流,踉跄着差点摔倒,只能够背靠着墙,对萧珩,她可曾有过男女之情,恐怕是没有的。
     没有爱过,但那双手,曾牵着她从风雨里走过,从人潮川流中穿过,那张嘴,也曾吐露过最温柔的的情话……假的!都是假的!
     那个人,也曾温柔过啊!
     就因为道听途说地听说了她的过去,听说了她的过去是一个卑鄙的心狠手辣的女人,就因为她坐过牢,就因为她在他的眼前卑微地弯下去的膝盖,曾温柔的人,就变了?
     她扶着墙壁,蹒跚向前走去,惨白的脸色,萧珩心底越发地弥漫着自己无法解释的疼痛, 陌生的,难言的……无法启齿的!
     沈修瑾狠狠捏住了拳头,不想她和姓萧的王八蛋有所接触,但却在抬脚走向她的那一刻,陡然停住,她必须,自己成长。
     简童蹒跚走到萧珩的面前:“我从不后悔认识你,我眼里的萧珩,温柔阳光,他曾是我灰暗人生里露出来的光。
     而不是我现在所看到的,一个浑身充满了愤世嫉俗,满脸的狰狞丑陋……萧珩,假如你认为,我是个婊子,人人可以轻贱的婊子,请你不要为了一个谁都可以轻贱的一个卑贱无耻的婊子,让自己变成一个丑陋的模样。
     我感恩,并铭记,最美好一刻的你。”
     简童缓慢地说完这段话,坚定地转身,朝着沈修瑾走过去,她望着面前的沈修瑾,望着这个男人……眼底露出的是破罐子破摔的绝望……来吧,纠缠吧,不死不休吧,这辈子从她爱上这个男人开始,结局已经注定——只剩下无尽的纠缠不清和不死不休的绝望!
     然而,她却天真地想要逃……以为出了那个牢狱之后,便可以得到自由,那么,心牢呢?
     她和沈修瑾的恩怨情仇,任何人都不应该参与进来,任何人都参与不进来!
     萧珩,不该参与进来的人,也参与不进来……从一开始她就不该贪恋那点温暖,她就该将她让人不耻的过往,说与这个大男孩听。
     “沈总,我们去‘唯爱’吧。”
     一只健臂缠住她的肩膀,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简童头脑有些晕乎乎,醒悟时,早已在男人的臂弯中横抱住,她垂头,没做挣扎,任由他横抱着自己,走出去。
     萧珩手脚发麻地站在原地,等到这里再也看不到那女人的身影,突然腿脚一软,踉跄着靠在了身后的墙面上,有着背后墙壁的支撑,才没有摔下去。
     她什么意思?
     她想做好人?
     他那么骂了她,羞辱了她,侮辱了她,她为什么不骂回来?她应该揭斯底里地指着他的鼻子诅咒他!
     她为什么不诅咒他,为什么不骂他,为什么……不恨他?
     我从不后悔认识你,我眼里的萧珩,温柔阳光,他曾是我灰暗人生里露出来的光……她说,他是她的光!
     哈哈哈哈……“我是她的光……我是她的光……她的光!哈哈哈哈……”眼角,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溢出来了,萧珩掌心搓揉眼睛,又笑又哽咽:“我是她的光啊……哈哈哈哈哈……”
     “谁要你装好人!谁要啊!一个婊子而已啊,你就老老实实安安分分做个婊子就好了,你恨我就好了,你骂我啊,诅咒我啊……谁要你做好人!谁要你的感恩!谁要……做你的光!哈哈哈哈……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