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不信你摸摸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家
     简振东指着简夫人的鼻子,大发雷霆:“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真是个孝顺的好女儿啊!”
     他带着怒火,简氏,他不想拱手相送,但是如果不答应简童的要求,简氏就会彻底垮掉。
     他心里十分清楚,简氏在,他还是有房有车有仆人的有钱人,简氏没了,他什么都不是。
     再不愿意,简振东也咬牙切齿的把简氏的大半股份移交给了简童。
     可是,他心里的火气没处撒。
     简夫人成了出气筒。
     但简振东忘记了一件事,他简振东在简夫人的眼中,已经是一个背叛了妻子的渣男。
     “简振东,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简童是我教的吗?
     是你爸!
     你要怪,怎么不去地下找你死去的爸?”
     简夫人也口不择言,她如今,是恨透了简振东。
     “呵呵呵,”忽然,简夫人笑了,“简振东啊简振东,你是担心,没钱养你见不得人的私生子了吧?”
     她又觉得痛快无比,眼里都是幸灾乐祸:
     “陌白病了,你不关心。
     你满心满眼都是那个狐狸精,还有狐狸精给你生的小杂种。
     怎么?
     陌白要是没了,你是不是打算百年之后,把整个简家,给一个来历不明不白,出生不清不楚的小杂种?”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打的简夫人原地转了半圈,狼狈摔在地上,“你打我?”
     简振东把袖子一卷,冷冷看着地上这个黄脸婆:
     “你骂谁小杂种?嘴里不干不净。打你你也活该。”
     简夫人“啊”的大叫一声,站起来,朝着简振东就扑过去:
     “简振东,你不是人!
     我给你生儿育女,给你主持家里家外,帮你应酬,帮你理清家里,简振东,你却背着我在外头养个贱货,还和贱货生了个私生子!
     我骂这个私生子小杂种,怎么了?
     我不光骂他小杂种,我还骂他小畜生!”
     简夫人一向精致的头发,凌乱了,朝着简振东又捶又踹。见简振东又要打过来,简夫人豁出去了:“你打啊!有本事你就打!简氏,现在是我女儿的!你打呀!”
     一句话,让简振东要打过来的手顿住,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恨毒了地瞪着简夫人,骂了一句“泼妇!”,转身就走。
     简夫人在身后追:“简振东,你要去哪里?
     你又要去那个小狐狸精那里去,对不对?
     不许走!简振东,你给我回来!你不许走!”
     简夫人踉踉跄跄的追出去,无奈简振东早已经不耐烦了,怎么可能会理会简夫人,简夫人追的狠,他就跑得越快。
     砰的一声,简夫人摔在地上,还在够着手,向前抓去,想要抓住前面的人,却根本够不着:“简振东,你没良心,简振东,你不许走,不许走!你回来!”
     夜里,简家的别墅里,传来一声一声女人凄厉又可怜的哭声。
     而简振东,早已经没了踪影。
     简夫人坐在大门口,忽然捂住脸大哭了起来。
     呜呜咽咽的哭声,有些鬼哭狼嚎,在夜里,有几分惊悚。
     家里的仆人,不敢靠近,都看着门口的简夫人,散乱不堪的头发,凌乱的衣服,狼狈不已地靠坐在门槛上哭泣。
     简家的管家不忍心,又没有办法,谁能够想到,一夕之间,简家分崩离析,简先生很少回来,即使回来,也只是取个东西就走,家里做主的简振东不在了,夫人又这个样子,大少爷还病着在医院,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了。
     简直、简直乱了套!
     简家的老管家悄悄退后,走到座机前,给简童打去一个电话:“小姐,快回来看看吧,老爷他,打了夫人。
     夫人正在哭。”
     电话那头,简童淡淡问道:“简先生不在家吗?让他哄哄。”
     “老爷他走了,夫人不让老爷走,追出去的摔了一跤。现在正在哭,小姐,你快回来看看吧。”
     电话这边的简童,女人举着手机,靠在耳旁,心底轻嘲一声……回去看看?
     然后呢?
     去安慰简夫人?
     可是,她做不到。
     从没有给予她亲情,如今却要她回馈给她这个母亲……她做不到。
     正是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悦耳男音:“谁的电话?”
     简童心中一跳,没有立刻回答,对着电话里老管家说了句:“天色不早了,你劝劝简夫人,日子,还是要过的,洗漱干净早点睡,明早她还得去照顾简少爷。”
     老管家有心想要说什么,简童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才重新抬头:“这么晚了,沈先生该回房睡了。”不着痕迹的赶人走。
     “你是我妻子。”他眸光灼灼,盯着她,就像盯着美味。
     简童顿时警觉,心中警鸣声响起:“你说好的,不强迫我。”
     她倔强地仰着头,无声地抗议。
     如果沈修瑾就这么转身离开的话,那就不是沈修瑾了。
     “我……小童,我三年没有……”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三年……”
     “沈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简童有些疲惫,从洱海回到S市,和简振东对峙谈判,免不了唇枪舌战一场,最后简振东不情不愿地交出简氏他手上百分之九十的股权,
     接受简氏,才知,简氏早已经风雨飘摇,即使没有沈修瑾,简氏,也是走在钢丝绳上了。
     理顺这些,需要大把时间和精力,她很疲惫。又碰上这男人一反常态的说话。
     “沈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好累,明明感受到危险就在眼前,上下眼皮却架不住疲惫上下打架。
     她自己也没察觉,靠坐在床上,背靠着床头,脑袋一下一下点地起来。
     下一秒,床一沉,她惊了一下,那困意暂时被惊退,转头看着身侧的男人,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嘴唇渐渐发白:“你说过的……”
     她被拽了一把,下一刻,就已经被拽进了被褥里,而身旁的男人,紧紧箍着她的肩,耳畔,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三年没有纾解过欲望了。”
     简童一惊,伸手就推。
     那手腕,倏然被人扣在掌中,紧紧的。
     “你说过的!”她一丝愤怒一丝绝望一丝不甘。
     “我是答应过你,不动你。但没答应不做别的。
     我现在很累,只想抱着你睡觉。如果你听话,让我抱着不乱动,我保证,什么都不做,就抱着你睡觉。”
     沈修瑾把“威逼”演绎的可谓淋漓尽致:“小童,真的,别乱动。我已经三年没有纾解过欲望。
     你若是再乱动,我不保证……那个地方已经很难受了,”简童脸色更白,耳畔这人滚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耳根上,声音嘶哑的让她心惊胆战,靠着她的耳畔:“不信,你摸摸?”
     无耻!
     简童瞬间涨红了脸,脸色红了白,白了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