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再三加害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车子到了简家,开进来简家的大铁门,简童下了车,“梦姐,你先回去吧。我要和简夫人叙叙旧的。”
     苏梦美眸一动,视线落在简童那张清汤寡水的脸上……轻笑道:“这可不行,把你一个人丢在简家,沈总那里我可无法交代。”
     简童喉咙一紧:“你……”
     “我陪你进去吧。”苏梦一边关车门,一边举止从容地走到简童的身边,伸手揽住了简童的肩膀,压低声音只用两个人能能够听到的声音,在简童的耳边说道:“你放心,我好歹在沈修瑾的手下做了这么久,白的黑的,该应付的我都能够应付。再者……我是沈修瑾的人呢,他们敢动我吗?”
     一边说着,一边就笑着揽着简童的肩膀,往前走。
     简夫人已经迎了出来:“小童,你来了啊。咦?还有这位苏小姐也在啊。”
     “东西呢?”简童没有过多的废话,和简夫人一起,进了屋子之后,抵达简家之后,便询问。
     “什么东西?”简夫人稍稍愣住。
     “身份证。”
     简童淡淡说道,她今天会来简家,就是为了拿回身份证,也借着这个机会,从沈修瑾的眼皮子底下走掉。
     简夫人恍然大悟:“哦哦,身份证啊,在我梳妆台柜子里,过会儿给你拿。先喝杯热茶吧,这么大冷的天,喝点热水,可被冻着了。”
     简夫人本不该心神恍惚的,只是今天要发生的那件事情,她心里依然有些记挂,便分神了。
     看了一眼女佣端过来的茶水,简童的目光就重新落在了简夫人的脸上:“简夫人还是上楼去拿身份证。”
     简夫人朝着简振东看了过去,似乎一个人无法做出决定,后者点点头,她才冲着简童点着头:“行,我去给你拿。”
     简夫人去去就回,刚刚拿着身份证下楼,一边慈爱的数落简童:“你说你这孩子,这么急着拿回身份证,怎么还信不过自己的爹妈啊。
     你爸爸花了些功夫,几经周折,是瞒天过海,应着你的要求,不能叫沈总他察觉。好不容易帮你弄到了新的身份。”
     简夫人此刻眉眼慈和,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会以为,这是一个慈和的好妈妈。
     苏梦站在一旁,心里百般复杂。
     其他的且不说,就说说刚才简童不过就是向简夫人要回一张身份证,简夫人却还要暗自地去看简振东,询问他的意见。
     这……哪里是一家人啊!
     根本就跟外人差不离了。
     简童飞快地从简夫人的手里夺走身份证……简夫人的那些装模作样的慈爱关怀,她早就不敢奢望了,此时听在耳朵里,只觉得刺耳和讽刺。
     垂眸一扫手掌中的身份证……她眼底露出一丝自嘲的笑。
     原来啊,这就是简振东能够瞒天过海,瞒过那个男人耳目的原因啊……身份证上,姓名一栏,写着硕大的两个字:沈童。
     她改了姓氏呢。
     轻笑一声,心底的一丝涩痛,刻意地压制住,抬眸淡淡扫向简振东:“为什么偏偏是‘沈’这个姓氏?”
     简振东嗫了一下,他总不能如实地告诉她,因为有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亲口说了:既然那个女人生前嫁到了沈家,沈家的女人,生前忠贞不二,死后也要忠贞不二,当然也要做沈家的鬼,身份证上的名字,就……姓沈吧。
     这是那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的原话。
     简振东此刻还记得,当他带着简童提出来的要求——想办法弄到新身份证,去见那位德高望重的老者的时候,那位老者亲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眼底的冷漠。
     ……那时候便注定了,简童,活不长了。
     老者的话,说一不二。
     老者的态度也很直白明了:沈家可以接受简童这个媳妇子的存在,历代沈夫人的宝座上,可以有简童这个人,但是,只有死了的简童,才能够坐在沈夫人的宝座上。
     简振东有那么一刻的犹豫,那毕竟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几年前的事情不一样,这一次,等于是他也要亲手送自己的女儿上路。
     但……简振东最终做出了他认为对简家最好的决定。
     牺牲一个早已不算简家人的女儿……
     “小童,你想不想见一见当年害得你坐牢的那几个混混?”简振东没有回答简童的问题,反而忽然提起那几个混混的事情来。
     想不想见?
     简童垂下眼,遮住眼底的讽刺……见到又如何?见不到又怎样?
     时光能够倒流吗?
     她的肾能够回来吗?
     那些暗黑的日子,从没有出现过吗?
     她不是没有心,只是太痛太痛了。
     “哎呀,老公,当年那件事对小童而言,实在是一个伤疤,你怎么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当着小童的面提起来了?”简夫人忽然插嘴,亲热的走上前,从一旁的茶几上端起茶水:
     “小童,你别慌,不用急着做出决定,喝点水,慢慢想,不急。”
     简童接过了茶水,有意无意地用身子挡在了苏梦的面前:“梦姐,我吃药的时间到了,包好像落在你的车子上,你帮我去拿一下吧?”
     不是她多心,而是……她出门之前,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抵不住一张身份证,对于她的诱惑力!
     可是,愿意冒险,愿意去赌一赌,是她自己的事情,而不是苏梦应当替她分担的。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苏梦,她就出不了那个大宅子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把苏梦叫过来,趟这趟浑水。
     苏梦深深看了一眼简童……
     简夫人面色一刹那的慌,下一秒脸上挂上笑容,又端起另一杯茶水,连忙递给苏梦:“苏小姐,你也喝点水,这大冷天的开车来,累了吧?喝点水,外面天寒地冻,车子里的包包,叫下人去取就好了,何必你亲自跑一趟。”
     简童唇瓣刹那紧抿,正要替苏梦接过那一杯茶水,苏梦已经礼貌地接过了一杯水,当着简夫人的面,轻轻地啜了一口:“谢谢。”
     简童顿住了……她有些紧张。但……苏梦比她更不信任简家,而且,正如苏梦所说的,跟在沈修瑾手下做事,黑的白的都见识过,苏梦对简家有防备了,又怎么会对这一杯茶水没有防备?恐怕苏梦自有计划。
     忍了忍,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
     简夫人催促起来:“小童,你怎么不喝啊?冷了就不热乎了。”
     简童闻言,望了一眼手里的茶水……无论苏梦有什么计划,但是她却是一点喝下简家人准备的茶水的兴趣都没有,淡淡道:“不用忙了,我不太爱喝茶水。”说着就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梦姐,我们走吧。”
     边说边站起身,垂头看向身旁的苏梦,“梦姐,你怎么了?”
     来不及呼喊出声,下一秒,身后突然有个人,用帕子捂住了她的鼻子,“唔!唔!”她陡然明白了什么,晕迷之前,失望地望向简家夫妇。
     在晕迷之前,她还有一个想法……还好,还好刚刚她没有阻止梦姐喝下去茶水。如果茶水没问题,喝了也就喝了。如果茶水有问题……喝了茶水,才能够保住梦姐的一条性命。
     按照她那位“好父亲”十分忌惮沈修瑾来看,苏梦在她之前昏死过去,简振东不会冒险去弄死苏梦,苏梦活着,他就有很多的借口可以用。苏梦死了,保不住沈修瑾那个心狠手辣的人会一查到底。
     而她刚刚站起身的时候,梦姐虽然好像中招了,但自己却分明看到梦姐隐在身旁的手,轻轻做了一个“拉钩”的动作。
     梦姐是在向她传递一个信息——保证没事。
     自到了简家之后,无论吃的用的,她都特别注意,不去碰一下。但就算是这样处处小心,简童想你都没有想过,如今,这对夫妇,她的亲生父母,已经到了连遮掩一下都不需要的地步了。
     “怎么办?”简夫人紧张地望着面前昏死过去的两个人,指着苏梦,问简振东:“她怎么处置啊?”
     “她是沈修瑾的人,而且她喝了茶水晕死过去了,去把魏叔叫过来。”
     简夫人虽然慌乱,但还是立刻按照简振东的话
     简振东说完,刚刚在简童身后,用沾染了乙醚的帕子捂住简童嘴巴的壮汉,已经一把将晕过去的简童扛沙包一样扛着,用一个能够装进一个成人的大麻袋,装了起来后,又重新连麻袋带人一起扛上肩膀。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儿跟在简夫人的身后走了来,简振东指了指昏死过去的苏梦:“把她带走,弄出一个‘车祸意外’死亡。”
     简童还是低估了简振东的狠辣。应该说,那么多害人的方法,简童完全没有继承到简振东的满脑子害人的方法。
     一个“车祸意外”,苏梦的死,也就没有疑点了。
     简夫人瑟瑟发抖,她死死捉住简振东的手腕,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毕露,眼底还有一丝不忍:
     “振东……我们这么做,这么做……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你以为我想吗?”简振东烦躁地爬了爬头发:“事到如今,我能够有什么办法?外人看我们简家,富丽堂皇光鲜亮丽,你难道不清楚,我们简家已经到了存亡时刻了吗?……那也是我的女儿,如果不是到了情非得已的时候,我怎么能够这么心狠?”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记住!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简家!为了我们儿子!简家破产的话,陌白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你忍心看简家破产,陌白他从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公子,一下子跌落变成一个落魄的丧家犬吗?
     再说……她那样活着,有什么意思?人不人鬼不鬼,我们也算是帮她解脱了。”
     花白头发的魏叔,也正在把昏死过去的苏梦,往她开过来的车子上搬运,而简振东这一番话,险些就叫苏梦提前“醒过来”了!
     太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