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板我喜欢你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你真好看。”
     话一出口,她顿住了。
     手还抓着他的手。
     陆明初心里那个美美的,抓呗,多抓一会儿,那手掌心里有电,麻酥酥的,流窜到四肢百骸,别说多舒畅了,简直比泰国那个按摩还要舒服。
     “我没听清,陆先生……刚刚说的什么?”
     陆明初舒服的眯了眼:“你真好好看。”
     女人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眉眼中都是寒气:“下车。”
     “啊?”
     女人只当没看到,不理会,横过身子,够过手去,咔擦一下,把驾驶座那边的车门给开了,一推,淡淡道:“下车。”
     陆明初想不通,女人们听到赞美,不都该高兴吗?
     至少应该娇羞一下?
     额……
     “你下不下?”
     陆明初把头摆的跟拨浪鼓……下车?怎么可能。
     女人不再争执:“好,你不下,我下。”
     陆明初眼睁睁看着身旁的女人拉开车门,要下车……“喂!你还真下车?”一把拽住了女人的手腕,把她拉在车上。
     但对上女人的眼睛……她不是开玩笑的!
     “放开你的手,陆先生。”女人的眼神,层层落在陆明初的脸上,但却没有多少情绪。
     那种淡漠的眼神,陆明初心里无端针头一扎的微痛,忽略了这痛,他突然有些气,非但没有放开,重重一拽。
     女人猝不及防,被这大力一拽,拽向陆明初,一抬头,入眼紧实的胸膛,在眼前起伏。
     “老板,你在气什么?
     我弄不懂,我真心觉得你好看而已。
     你不高兴的莫名其妙。”
     “陆先生才莫名其妙吧,”女人反唇相讥:“陆先生动不动就喜欢和女人暧昧不清吗?
     之前的事情就算了,那陆先生现在的行为算什么?”
     他才奇怪吧。
     她真美?
     美什么?
     她自己的模样,自己不清楚么?
     早年的刘海,是为了遮额头上的疤痕,开了忆居之后,刘海就留长了,全部的梳到后头去,那么长一道疤痕……美?
     这个人,要么就是天生的花花公子,遇到个女人,便有着暧昧不清的习惯。
     要么就是拿她耍乐呵,不管哪种情况,她都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谁说的?谁说我喜欢和女人暧昧不清?”这个女人,是不是心里只有姓沈的混蛋?别的男人称赞她,便是登徒子?
     他也只是真心地觉得刚才的她,很美很美而已!
     他自己是不觉得,竟然吃味起来:
     “如果我的行为,让老板你觉得暧昧的话,那么你听仔细了,”陆明初一把将想要挣脱开他臂弯的女人,重重摁回去:
     “我喜欢老板,老板你不知道吗?”
     “……”好半晌,女人没说话,也不动了。
     “我只是想要对喜欢的人亲近,我觉得你就是很美。难道这也不可以吗?”陆明初是酸涩的,却又不能与怀中女人提起那个人的名字。
     垂眼看身前无动于衷的女人,心头一急……他告白了,他陆明初人生第一次告白,活了这么久,首次的对一个女人告白,可是这个女人却无动于衷……是不是,这个女人所有的感情都已经随着那个人,消耗殆尽了?
     说不出心口那阵阵的疼痛是为什么,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陆先生,开玩笑要有个限度。”女人叹息一声,说道。
     “谁和你开玩笑!”陆明初不管了,双手重重将女人箍在怀中,埋头重重吻上去,刚吻上去,软软的触感,唇瓣酥酥麻麻,似触电,但下一秒……
     “嗷~~~”
     可怜陆明初痛得嗷嗷大叫出声,手也松了一些,猝不及防忽然就被人重重一推,“砰咚”一声,从驾驶座上被推下去,摔到青石地板上去了。
     坐在地上的时候,陆明初还有些不敢置信,抬起手,颤抖的指向车上的女人……她她她,够狠的。
     咬了他,还把他推下车。
     女人冲着他冷冷一笑,够着手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重重把车门拉上,咔擦一声,锁了车门。
     “喂!喂喂!”
     车里的人,把车窗摇下一点,冷笑道:“陆先生精力充沛,那就走着回去吧。”
     冷笑着,车窗在陆明初的面前,重新升上去,他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她把车开走。
     猛然反应过来,连忙去追车:“喂!老板!老板老板,你玩儿真的啊。等等我,等等。”
     “喂,老板,你的腿,能开车吗?”
     “老板,停一停……”
     可怜陆明初拔腿追车,前面的车开的倒也不快,但也够陆明初追得够呛的了。
     女人扫一眼自己的腿,犹豫一下,忽然踩了油门,车子噌的一下子开出去老远,直把陆明初甩开,车子消失在转角处。
     转角树荫下,女人拿出自己手机,点开某个代驾APP,找来一个代驾司机。
     她便坐在车中等,不多时,有人敲窗:“小姐,是你叫的代驾吗?”
     “对,要去洱海,上来吧。”她把车门打开,代驾司机刚要上车,就被人狠狠挤开。
     陆明初呼哧呼哧的大口大口喘气,怒瞪着眼:“你这个女人怎么一点点危险意识都没有的?找代驾?
     没看过那些报导中的黑代驾吗?
     连代驾司机的证件都不看一下,就让上车,我说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命贱不值钱啊。”
     说这无心,听者有意。
     女人忽然深深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视线从他的脸上挪到头发,那上面汗水滴了下来,脖子都被汗湿……“你……不会一直追着跑过来的吧?”
     男人给她一个“废话”的眼神,然后转身,掏出来钱包,低头一看,钱包空了,才想起刚刚在茶具店的时候,钱就花光了。
     也不心疼,利落地摘下手腕上的手表,丢给了代价:“拿去,辛苦费。车不用你开了。”
     说完立刻上车,不忘把车门关了。
     “老板~”一扭头,可怜兮兮:“老板,我错了。”
     女人看着他的模样,想了下,点点头:“知道错了就好。”
     “嗯嗯嗯。”
     没错儿,是错了,他就不应该这么突然莽撞,应该一点一点的来嘛。
     “饭可以多吃话不可以乱说,别再跟我开这种玩笑,不好笑。”女人又说。
     “嗯嗯,是是,不好笑,不好笑。”他把头点的飞快,承认错误飞快。
     当然不好笑,他又不是跟她讲笑话~
     女人看他认错态度诚恳积极……算了,不过就是一个租客,和从前那些住过忆居的旅客一样,不过是她生活中短暂停留便离去的过客罢了。
     离开了忆居,谁和谁,又认识呢?
     说过什么话,做过的事情,谁又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