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动手二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窸窸窣窣的声音并不大,老者手中没注意,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的一个水晶摆件,顿时心脏都快跳出来,小心翼翼地拾起来,看它完好无损,心口那块大石才放了下来。
     又做贼心虚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摸准了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老者的动作并不十分的仓促和慌乱,反而井井有条地抹去他曾经在这个房间里呆过的痕迹。
     桌上的那份文件夹,和他手中的这一份文件夹一模一样。
     这种文件夹很好卖,也没有什么特征,就是最普通的那一种。
     可饶是如此,老者依旧不太放心地将手里的文件夹打开,抽出来里面的文件,而后又把桌子上的文件夹的文件抽了出来,两份对调了。
     “你在Boss的书房里做什么?”
     一道质疑的声音,在老者身后响起,正在将两份文件对调文件袋的老者,心都提了起来!
     刹那间,冷汗淋漓。
     不太敢回头看,一寸一寸地一点点扭头向后看去……是沈一。
     “你,你不是和先生去医院了?”
     沈一眉心一拧,“夏管家,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能够进到Boss的书房的?”跟着Boss紧急去医院的是沈二,不是他,两天前Boss另外派遣了任务给他。
     以往,Boss身边一左一右带着他和沈二,而近期,Boss更为器重沈二。就连今天沈老爷子突发急症晕倒过去,紧急事态下,先生遣了沈二开车,而将他留下,名为护卫庄园,实则,沈一却从中感受到了Boss的疏远。
     心中郁郁,走到这二楼,没曾想,听到书房里传来的声响,声音不大,但却引起了他的怀疑。
     这个时间点,谁会在书房里,先生分明已经出门了。
     沈一脑海里灵光一闪,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那个女人!
     先生不在家,那个女人就开始放肆!
     沈一眼中闪过厌恶。
     这种厌恶是发自于心底深处,绝不是能够轻易装出来的。
     但一想到书房里那个女人背地里的动作,沈一悄无声息地跟过去,他又侧耳细细的听,果然,刚才那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动声,不是他幻听,站在走廊里,从书房里陆续传来翻动窸窸窣窣的声响,沈一心跳如雷……终于!终于抓住这个女人的把柄了!
     都说捉贼拿赃,沈一告竭自己千万不能够打草惊蛇,等抓个现行的时候,看这个女人还能够怎么狡辩!
     一定也要叫BOSS看一看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书房里很暗,没开灯,厚重的窗帘半掩着,初看,只看到一道黑色背影,沈一血液沸腾……终于!抓到了你的现行!
     但下一秒,沈一呆了下,“你在Boss的书房里做什么?”竟然是夏管家!
     心内震惊无比!
     夏管家不答反问,还有夏管家遮遮掩掩的动作,都是引起了沈一的怀疑:“还有,你手里拿的什么?”
     夏管家老脸紧绷:“没什么。”
     沈一眼疾手快,伸手飞快夺走了夏管家手中的文件。
     “沈一!你不能够看!”
     夏管家压低了声音暗吼。
     这一点更引起沈一怀疑,眼瞥了瞥文件,一只手把要扑上来抢文件的夏管家搁得远远的:“这是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你偷偷跑到Boss书房来吗?”沈一根本不信,按理,他不该看这些文件,但,一来夏管家的所做作为让他有所怀疑,二来,他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老沉持稳的夏管家失态。
     一只手推着夏管家,一只手举着文件,他没想仔细去看,也就是吓唬吓唬夏管家:“为什么我不可以看?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看。”
     原本,也就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夏管家,不曾想,瞥眼瞅了一眼,眼角余光掠过一行黑体字,顿时肃然起来。
     也不顾夏管家在场,拿起文件飞快地掠过。
     突然,斜刺里一个大力冲向沈一:“不准看!不准看!!!”
     夏管家急了。
     沈一伸手轻巧一推,就把夏管家推得趔趄倒退,脚下一拐,摔倒了。
     “这是什么!夏管家!这里面写的,都是真的???”他不敢置信,眼角余光渐渐落在了书桌上另一封文件夹上,还记得刚刚他在门口看到一道黑影正在调换文件……不迟疑,沈一一把拿过桌子上的文件袋,匆匆打开,又飞快地看过。
     两份文件,两份完全不同的“事实真相”。
     哪一份是真,哪一份是假……其实不用多问了,沈一心中也定然明白,如果夏管家手里的那份文件是假的的话,夏管家又何必偷偷摸摸地偷入先生的书房调换文件?
     夏管家颓废地坐在地上,忽然动了动,就朝着沈一跪了下去,跪着朝着沈一跪过去,无比可怜地捉住沈一的裤子:
     “不要告诉先生好不好?”
     沈一大为震惊!
     “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老夏求你了!……我这也是为了薇茗啊!沈一,你想一想,薇茗向来都是善良的,温柔体贴,胆子也小,她怎么能够做出那种事情?
     一切都是因为简童啊!
     你想,对外,薇茗是先生看重的女人,这件事情,圈子里谁都知道的啊。
     可是身为薇茗好友的简童,那个女人还是不肯死心,处处缠着先生。
     薇茗她是自卑啊,是我,是我没有给薇茗一个高贵的身份,她只是一个官家之女。而简童呢?她是简家的千金,是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女,这样出色的女人,惟独对先生用情专一,展开猛烈的追求。
     薇茗她是害怕啊,害怕有一天,先生会被简童这样的天之骄女追走。
     薇茗是一时情急,做了错事。可是薇茗也因为那个女人那一天晚上的迟到,被那些畜生糟蹋了。薇茗用自己的性命为自己的一时情急买单了!
     这还不够吗?
     再大的不是,一条性命,还不够抵偿吗?”
     夏管家老泪纵横:“沈一,薇茗是做错了事情,可是那也是因为简童啊。如今,先生也娶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也如愿嫁给了先生,这不正是那个女人心心念念的吗?
     为什么要将过去的事情挖出来再研究?为什么要对过去好几年的事情追根究底?
     那个女人成了沈太太……薇茗只剩下一坛骨灰……我老夏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儿去了另一个世界,我只希望给她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清名,希望她在先生心中,永远是那个温柔善良有点胆小的单纯的小丫头……沈一,老夏我求你了!给你磕头了!你只要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过什么都没有听到过!
     那个女人,她也得到了她想要的不是吗?
     现在这样不好吗?皆大欢喜的局面,而我唯一在乎的就是,绝不让薇茗在她死后,还要被世人羞辱践踏!
     沈一,夏叔知道你……从小就喜欢薇茗。你也一定不希望薇茗在世人的眼中是个恶毒的女人,对不对?
     还有,薇茗她只是一念之差!她不是有心害人!
     那个女人是她最要好的好朋友啊!她怎么可能成心歹毒地要害那个女人?”
     沈一神经绷紧……夏管家说出那一句“你从小就喜欢薇茗”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决定了。
     “夏管家,你先回答我……其实,你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事情的真相,对不对?”
     “我……薇茗和我提起过一次,我以为她是开玩笑。薇茗也说,她就是吓唬吓唬简童,拍下照留下证据,不会真的让人对简童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只希望那个女人以后没有脸再缠着先生了。……我,我只当笑话听过,毕竟薇茗从小胆子就小。”
     沈一握紧了拳头,闭上了眼,手中的文件丢在了夏管家的面前:“你记住,我不是帮你隐瞒,我不是为了帮你,我是为了薇茗一身的清白名声和她在先生心中的纯洁。我今天,没有来过这里,没有看到你,更没有看到文件。”
     说完,转身就走,走到了走廊里,光线照下来,才惊察沈一惨白的唇瓣和眉间的痛惜。
     一边往楼下走,还没有走到楼下去,听到了交谈声。
     是那个女人!
     沈一不留神,脚下踩空,虽然及时稳住,却也发出一声闷响。
     他瞭眼一看,那女人背对着自己,也刚刚好侧过身来朝着他看了过来……心脏猛地一跳!
     竟有一股难言的愧疚和心虚。
     虚张声势地冷眼瞪了回去,一脸对这女人的不喜,挂在脸上。
     沈一只看到,与他对视的那个女人,淡淡地收回了视线,对于他摆在脸上的不喜和厌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掠了过去,丝毫的不在乎。
     也许……心中那个偏执的认知,偏执的认定,突然之间被打破。
     那一张张纸张,一句句话,每一个字,都在控诉着他对这个女人的厌恶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根据!
     明明理直气壮厌恶的人,理所当然看不起的人,时不时理由充分地暗中轻讽的人,突然之间,白纸黑字一条条证据告诉他:你厌恶的毫无道理!
     一直理直气壮厌恶的人,一下子没有了能够支撑他理直气壮厌恶她的理由了!
     沈一心里怪异无比,又十分心虚,鼻子中虚张声势地冷哼一声:“哼!”
     而后从这女人身边经过,连一声“夫人”也没有喊,疾步匆匆跑出了大门……好似厌恶,实则他自己心里觉得愧疚。
     “王管家,今天简夫人生日,我要回一趟简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