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年前的真相掀开了一角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陆明初!”老管家压低了声音,暗暗喝道:“你也不想那件事被沈先生知道吧!”
     老管家昏黄的眼珠子,老态尽显,却又无比矛盾的有着这个年纪的老人所没有的狠厉毒辣!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老管家紧紧拧在一起的老眉,微微松了一些……怕,就好。
     “夏老头,有没有人和你说过,”电话那头,传来陆明初轻讽的嘲弄声:“你很无耻?”
     老管家闻言,牙关一紧!
     却还硬硬道:“这个贱人死了,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无论以前发生什么事情,一个死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言下之意再也明显不过……人死如灯灭,人死了,谁还会为一个死人说话?
     “陆先生,弄死那个贱人,你也有好处。”苍老的声音,前一刻还在威胁对方,这一刻,却礼貌地称呼对方一声“陆先生”。
     听筒里,一声轻嗤响起来,“跟着沈家人,你倒是学到了几分沈家人的狠厉,夏老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弄死她,你就能心安理得了?”
     电话那一头,陆明初,指间夹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雪茄,优哉悠哉地抽一口,雪茄的烟灰燃烧的老长一段,手指一弹,便整段的落下去,掉在价值不菲国外定制来的雪白长绒毯上,丝毫不见心疼。
     “夏老头,我明确告诉你,你想要谁死,你自己想办法。”陆明初眼中冷芒乍现,与沈修瑾有几分相似的薄唇,嘴角蛮横地往下一压:“也别拿姓沈的来压我!我陆明初再卑鄙也没有你下作!夏薇茗怎么死的,你真的不知道吗?”
     这一边,夏管家举着手机的手猛地一颤,差一点就没拿稳,落到地上。
     死死抓住手机,他老眼闪烁了一下,“我当然知道!是那个贱人害死了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我女儿生前受到这么大的羞辱和折磨,我女儿死了!那个贱人只是坐了三年的牢而已!”
     “‘只是’坐了三年的牢?”陆明初声音古怪地扬起,声音极轻地又重复一遍。
     夏管家额头上的经络发青地浮出:“我女儿死了,她坐了三年牢又出来了!老天爷太不公平!太便宜她了!”
     “太便宜她了?”陆明初的声音,比之刚才,更加的古怪地轻问。
     要不是他亲眼看到那些监视器下拍摄到的镜头,要不是他知道那个女人在那个地方被整的多惨,后来如同惊弓之鸟的在那里度过了三年时间,要不是那个女人出狱的那天,出于好奇,他让司机开车去过那里,亲眼看到那个女人,从打开的门里走出来的时候,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要不是后来偶然的一次,在东皇那个夜都里,亲眼看到那女人大变样,和三年之前的傲骨不再,卑微求活的苟且模样!
     也许,他还真就信了这姓夏的老东西的话,说不定还真的会如了这老东西的心思,同情了他,帮他解决掉那个女人。
     三年之前,只有区区一个夏薇茗算计这个女人吗?
     错了!
     三年之前,所有的人都动手了!所有的人都算计了这个女人!
     沈修瑾为什么不查?为什么查不到?
     沈家自己的人,动的手……沈修瑾一来根本不想查,因为简童的生死,他不在乎。
     二来几方角逐对弈,稍有疏忽,就会全盘皆输。沈修瑾全部心思都放在那场角逐对弈之中,根本腾不出时间精力和人手,再去查这件事。等到沈修瑾赢了大局的时候,他就更不会去想牢狱中还有一个简童。何况,简童残害夏薇茗的证据摆在那里,就差一个“亲眼看到”了,夏薇茗既然那时候是沈修瑾看中的人,沈修瑾看中的人那样屈辱的死了,总要有个人承担后果,于是,不被沈修瑾在乎的简童,就成了那个这件事件中最惨的人!
     但,夏薇茗的身前屈辱和死亡,这里面,却有着太多人的手笔……包括他陆明初的。
     而于陆明初而言,成也简童,败也简童……是他低估了沈修瑾的狠绝毒辣和无情,也低估了夏老头儿的心毒手辣!
     那女人……陆明初摇摇头,他没那么无耻,那女人已经被他们逼得如今只能苟且求生……让他再去对那可怜的女人动手……他陆明初还想要点脸!
     电话那头,夏老头儿还在诅咒咒骂那个女人,听着夏老头儿口口声声地贱女人贱女人的喊着,陆明初向来不羁的性格,却无端涌出烦躁来,抬起手,扒了扒染成栗子色的头发:“烦死了!”大吼一声:“夏老头儿,我还是那句话,你想弄死谁,你自己动手,我不阻拦,也不会帮你。”
     姓夏的老王八蛋,有一句话说对了……那个女人要是死了,他陆明初也有好处,三年前的时候,再也不会浮出水面了。
     人走茶凉,人死灯灭,这世上向来凉薄,人活着,尚且为自己寻一个真相,人死了,会有他人为个死人寻真相吗?
     “陆明初!这件事你必须帮忙,否则的话,我就对沈先生说出三年前的你做的那些事!”
     “姓夏的,你果然知道简童是无辜的。”陆明初轻笑了一声,而夏管家,却在听到陆明初的这句话之后,瞬间闭了嘴……从夏管家危险陆明初,说出那句“我就对沈先生说出三年前的你做的那些事”的时候,便是间接承认了,他根本心中就知道,简童是无辜的。
     夏管家老牙咬了咬,强硬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薇茗会去‘夜色’酒吧,就是因为那个贱人!而陆先生你当初背后对沈先生下手,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截胡沈先生的客源,想要抢走当时那个对于沈先生而言十分重要的资源,沈先生要是知道这些事情,恐怕会用雷霆手段对付你和你的公司,到时候,你就危险了。”
     陆明初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到了这个时候,这个老家伙还在威胁他,让他帮着他弄死那个女人……抱歉,他做不到再去欺负那个倒霉蛋。
     “好啊,你去说啊。”陆明初冷笑着:“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些事情,你一个跟在沈修瑾身边的管家都知道,你以为姓沈的没脑子?至于你是不是只知道这些明面上的事情,或者还知不知道其他的事情,夏老头儿,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还有夏薇茗的死,你自己也最清楚。
     我只能够说,你可真能够能屈能伸的。我是你,就不会再给我打电话。你这是柿子挑软的捏么?”陆明初呵呵冷笑一声,“你恨死简童,就自己动手,别再来烦我!”
     说完,根本就不给夏管家的面子,说也没说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夏管家手里捏着手机,身体正在轻微地颤抖……陆明初,到底知道了什么?陆明初最后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
     薇茗死了!就是那贱人的错!
     那个贱人,必须下去给薇茗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