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两百四十章 她的天真被风吹去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夫人拦下了出租车,司机问她要往哪儿去,这里地方的人们,热情开朗,听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挑剔惯了的简夫人,此刻却没有心情挑剔。
     刚要回答司机的问题,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一下子紧张地握紧了手机,盯着来电的名字看了好一会儿。
     简夫人是犹豫的,不接的话,她还可以拖延一些时间,这个电话一接,她就再也没有办法去拒绝了。
     漫长的手机铃音终于灭了声音,简夫人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那魔音一般的铃声又不厌其烦的响了起来。
     无奈,按下接通键:“陌白啊。”
     “妈,你下了飞机了吧?”
     电话里是简陌白焦急的逼问:“妈,你直接去找妹妹,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叫做‘忆居’的民宿。”
     电话那一头,简陌白不断地催促着简夫人去找简童,这个‘忆居’的消息,还是微信群里看到的,有个从前一起喝过酒的,在群里说过那图片里的女人,像是在一个论坛里看到过。
     这才抽丝剥茧,顺藤摸瓜,又废了好些力气,找到的消息。
     他不想等死……简陌白握紧手机,不断地催促简夫人:“妈,你跟小童说,求她救救我,不然她的哥哥就要死了。
     小童虽然看起来强硬,其实心很软的,她一定不会愿意看着她亲哥哥去死的。”
     简夫人墨镜后的眼圈,更红了。
     只觉得十分酸涩,声音里透着难以形容的哽咽:
     “陌白,妈都知道,你好好在病房里养病。妈会和小童说,会求小童救你的。”
     掐断电话,简夫人几乎整个人摊在了后座上:“忆居,去忆居。”
     “民宿?”
     “恩。”
     一路无言,即使这个地方的风景再美,都已经入不了简夫人那颗焦灼疲惫的心了。
     捏着的拳头,搁置在膝盖上,隐隐的,却捏的不住颤抖!
     瞄了一眼还亮着的屏保,是她和简振东的合影,甜蜜亲近。
     但……此刻无比的刺眼!
     想起了简振东,简夫人脸色刹那铁青。
     漫长的路途之后,车子越走越偏,“是不是走错了?”
     司机停下了车:“就是这里,没错,”又把窗子开了,指了指不远处:“喏,忆居,就是那家店了。”
     给了车费,简夫人往忆居的方向走去,站在忆居的大门前,心里却七上八下,好几次都想打退堂鼓,但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简陌白,和已经和她摊了牌的简振东,她心里那些犹豫,一下子就被恨意淹没掉了。
     推门而入。
     前台边,有道清淡的声音同时响起:“欢迎……”前台边的女子一抬头,温和的面容隐没了,双眸豁然睁大,声音,戛然而止。
     简夫人推门而入,抬头那一刻,也怔住了。
     “小童……”
     几乎是简夫人呼唤出声音来的同时,那刚刚靠在前台边做事的女子,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简夫人一阵风一样追了上去,伸手一把抓住了简童的手臂:“小童!”
     一声“小童”,简童半边身子都僵住了,她垂下头……小童?小童小童小童?
     “你在叫谁?小童?小童死了,简夫人,你在叫谁?!”猛地转过头,赤红着眼睛,死死瞪着那中年妇人,她知道,她今天,十分的不冷静。
     但……做不到!忍不了!
     “小童,我是你妈妈啊,你别叫我简夫人。”妇人泪如雨下,眼底的悔恨,无以复加!
     言语能伤人,往往是因为太过残忍。
     “我妈妈?”简童想笑,她想放肆的大笑,但,已经有一个泪如雨下的简夫人了,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她简童的眼泪。
     所以,别哭了,没有用……她这么对自己说。
     “放手吧,简夫人,我也不是第一次叫你简夫人,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盯着面前妇人,她平静的说道:“我没有妈妈了,很早之前就没有了。”
     简夫人瞬间痛苦的无以复加,万剑噬心的痛,她今日,才真的体会到,抓着简童手臂的手,软哒哒地松了下来。
     一得自由,简童转身就离去。
     直到简童走了两米开外,简夫人才突然醒悟,大步追上去,再一次死死抓住简童的手,嘶哑地叫道:
     “小童!陌白他,你哥哥他,得了白血病!”
     有那么一瞬间,简童觉得自己幻听了,听闻噩耗之后,呆滞地立在那里不动了。
     “简陌白……得了白血病?”好半晌,她问。
     简夫人抽泣地点点头。
     “哦……”又愣住了好一会儿,“白血病不是不可治,简家的钱,够他治病了。”
     “小童,你怎么、怎么……”怎么会这样子说?陌白是你哥哥啊!
     简夫人不哭了,眨着眼睛,无比陌生地看着面前这样熟悉的面孔。
     “简夫人,您儿子病了,那就好好治病。你抓着我也没有用,我不是医生。”
     “我知道,可是,可是医生说,你哥哥他要换骨髓,我和他爸的配型都不成功。”说着,简夫人为难的看着面前女子。
     看到简夫人的神情,简童才恍然明白了过来……她缓缓地垂下头,满头的发丝垂了下来,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来,缓缓地撑着低垂的额头,简夫人看不清楚她的神情,却看到面前女子耸动的肩膀,幅度越来越大的耸动着。
     “小童,你别哭,你哥哥他能够救的。只要你……”
     哭?……埋着头发丝遮住大半脸的女人,手掌下的眼,露出了轻讽,“你误会了,简夫人,”她抬起头,顺手把头发绾到耳后去,露出来的脸上,不见一滴眼泪,在简夫人愕然的神情下,她说:
     “我为什么要哭?”
     为什么要哭?她没有哭,她微微扯出一道笑来,“我只是,在笑我自己而已。”笑她自己天真,还抱有幻想。
     面前这个妇人的到来,她虽然绷着脸,却在见到的那一刻,依然心中闪过温暖惊喜。虽然只是刹那——她以为,她并没有被自己的“父母”抛弃,她以为,她喊了半辈子的“妈妈”的女人……想她了。
     “小童,你别这个样子,你,你救救你哥哥,妈求你了!”
     直到听到简夫人的恳求,直到面前的妇人明确的说了出来,简童她,彻底的否掉了心底的天真。
     漠然地望着简夫人:
     “爱莫能助。”
     说完,甩开简夫人的手,但后者哭喊着:“小童!那是你哥!你亲哥!你不救他,他就要死了!”
     “我想,有件事,我应该告诉简夫人,我,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