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那几个混混出现了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左脚伸出,悬空在楼梯半截,老管家站在楼下,直勾勾地望着二楼楼梯口的女人,虽然一时惊愕于她身上为什么不是白裙,但这有什么了不起,只要这个女人不好过就行。
     现在,这个女人心里一定很不好过吧,她这个姿态,是要跳下来吧?
     跳吧跳吧跳吧!
     该死的人,早该去死了。
     该死的人,三年之前,若是薇茗所承受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承受的,那么……薇茗就不会死了。
     老管家眼睛离淬了毒,死死缠绕住二楼楼梯口的简童……跳下来!快跳!
     简童把楼下守候在楼梯旁的老管家眼底的阴毒一一看在眼中。
     被化妆师刻意用艳红色勾勒了又勾勒的红唇,轻轻扬起笑,左脚,稳稳地踏在了下一阶楼梯上,分明在老管家的眼中,看到了无穷失落。
     夏管家,我没有想不开地跳下去,您很失望吧?
     她轻笑,心口却痛。
     楼下的这个老人,儿时的时候,也曾慈爱的摸过她的头,关照她和夏薇茗在院子里玩儿不要走远了。
     一步、一步,稳稳地走下了楼梯,她黑裙更衬托得她的消瘦。从老管家的身边掠过,不曾回眸多看这个老人一眼。
     便如她三年前所说的那样……不,现在应该是四年前。
     “你的恨意,我无法承受。”
     四年前如此,今天还是如此。
     沈修瑾从转角处走了过来,看到了简童,拧了一下长眉:
     “唇太艳。”伸手抚在她的唇瓣上,拇指轻轻一揩,擦去一层艳红:“这样就好。”那么美,他看到就好,便宜了宴会里的群狼?
     又拧了一下眉:“粉太厚。”说着立刻绷著脸,叫起化妆师来:“怎么做事的?画得这样艳?”
     化妆师早就在楼上卧室的时候,就与简童产生了对冲,她收了老管家的钱,这妆容,自然是有意为之。
     此时此刻,蹲着像个鹌鹑,瑟瑟发抖:“沈,沈总,我……我重新给简小姐上妆。”
     “夫人,沈夫人。”
     “啊?”
     “她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沈修瑾冷眉扫向化妆师:“你说你该怎么称呼我即将过门的妻子?”
     唰的一下子!
     化妆师的脸色惨白惨白,额头上立刻就浮现了一层浮汗,精致的妆容微微晕开。
     在人群后,还有一个人,猛然把头抬起,呆滞地忘了面前不远处的这对男女一眼,下一秒,立刻把头垂下!
     眼底的恨意和悲切,无从言语。
     出门前,沈修瑾转身,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上一回在书房和你提起的那件事情。”
     正说着,夏管家肩膀颤抖了一下。
     “物色的人选本是已经选好了。但到底你是我们沈家的老人,祖父那里不愿意就这么让你离去,沈家的管家,要做就是一辈子,一直到退休的年纪,这样夏管家也算是荣老了。
     祖父说是,至少念着旧情,再过半年,按着老一辈的规矩,夏管家也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作为管家,正常的退下来,而后,按着我们沈家的规矩,夏管家就算是荣老天年了。”
     说着,话锋一转:
     “祖父的面子,我自然要给。与夏管家几十年的主仆轻易,我自然也是十分珍惜。
     旧情我念了,夏管家却也要心中有数才是。”
     老管家眼皮子跳动了一下……面前的男人是在警告他:留你到退休的那一天,念着旧情了,但你也要知道分寸。
     分明,是在警告他不要针对简童那个贱人!
     心里分明恨得要死,老管家却一点儿都不敢有所表现出来,他很清楚,此时此刻,只要有一点点的表情也好动作也好,泄露了心里的憎恶,那么,甭管老家主什么意见,今日,这沈家年轻的掌舵人,就能够立刻把他换掉。
     “先生的意思,我明白。”老管家沉沉说道:“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沈修瑾点点头,转身,领着简童上了车。
     当年的事情,有着祖父的手笔,祖父想要用那些毫无破绽的证据向他证明,当年他没做错,简童就是罪犯。
     可祖父不知道的是,这么多年的祖孙情下,他了解祖父的手段脾性,太过天衣无缝的“证据”没能向他证明简童有罪,却让他看到了祖父的手笔。
     简童真的有罪,祖父何必大费周章的制造“证据”?
     既然当年是他错了,他用一辈子偿还她。但夏管家的那些憎恨和怨念,简童就没有承受的必要了。
     而今天,造型师绝不会失去了水准,给简童上了这样艳的妆容,这样的小把戏,除了老管家,沈修瑾不做第二人选想。
     如果她无罪,便不该再受着来自于老管家的憎恨和伤害。便如同……他曾做过的那些混账事情。
     灯火辉煌,车停在门口,沈一和沈二坐在车前,沈一开车,沈二先行下车,替后车座的沈修瑾开了车门,绕过去要替简童开的时候,手臂上搭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我来。”
     沈二楞了一下,退到了一边去。
     沈修瑾绕到了车另一边,拉开了车门,向车子里的她,伸出了手掌。
     一路上,简童脑子里都很乱。
     倒是宁愿,麻木的活着。何必,意识到那在乎着的痛。
     这一只手,摆在了她的面前,她看了又看,推开,自己下了车。
     那只手又伸了过来:“握住。”磁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简童顿了顿,本能便反感,依然忍住心中的反感,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一口浊气,伸手,握住……如他所愿。
     曾经那一年又一年,她没脸没皮地追上去,想要牵住他的手,总是被他毫不留情地推开,她就又嬉皮笑脸地追逐着去握住他垂在身侧的手,那时候啊,虽然一遍又一遍的被推开,虽然没有他心甘情愿地被她握着手,但那时候,她觉得两人的距离,无比的亲近。
     如今,这手握着手,却只剩下了刻骨铭心的痛。
     两只手交缠的地方,灼热得她想甩开。
     面前总是浮现出当年芳华时青葱不羁的追爱,也总是浮现起三年监狱的牢狱不堪。
     这手,便成了烫手的山芋,想甩掉。
     沈家庄园
     叮铃铃……
     寂寥中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连带着震动。
     一只苍老的手掌拿起来看,立刻,急促地按下了接通键:
     “陆明初!你终于想通了?你肯帮我了?陆明初!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这对你有好处!你总不想你母亲的事……”
     “闭嘴!”电话那头,冷厉的喝断声,陆明初眼底冰冷一片:“夏老头,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保证你没有命活着见明天的太阳。你,信不信?”
     “陆明初!你也不用威胁我!我们目的一样。”夏管家早就已经因为沈修瑾的那句“她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激怒得没了心神。
     “呵呵,我可没说要帮你。”陆明初冷笑一声,把一个无冤无仇的女人,害成这么惨,他当然不会良心发现得去忏悔,但也绝不会再去把这个女人从十八层地狱拉出来,而后灰飞烟灭,连灰尘都不剩。
     “你听好了,那几个人在S市出现了。”
     夏管家老眼瞪大,灰色瞳孔骤然收缩:“你说什么?”
     “当年的那几个混混,我的人,在建设路的一条小胡同口看到了,天色暗,没看清,我的人也不能够确定,告诉了我,我刚刚查了一下附近的监控……夏老头。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让你的主子先找到了人,当年的真相一旦被揭开,你想一想后果吧。”
     “怕真相公开的不只是我,陆明初你也……”
     “呵呵,我无所谓。老东西不会允许内斗发生的。”
     “你不可以置身事外,当年……”
     “啪嗒!”
     夏管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被挂断的手机。……陆明初怎么可以这样子?
     倏然之间!
     夏管家愤怒地砸了一个景泰蓝的花瓶:“陆明初!当年要不是你插手!我女儿薇茗何至于此!”
     陆明初现在却想要把这一切都推开?
     门儿都没有!
     还有,如果那几个人,真的又重新出现在S市,那……那先生找到人,是迟早的事情。
     如果,如果一旦当年的真相被一层一层剥开……那薇茗?薇茗怎么办?!
     手里的手机攥紧,愤怒使人颤抖。
     老管家深呼吸,重新打给了老家主,慌乱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老家主沉吟片刻,便道:“人,我来找。但,我要你帮我再做一件事。”
     “您吩咐吧。”
     电话里,老家主简短地吩咐了老管家之后,苍老的声音,藏着金戈,刺啦啦的像是生锈的铁轴:“听懂了吗?”
     这一边,老管家猛然一握拳:“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完成您的嘱托。”这也是……为了薇茗好!
     至于那个贱人,也不算无辜,当年要是她能够……薇茗就不会死了!
     这般想着,手机挂断了,老管家阴鸷的老眸闪烁着狠毒。
     老家主的安排,与他不谋而合,再好不过了。
     这样,沈家不会内斗。一切都会变成从前的样子。
     宴会上
     “那是?”
     “她怎么会和沈总在一起?”
     “她?谁啊?”
     “这你都不认识?啊,那也难怪了,她这模样,若不是当初同期的人,几乎是认不出来的。”
     沈修瑾领着简童进了宴会厅,顿时,悄然无声,但不过多久,就有小声的议论声。
     白煜行和郗辰对望一眼,走了过来。
     “简小姐,多日不见,清减了?”白煜行俨然是对简童有意见的,他也曾做过努力,想让沈修瑾尽量少沾惹简童,但,姓沈的向来孤傲,做下的决定,难以改变。
     他一想到简童,就烦心,自然,能不去想的时候,决不去想。
     但见到简童,态度上却显露一丝的挑衅。
     郗辰对简童,便没有白煜行那么的反感。
     “简童,你以前可不是这瘦不拉几的,怎么,沈修瑾这家伙没给你吃饭哦。”郗辰笑着打趣。
     白煜行撇撇嘴,自顾自喝酒。
     简童淡淡看了一眼白煜行,周围的议论声阵阵,一道声音插足进来,“简小姐,别来无恙。”
     声音无比耳熟,眼皮跳了一下。
     一抬头。
     “凯恩先生,您好。”
     凯恩还是那个凯恩,一个妖孽一样的男人,有一张比女人还美的脸,但绝没有独属于女人的柔美。
     凯恩远远看着那女人,被另一个男人牵着手,走进了宴会厅,那一刻,心底涌出了一丝酸涩。
     来不及分辨这酸涩是出于什么,只觉得,那缠绕一起的两只手,无比碍眼。
     不由自主,走了过来。
     简童本就不太愿意多呆,只说了一句:“我要去一下洗手间。”
     凯恩看着面前的女人,一样的消瘦,一样的身上背负着沉重,一样的……让他有了征服的欲望!
     分明就是早已经征服过的女人!
     一股不甘心和一丝不解,涌上心头。
     简童说着,抽开手,就准备离开,突然,手心一紧,她抬头看去,对上沈修瑾漆黑眸子:“我要去洗手间。”她拧眉道。
     “嗯,去去就来。”他道,伸手向她,本能地,简童向后闪躲,“别动。”低沉的声音含着命令,一只修长之间,挽着她鬓角散落的发,轻柔地箍到了耳后去,才从喉咙里,溢出一道轻柔的声音:“发乱了。”
     一切变故,就发生在沈修瑾抬手替她理顺头发的瞬间!
     凯恩眸子一动,剧烈的怒意涌现!
     “他给了你多少钱?”替她挽起头发,理顺头发,不是向来只是他的权力吗?
     简童脚下一颤,呼吸瞬间乱了一下。
     与此同时,有个人比她快。
     不着痕迹挡住了凯恩的路:“你长辈没有教过你,出门之前要刷牙吗?”冰冷的眸子,瞬间冰冻,鹰隼的眼眸,闪过阴鸷,盯着凯恩。
     “那你应该问我长辈,而不是问我。”
     凯恩一样回敬,丝毫不退分毫。
     白煜行和郗辰两人心中咯噔一下……又一扫周围。
     这里的异样,已经引来一些人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