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该心软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大雨在下,风也很冷,这人说,他不冷。
     “跟我上车。”她不容分说,从这人怀中钻出来。
     踩着颠簸的脚步,往不远处的车子走过去,从她下车,走向他的时候,那一路脚下千金之中,而回程的路,却轻快了许多。
     简童拉开了后车座的门。
     “不。”
     那人说:“我不。”他一脸倔强地跟个钉子一样,站在车门边,就是不肯挪动脚步。
     “为什么不?”
     “我不要坐这里。”那人像个孩子,一口咬定了:“我不要坐这里,我要坐那里。”他手一指,指着的正是副驾驶座。
     简童愕了愕,又有些恍惚地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就……为了这个?”不肯上车,就是为了想要坐在副驾驶座?
     这人傻是傻了,她怎么比从前正常的他,还要跟不上他的节奏?
     “为了靠大姐姐近一些。”那人满眼的认真,当他用单纯的瞳子,一脸坚决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简童的心,不可遏制地颤了颤。
     没说话,大雨中,她绕到副驾驶座:“过来。”拉开车门,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朝着还犟在车林另一侧的男人招了招手。
     下一刻,她又是眼皮一跳,那人刚刚还倔强的不肯服软的脸上,立刻浮现了笑容,欢欢乐乐地屁颠屁颠跑到她身边,突然伸头飞快的在她的脸颊上印了一口:“大姐姐,你真好。”
     简童着实已经分不清楚,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当真,忘记了一切,连性子也变了?
     啊,不对,路德教授不是说了吗,他的智商,只有八岁的孩子那样。
     伸手摸了摸脸颊上,似乎还余留着一丝温度。
     她抿了抿嘴唇,默不作声地绕到驾驶座,门开了又关。
     发动,踩油门,车子缓缓驶出。
     “知道煜行哥哥的电话吗?”她顺手丢过去她的手机:“会用吗?找到煜行哥哥的电话,给他打过去电话。报平安。”
     那人脆生生说了一句:“会。”一把接过了简童丢过去的手机,捧在手机心里,过了一会儿却满脸犹豫着。
     简童疑问的看了一眼。
     那人才双手捧着手机,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要密码……”
     简童抓着方向盘的手,突然的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淡淡报出一串数字:“0926.”
     926,她那三年里的名字。
     白煜行的电话拨通了,简童将蓝牙耳机塞进了耳朵里:
     “找到了,他在我这里。”
     电话里的人,一连串的问题。
     “他找到了我这里,我是在沈家庄园外头碰上他的。”
     白煜行又说了些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车子往银座花园开去,此时已经是深夜一点了,车子驶进了银座花园的地下车库,她又领着这个人,乘坐地下车库里,直达住户的电梯。
     这处房产,原本就是沈修瑾的,地方挺宽敞,但是这套房子的房型是供给单身贵族或者是年轻的小夫妻。
     一居室,一客厅,开放式的厨房,卫生间,就连书房,也只是在客厅边的开放式的。
     “去冲澡。”她翻箱倒柜,总算是找到了一件宽大的上衣,她穿着的话,得到膝盖上面一些,也不知道他好不好穿,但这确实是她这里能够找到的唯一一件,他也许可以穿得上的衣服。
     拿着浴巾,一起丢给他。
     把洗漱的用品丢给了他后,简童就去厨房里,准备做点吃的。
     过一会人,侧首一看,那人还直愣愣地呆在原地没有动作:“怎么还不进去洗?”
     “我……”那人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大姐姐,你不帮阿修洗吗?”
     “我为什么要帮你洗澡?”她听到他的那句话之后,条件反射的就质问道。
     “沈二每次都帮阿修的啊。”
     “……”
     她看着那人矗立在原地,一眼也不眨地看着她……这么理所当然真的好吗?
     好一阵无语。
     于是,冷着脸:“自己洗,这里没有沈二,想要人帮你洗澡,那就赶紧回那个大房子里去。”
     她为什么要帮他洗澡?
     别以为他这千辛万苦地来找她,她就会忘记那些过去的发生的一切。
     别以为他的鞋子走得磨破了,她就会对他有所改观。
     没门儿!
     那人眼里一阵阵的失望,埋下了头,过了会儿,乖巧地说:“阿修自己洗。”
     客厅里安静了,只剩下简童一个人。
     靠在厨房的洗手台边,她有些心烦意燥的把视线,从盥洗室门口转回来……她这是怎么了!
     肚子里攒着一大股火气,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那人。
     她又恨自己刚刚在沈家庄园门口,因为那人的举动,有所心软。
     简童,你真没用!
     不要忘记,要记住。
     记住那痛,记住那刻骨铭心。
     不要忘记过去,忘记了过去,等同对自己的背叛。
     对,对,她不是心软,她只是因为今天太累,因为今天白天医院里所受到的委屈。
     煤气灶上一阵热水翻滚的泡泡声,简童回过神,揉了揉印堂,眉宇间的疲惫,借此消散了一些。
     她刚把面条从锅里捞出来,盥洗室的门便开了。
     一扭头,那人身上横七竖八的乱裹着大浴巾,就站在门口,在看到那一身的精硕肌肉的时候,她愣了愣……
     “这么快?”
     “大姐姐也淋雨了,阿修只顾着自己洗。”
     那双眼,对她全是惭愧。
     那样天真的眼神啊……
     她稳了稳心神,故意冷着脸:“只有面条,不吃的话,只能饿肚子。要人喂的话,自己回到沈二身边去。”
     说着,一言不发地往浴室里走,“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去甩门,好像这门发出来的声音越大,她的心就越硬。
     明天还有一场和乙方的会议,简童匆匆洗了洗,将身体冲热了,便仓促地擦干,换上了睡衣。
     出来的时候,那人坐在了餐桌上,一碗面条吃得不剩,见她出来,立即换上欣喜的笑容,朝她招招手:
     “大姐姐,来吃面条。”
     她只看了一眼,便故意忽视了他,走过去,随意吃了一些,放下碗筷,又折返回卧室,从柜子里捧出薄被走了出来,把被子让沙发上一扔,淡淡道:“今晚你睡这里。”
     “阿修想睡床。”
     “想睡床?”走到了卧室门口的简童,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冷冷看着那人:“可以啊,想睡床,等你回到沈二那边去就行了。”别说睡床了,睡金字塔都可以。
     这一夜,她很凌乱,无端端的憎恨自己的心软。
     入睡前,她对自己说:对谁都可以心软,惟独他不行。
     一大清早醒来的时候,白煜行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上午不行,我这边有个很重要的会面。”她说着:“不过可以等到下午,下午的时候,我赶一趟回来。”
     商谈的是沈修瑾的事情。
     电话那边的人,沉吟了一会儿,才说:“是有事情要和你商量,那就下午两点在你家?”
     她挂了电话,对一旁双手撑着下巴,直勾勾望着她的那人拧了下眉:“做什么这么看我?”
     “大姐姐,你好漂亮。”
     童言无忌的声音,如果不是她亲耳听到,不是她亲眼看到,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样纯质的声音,居然出自那个男人。
     “漂亮?”她缓缓勾起了唇瓣,说不出的讽刺:“额头上有个疤,也漂亮吗?”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她心里一阵轻嘲,正准备站起身,旁边,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大姐姐哪里都漂亮,阿修的眼中,大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简童倏然握紧了的拳头,转身仓皇离去。
     沈修瑾,在我最好的岁月都磨光了的时候,你跟我说,在你的眼中,我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沈修瑾,你但凡能够在我心枯竭之前,说上那么一句,哪怕只是一句话,我想,也能够成为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光亮,成为的生命中少有的欢乐。
     她一脚踏进了电梯里,头也不回地离去。
     薇薇安已经在她家的楼下等着她了,“简总,你的脸色不太好。”
     一杯牛奶加一块三明治,递给了刚上车的简童。
     “昨晚没睡好吧,薇薇安,谢谢你。”
     “说的什么话,客气什么。”
     简童飞快的吃完早餐,问薇薇安:“东西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都在我皮包的资料夹里。”
     简童动手拿出资料夹,开始翻看。
     “小童,你闭目休息一会儿吧。这些资料,我昨晚已经检查过三遍了,不会有问题的。”
     如此,她还是不放心。
     薇薇安只能够摇头。
     简童实在是太拼命了,拼命的有点反常。
     有些话,她一直想问,但是忍着没问。
     但看简童对待这一次的谈判,态度居然如此的重视。
     “有什么话,你就问吧。”
     简童没有从文件中抬起头,但是似乎察觉到薇薇安的欲言又止。
     薇薇安想了想:“小童,按理,我不该问,但是……”
     “有问题直接问,没事。”
     “那……我问了。”薇薇安道:
     “小童,简氏……是不是……”
     “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专注于手中文件的简童,已经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