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两百一十章 三年三年VS爆料帖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白煜行心里的震撼,难以用言语来表达。耳边只听着自己的好友失神又语无伦次地说着“如果不是手机掉进去了……”,“如果不是捡手机的时候挪开了床头柜……”,白煜行的心里已然明白了,自己的这个好友是捡手机的时候,挪开的床头柜,却发现了这样藏了多年的秘密。
     “如果手机没有掉下去就好了……”
     “如果没有去捡手机就好了……”
     白煜行捏紧了拳头,耳边听着好友丧气的话,一声又一声的“如果”,听得人心都躁了起来,沈修瑾此刻就像一个人到中年,老婆跟人跑了,工作丢了,儿子死了的那种一事无成的颓丧大叔,白煜行很想一拳头揍上去,跟这个家伙好好说道说道道理,可是……下不去手啊!
     “如果……如果早点发现的话,就好了!”那一直充满负能量颓丧害怕躲避逃跑的那个男人,终于,还是喊出心里最深处的悔恨!
     如果,如果早点发现,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
     是不是他此刻娇妻在旁,儿女可爱?
     白煜行望着面前的人,多年朋友,何时又见过这个人,这个模样过?
     眼底闪烁,豁然站起身,转身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王管家很是尽职,也很守规矩,等候在走廊外头,离着房门三四米远,白煜行一出房门,就看了王管家,他面无表情:“跟我走。”
     王管家犹豫了一下,但白煜行从他身旁经过的身影,一丝不曾停留,王管家顾不得其他,往沈修瑾的卧室方向看了一眼,一咬牙,立刻转身,跟上了白煜行。
     “白先生,要去哪?”
     王管家跟着白煜行下了楼梯,却见前面的人,丝毫没有停下步伐的意思,连忙追问起来,而被追问的人,却从始至终步伐奇快,没有说一言一语,疾步走到一个小门前。
     “这……”
     这下面可是……
     但见白煜行对沈宅很熟络,王管家只能够跟着白煜行进了小门,顺着楼梯往下走,楼梯蜿蜒,是往地下室而去。
     昏暗的灯光,一条楼梯,一直通到了地下室,地下室里依旧是温暖的昏暗黄光,光线并不特别强烈,酒味沁脾。
     白煜行丝毫没有犹豫,大步走到最后排的酒架前,一瓶、两瓶、三瓶……他从酒架上拿起一瓶一瓶的酒,就往王管家怀里扔去,直到王管家拿不下去,他又自己揣上了四瓶酒,半天不发一言,依旧是转身就走。
     王管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跟在白煜行身后。两人重新回到了沈修瑾的卧室门口,白煜行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把自己怀里的酒瓶,就往床上一丢,动作十分粗鲁,丝毫不在乎这样的动作,是否会把这动辄就上万的酒水砸坏。
     “王管家,放下你就离开。”
     “白先生,先生已经……”
     “放下酒水,出去。出了事情,我负责。他死了,我陪葬。”白煜行一个眼刀子,冰冷冷地递了过去,王管家咬牙,额头上都滴出冷汗来,他所要负责的对象只有沈修瑾一个人,就算是白煜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说出这样的承诺来,他依旧不放心,管家准则没有这一条。
     白煜行见状,也不多说,伸手就从王管家的怀里把酒瓶子拿出来,一瓶一瓶丢到床褥上,酒瓶子之间碰撞,发出声响,总让人觉得心惊胆寒。
     王管家想说什么,却被白煜行连推带赶地赶出了卧室,还没等王管家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大门就在王管家的面前,毫不留情地关上了。
     卧室里,白煜行冷着一张脸,默不作声地从床上拿起两瓶威士忌,还给拧开了瓶盖子,手伸出,一瓶递到了颓废靠坐在床边地下的沈修瑾面前:“来,我陪你喝。”
     但坐在床下的男人,却恍若未闻一般,一直望着自己手掌心里的东西发呆。
     白煜行眯着眼,就站在男人的旁边,伸脚用脚尖踢了踢:“喂,喝酒。”
     若是换做平时,白煜行这种强制侮辱性的行为,早就已经为他招来一顿胖揍,不要说是沈修瑾这种强硬霸道的男人,就是寻常普通一些的男人,都受不了别人用脚尖踢一踢自己……但此时,床下坐着的男人,却毫无反应。
     白煜行心里揪紧地痛!
     这是沈修瑾?
     曾几何时,帝王一般傲视众人的男人,却变成这样一副模样?
     “沈修瑾,你的骄傲你的骨气你的自信呐!去哪儿了?我所认识的沈修瑾,孤傲淡漠,强大自信,心志坚毅毅力强悍,去哪儿了?那样的沈修瑾,去哪儿了?
     现在的这个烂酒鬼是谁?
     我不认识!
     你起来,起来我现在就叫郗辰去买机票,去哪里都行,万一呢?万一茫茫人海中就是那么相遇了呢?
     不是说缘分总会让两个相爱的人重新走到一起吗?”
     “不会了……不会了……她再也不会见我了……”
     颓丧的男人望着掌心发呆,自言自语地呢喃:“她走了,她逃也要逃走,她恨我,我知道,她恨我……”男人呢喃着,无意识地拿起身旁东倒西歪的酒瓶子,举起来,就仰起头,往嘴里灌,酒瓶子举得高高的,往下倒,却倒不出酒来。
     男人神情空洞地举着酒瓶子,拼命地往下又倒了倒:“酒呢?酒呢?怎么倒不下来……”
     白煜行低头看着这样的沈修瑾,眼底是藏也藏不住的痛,一个人……一个人!怎么能够变成这个鬼模样!
     他的视线落在男人掌心里,简童啊简童,你以为你只是给这个人留下了一个迟来的真心迟到的真相,你以为你只是留下了一张信纸……一张信纸?哈哈~这分明是一张秋后问斩的审判书!是凌迟处死的罪证条!是在沈修瑾心口的千刀万剐!
     白煜行看着张扬的沈修瑾,看过霸道的沈修瑾,看过强悍的沈修瑾,看过理智的沈修瑾,唯独,没有看到过失去了所有的这些的沈修瑾!
     心撕裂一般的疼,不为别的,只为儿时走来,从不曾见到过这个男人,对谁真正弯下过腰,低下过头颅……“是谁……偷走了你的傲骨?”答案,竟然那么的鲜明——简童!
     这两个字仿佛魔咒,往事却清晰无比地浮上了心头。眼前的一幕,何等的相似和眼熟。
     那个女人出狱后,第一次他们的相见,不就是在东皇那间豪奢的包间里吗?
     那时的那个女人,不就是那样的卑微无比吗?他们不也曾惊诧于曾经骄傲自信张扬的简童,怎么在那三年里丢去了傲骨,那样的卑微低下地求饶吗?
     眼前的一切!
     世道有轮回……吗?
     沈修瑾送了她三年牢狱,夺走了她的骄傲自信和张扬。
     她离开也不过才三年,就也摧毁了沈修瑾的骄傲和自信吗?
     三年换三年,人月不相同。
     白煜行似有所感,似有所悟,一下子清明了起来,但,他怎么能够放弃这眼前的人,如此的下去?
     便如他曾无比讨厌简童,因为简童对阿修的影响力,可又无比清楚,阿修已经爱惨了那个女人,所以放下了对那女人的成见,只希望能够帮助好友,不要一错再错,弥补过去那些的伤害。
     假如,阿修还不曾那样爱惨那个女人,他也许,会用尽了办法,逼走简童。可是,当阿修已经深陷进去了,他便会帮着阿修,留住简童……白煜行很清楚,他是自私的。他是沈修瑾的兄弟,不是简童的。白煜行自私,他自己却从不否认这一点,所言所行,也不遮掩。
     白煜行面无表情地将手里拧开了瓶盖子的酒瓶,缓缓地倾斜……哗啦哗啦哗啦……酒味扑鼻,透明的酒水,全部对着坐在床下地板上的男人,兜头淋下,“够不够?不够还有。”
     时间仿佛静止了。
     男人狼狈地将手掌心里的信纸,小心翼翼地护住,好像那张信纸,就是他的生命……不!是比他生命还要珍贵的东西!
     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看的白煜行心里一阵难受,又恨其不刚!
     “护着一张破纸,阿修,你本末倒置了。”白煜行淡淡说道:“她恨不恨你,我不清楚。但是,阿修,你始终,欠她一句‘对不起’。”
     白煜行说完,丢下手中的酒瓶子,抬脚从烂醉鬼的沈修瑾身边走过,拉开房门,倏然顿住,“要怎么做,你自己想清楚。”
     这一次,不再逗留,抬脚走了出去,手臂重重地一带……砰!
     卧室的房门,毫不留情地阻隔了一个天一个地两个世界。
     卧室里,重新恢复了昏暗,脏乱和异味。
     卧室外,王管家见到白煜行出来,连忙迎了上去:“先生他怎么样了?”
     白煜行头痛地揉了揉眉心:“你随他去。”
     “这、这……什么意思?”难道先生依旧打不起精神吗?
     “也不必替他准备一日三餐,只管把醒酒汤时刻备着。”
     “不吃饭怎么行?”
     “他想死,你能拉得住吗?”白煜行淡淡挑眉。
     王管家默然。
     “看来,你也明白你们家这位爷的脾性。”白煜行冷笑着:“那扇门,不是从里头打开的,就没有任何意义。别去敲门,也别试图从外面开门。”里头的那个人,自己想明白了,自然会自己开门走出来。
     “我明日再来。”
     ……
     另一边,网上突然出现了一则关于洱海黑心民宿的匿名爆料,爆料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只把那间民宿说的一文不值,什么赚黑心钱,拿了钱却把住宿的顾客赶出去,什么民宿的人多欺负人少,合伙欺负住客啊,这小小的帖子,因为标题的耸动性,一下子就吸引了为数不少人的目光。
     盖楼的人都已经盖到了摩天大楼的高度了。
     但,也仅仅只还在某论坛里引起了热烈的议论。
     但,很快的,此贴的楼没有盖过一百层,突然之间,销声匿迹了,而之前那样热度,一下子好像就消失了,昙花一现般。
     与此同时,郊区一别墅
     别墅是独栋的,周围是绿茵草坪,还有高尔夫球场。
     欧式的大别墅,阔气不失豪华。
     三楼书房里
     “老板,帖子已经压下去了,技术部门找到了帖子爆料人,手下人已经盘问过那对小情侣,这是对话记录。”一个平头黑西装,满脸严肃的工作人员,给办公桌后面的男人,递上去了一只录音笔。
     隔着办公桌,一只修长大手伸了过来,食指中指顺势一夹,就带走了那只录音笔,熟稔地摁下了开关键。一串对话录音便响了起来。
     随着录音的进程,隐在黑暗中的男人,眯起了眼,“嘀嗒”一声,一声轻微的响声,代表着整段录音的结束。
     那只修长的大手,便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起手中的录音笔,隐在黑暗中的薄唇,隐隐约约扯出一道玩味的弧度。
     果然……是她吗?
     “爆料人帖子里的那张照片太模糊,有问他要原始照吗?”
     薄唇微动,暗含一丝沙哑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地开口问道。
     黑衣西装男似有所准备,伸进手在西装口袋里翻了翻,翻出一只手机:“老板,照片有的,爆料人手机里找到,发到我的手下人手机里的。”
     一边说着,一边恭敬地递上去。
     又是那只修长的手掌,从手下手里,接过去了手机,屏幕上已经调到了那张照片,仔细看了看,这是一张偷拍的照片无疑。
     甚至偷拍的角度都不是很好。
     可能那对小情侣只是想要曝光一下那间民宿的模样,不小心地带进了一个女人的侧影。
     即使是侧影,也十分模糊,许是窗前的女人正要转身的时候,抓拍到的镜头。
     早先工作疲累的时候,偶尔逛一逛论坛,点进去了那个帖子,随意看了看,又是一个无聊的抱怨帖,正要退出,不在意的那一眼,却让他怔住了。
     虽然帖子里曝光的那张照片太模糊,窗前那个女人很容易就让人忽略过去,虽然那只是一个侧影,但是他却再也挪不开眼。
     此刻,手里手机里的照片,要比帖子里的照片清晰一些,但窗子前的人影,依旧并不十分清晰。
     即使如此,那半张侧脸,依旧透着熟悉感。
     “果然……是她吗?”黑暗中的男人,狭长的眼睛盯着手机里的照片,微微闪烁,还有一丝狐疑,下一秒,倏的,抬起了头:“去机场,联系工作人员,兰庭号出发前二次检修。”
     西装男愣了一下,兰庭号是老板的私人飞机。这个时候……?
     虽有犹豫,却也立刻下去通知各个部门。
     只留下办公桌后那个男人,藏于黑暗中的那张脸,那张俊美的容颜上,黑眸矍矍闪着亮光。
     突然想起来什么,修长的手指立刻拿着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帖子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不希望,网络上再有人看到那个帖子,也不希望那个帖子被任何人转帖,更不希望被不该看到的人看到。听懂了吗?”男人幽冷的嗓音,杀伐决断。
     说完,断了通话。
     他转身,站在窗前,窗帘隐隐绰绰……他要将,一切隔断在最开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