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小童 你去求求沈总吧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云南洱海
     忆居
     简童出院那天,郗辰没脸没皮地跟着她回到忆居,硬是使出了美男计,勾得昭昭给他办理了入住。
     简童差点想把这小妮子给送到千里之外,眼不见为净。
     可当郗辰办完了入住之后,她才后知后觉这件事情。
     这几日,昭昭很无辜,老板不跟她说话,不理她。
     昭昭见到郗辰那张泛着桃花的脸,就没好气。
     “老板,那个老太太又来了。”
     昭昭正在吧台,就看到那道讨人厌的身影。
     简童眼角余光从那身影上扫过,便闭起了眼,不再理会。
     昭昭讨厌简夫人,明明简夫人没有那么苍老,昭昭一口一个“老太太”。
     简夫人把昭昭恨的牙痒痒,却只能够拿眼睛剜那个黄毛丫头。
     她没忘记,她是来做什么的。
     当初简童入院,简夫人也追了去,但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办法在郗辰的眼皮子底下,靠近病房一步。
     简童出院,她就一连好多天,来忆居。
     简夫人看着无动于衷的女儿,她心在滴血。
     她知道,是她亏欠了自己这个女儿。
     她知道,她咎由自取。
     可是,可是陌白还在病床上等着她,等着救命啊!
     还有简振东那个不是东西的老混蛋!
     那个老混蛋,根本不在意她的儿子,他只在意那个小狐狸精生的,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简夫人这些年养尊处优,她再不满,却心里明白的很,如果没有儿子了,她什么就都没有了!
     简振东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怎么会把她这个年老色衰,又没了儿子的黄花菜,放在眼里?
     “小童。”她走到闭幕休养的女人身旁,嘴唇蠕动,她也知道,那些话,无法启齿,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也很无奈,如果但凡有其他办法,她也不愿意这么逼迫自己这个女儿。
     “简夫人的来意,我心知肚明。不要再说了。”女人闭着眼,始终没有睁开,看一眼身旁那个神色哀求的妇人。
     “不……”简夫人下意识的反驳,眼里一丝艰涩,唇瓣蠕动,讷讷地,终于说出那话:“我今天来,不是为了骨髓的事情。”
     藤椅上的女子,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简夫人无奈叹息一声,只能把今早电话里那个人吩咐她的话,说出来:
     “我、我是想要……”她顿了下,直觉不要再说下去了,但想起电话里的吩咐,她狠狠一咬牙:
     “小童,你能不能去求求沈总?”
     简童终于睁开眼,似笑非笑地瞥向简夫人:“哪个沈总?”
     简夫人见她终于睁开眼,有了鱼尾纹的眼睛,蓦然一亮,急切切地抓住简童藏在衣袖里的手,急促说道:
     “沈氏集团的沈总啊,就是小童你爱的那个男人,沈修瑾啊。”
     急着表明来意的简夫人,没有看到被她紧紧抓着手掌的女人,脸上难言的神情。
     心里只想着,达成目的。
     “小童,你去求求沈修瑾,好不好?
     你让他放过简氏,放过你爸,好不好?”
     放过简氏?……简童眼中露出一丝不解。
     一道讽刺的笑声,高扬起:
     “简振东那个老家伙心大着呢,以为傍上了沈老爷子和沈家的私生子陆明初,就能够扳倒阿修。”
     郗辰一手插着休闲装的裤袋,一手朝简童递过去一个ipad,“自己看,你不了解的事情,微博上都有。”
     郗辰一语双关,他垂头望着藤椅上的女人。
     就不知道她听不听得懂他的话。
     藤椅上的女子,也不拒绝,接过了平板,慢吞吞地浏览着界面,清瘦的指尖,慢吞吞地点着屏幕,一张一张,细细的看。
     她看得很认真——关于别人眼中,她和那个男人一生一世的纠缠。
     她看得极为仔细——关于过去的十多天里,那个男人经受的一切暴风骤雨。
     自然,已经明白,简氏在这里面,扮演了何种角色。
     自然,也就清楚了,她那个好父亲,此刻正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自然,她也看到了那个19:31分——我沈修瑾此生,只有一个妻子,她叫简童。
     牙根,咬的紧紧的,几乎要崩碎!
     心,又开始蹙疼起来,蔓延着,像是洱海的湖面,看不见尽头。
     郗辰发誓,他绝对没有看错,即使这女人将情绪藏得那样好,即使这女人表现的那样小心翼翼,但他肯定,他的眼睛没有瞎——这个女人,不太平静。
     这和这些天来的她,完全不同。
     简童,你说你不在乎,那你为什么遇到阿修的事情,就反常的情绪波动?
     简童,你说都过去了,你真的,过得去吗?
     藤椅上的女人,猛然闭眼!
     脸色骤冷!
     冷冰冰地说道:
     “简夫人求错了人。”
     简夫人心中“咯噔”一声!
     小童这么说,不就是在拒绝她吗?
     不行!
     “小童!你、你看在那是你爸爸的份上,看在……”看在什么面上?简夫人想了又想,她竟然发现,她们一家子,都没有让小童可以看得上的面子……只怪从前,不留余地,如今,哪来的面子?
     “看在……看在你过世的祖父的面上。”简夫人心里涩涩的难受,他们是她的家人,是爸妈,是哥哥,他们一群活人,却比不上已去的死人。
     尽管连她自己都觉得讽刺,但她却再也找不到其他能够在小童心中还留有分量的人了。
     “简氏,是你祖父在的时候,最在意的东西。也是你祖父一手将简氏扩大成如今规模。
     小童,你忍心看到养你长大的祖父,一生的心血毁于一旦吗?
     要是你祖父知道,他一生的心血,全都被毁掉了,他老人家在地底下也难安啊。”
     藤椅上的女人,尽管她闭着眼睛,尽管她的神情看起来依旧平静,但是她紧抿的嘴唇,和依稀微微颤抖的身躯,泄露了她的愤怒。
     郗辰看不过去,刚想要奚落简夫人。
     但下一秒!
     女子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甩手就把简夫人握住她手掌的手,狠狠甩了出去,一双黑眸,染上烈焰,正直勾勾地盯着简夫人的脸,她一字一字,咬牙切齿道:
     “你真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