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八十章 等到宝宝出生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沈家庄园
     “先生回来了。”
     “嗯。”沈修瑾把毛呢大风衣交给了王管家:“午饭准备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乌鸡虫草汤,百合西芹,银鱼炖蛋。都是最新鲜的食材。”
     沈修瑾点了点头:“每样备好,托盘装好,给我就行。”
     王管家做事周到,“都已经装好了,放在托盘里了。”
     “给我吧。”
     沈修瑾手里端着托盘,去往二楼。
     他回来的时候,车子的引擎声,引来了夏管家的注意。
     夏管家如今手里没了权利,沈修瑾只是让夏管家在这个庄园里荣老,直到退休,算是全了那一点的主仆情义。
     “小童,吃饭。”
     沈修瑾把托盘放在了床头柜上,简童惊诧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个时间,这个人会回来。
     “你怎么在这里?”
     “公司里最近挺清闲的,没有多少事情需要处理。”边说着,边拿起托盘里的碗,舀了一勺乌鸡虫草汤:“来,先喝点汤。”
     望着递到了唇边的勺子,乌鸡虫草汤的清香扑鼻,可她,怎么也没有胃口。
     “我不饿。”
     “喝一点。”
     “我想睡觉了。”
     “喝完了再睡。”
     简童望着勺子里的汤,默然了一会儿,随后伸手:“我自己喝。”
     沈修瑾也不与她争辩,将汤碗递给了简童,看着女人虽然沉默,但一口一口喝着汤,眼底柔和了许多。
     简童喝得很慢很慢,一勺一勺的,喝下去了大半碗的汤水,汤勺搁置在汤碗里,抬起头冲着面前的男人摇摇头。
     “饱了?”沈修瑾轻柔的询问。
     后者点点头。
     至于有没有饱,她也说不清,只是……顺着他的意,喝上几口,交了差事,她就有借口赶他出去,裹紧被子里不去见他了。
     沈修瑾稍稍整理了一下托盘,却没有立刻走的意思。
     坐在床沿上,温热的手掌,滑进了被子里,盖在了她的肚皮上,眸光轻柔:“王管家做事稳重,考虑良多。你啊,多吃一点,这里,才能孕育出健健康康属于我和你的宝宝。”
     一盆冰水,当头浇下,简童浑身血液凝滞,刹那不自然地面皮抖动。
     他的手掌还在她的肚皮上舒缓地抚摸,当真温柔无比,耳朵里听着他轻柔低缓的声音:“睡吧,晚上我让王管家吩咐下去,做上几道滋补的汤药。”
     漆黑的眼底,漾出了从未有过的柔光,落在她的肚皮上,好像看到了无比珍贵的宝贝:“要是老天厚爱,等到宝宝出生,我们就去拍一幅全家福。好不好?”他缱绻笑着望她,眸底深处的温柔,似要溢出来一样。
     简童躺在床上,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眸底的温柔,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忽然咧唇灿烂的笑,她也望着他的眼,笑容灿烂无比:“好。”这轻柔的语态,几乎能够让人忽略掉她粗嘎的声线。
     沈修瑾眸子一亮,便炯炯落在简童的脸上,此刻,心跳加快……小童她说“好”!她愿意替他生孩子了,是否说,小童她愿意忘却过往,与他好好过日子了?
     “困呢。”她一脸倦怠,打了一个哈欠。
     “我去书房,你好好睡觉。”
     沈修瑾神采飞扬,端着托盘,退出了卧室。
     夜深人静
     “小童,小童,小童……”昏黄的卧房里,传来男人情动的一声声呼唤,那名字成了最动听的情话。
     简童轻轻拥抱身上的男人,这拥抱,是最直接的催情剂,沈修瑾眼底越来越亮,心欢喜的快要跳出来胸腔来:“小童小童小童……”
     简童承受着一切,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任由他的索取,她的手臂,环着他的肩膀,伏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的眼睛里,嘲弄的冷笑。
     累及了,昏睡过去,半夜惊醒,入目是宽阔胸膛。她笑,笑中冷意不绝。睁着眼,望着天花板,这一夜醒来,又是彻夜无眠……如同住进这里之后,许许多多的夜晚一样……她又怎么能够放任自己,在他的怀中睡着呢?
     呵……
     眼角的余光又望着窗外……呵~熟悉的铁栅栏啊,和那个地方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房间奢华了一些?
     他还睡着,身上微微的汗味,昨夜折腾的不轻……她苍白唇瓣又无声地咧开一道清冽的笑,无声无息隐匿黑暗中。
     天亮时,她也摸准了规律,闭目装睡。
     “起床,天亮了,小童。”
     他推她。
     简童翻个身,一脸的没有睡够:“困,不起行不行?还想睡。”
     有几分鼻音,沈修瑾一乐,这个女人鲜少这么与他撒娇,于是大方:“行,接着睡。我让王管家帮你热着饭,记得睡饱起来吃。”
     “唔,嗯。”
     被子盖住了大半张脑袋,头发又遮了一半,只露出一点点的肌肤在外,沈修瑾眼中一柔,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乖。”
     床上一轻,过了一会儿,一声轻微的关门声传来,被子里缩着的女人,动了动,拉开了盖住脑袋的被褥,露出淡漠的眼眸……哪里还有半分惺忪?
     她没动。直到听到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才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在窗边,冷眼目送那辆车子驶出了庄园。
     门外响起了一声很轻很轻的敲门声,来人似乎是怕这敲门声惊动了谁。
     简童赤着脚,走去开门,门开,老管家鬼鬼祟祟的。
     简童淡淡扫了老人家一眼:“东西呢?”
     夏管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瓶子:“我是趁着王管家去分派庄园里的其他人今天的工作这个空档,偷跑上来的。先生对我有所防备,以后能够接触的机会不多。这里是一瓶的量。”
     说着递给简童。
     简童看了一眼手里的白瓶子,很普通的白瓶子:“难为夏管家想的周到,专门腾了VC片的瓶子。”她说着,嘴角古怪的笑,很快就隐没无踪,再抬头时候,像一句没有感情的机器人:“那就多谢夏管家了。”
     说着,便把门关上。
     门外,夏管家满脸的复杂。
     简童拧开盖子,倒出一颗白色药丸,和昨日一样,轻轻含在嘴里,任由药丸化开,苦涩蔓延。轻轻笑,眼泪溢出来。
     孩子?
     当年送她入狱的人,今朝却要她替他生孩子?
     嘴里的药丸彻底的化成苦水,入了喉,连同眼中溢出的泪水,咸涩无比,溢入了唇腔里,苦与咸涩并存……一边却云淡风轻地将手里的“VC片”丢进了梳妆台的抽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