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有什么在薇薇安不安中发生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童再一次从会议室里走出来,凯恩相送,似乎相谈甚欢。
     薇薇安先是看到了简童的身影,正要问:“谈妥了吗?”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是……”
     简童往旁边挪开一步:“我来介绍,这位便是乙方公司的代表,凯恩.费洛奇。”
     本来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便是薇薇安,自然,她走上前去,伸出手:“你好,费洛奇先生,我是这一次的……”
     “薇薇安,这一次的项目,由我跟进。”
     简童淡淡打断了薇薇安的话。
     薇薇安的眼神露出不解。
     “回去再说。”简童在薇薇安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凯恩.费洛奇亲自将人送到了楼下大门。
     他身旁的女秘书眼中划过一丝惊讶,又多看了简童一眼……这位神秘的总裁,并不常出现在S市,传言他旗下的产业链很多,而这家公司,也只是其中一个,并不特别起眼的一家公司,上一次这位神秘的总裁出现在这家公司的时间,是三年前。
     再上一次……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可见,这位凯恩.费洛奇,这家公司背后神秘的主家,并不在意这家公司的状况。
     可是,这一次与同城简氏的合作,却是这位神秘总裁亲自要求,并且提出亲自与对方公司的简总会面。
     凯恩.费洛奇,多金又帅气,还很神秘。这样一个男人,无疑是众多女人眼中的钻石王老五。
     却破例要与简氏合作,并提出亲自会见简氏的代表。
     女秘书深深看了简童一眼……除了她是简氏的总裁,这位简小姐,无甚特殊之处。
     论样貌,公司里比这位简小姐出色的多得是,论身材,那就更不用说了,甚至是她自己,也比那位简小姐的外貌更出众。
     她有小道消息,听闻这位这位神秘的外国总裁,他性喜猎艳,但……那位简小姐,她看不出任何的“艳”来。
     凯恩.费洛奇目送那道纤瘦的身影上了车,目送那辆车子驶出去很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总裁,这一次的项目,您准备让谁跟进?”
     女秘书悄然上前一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男人俊美深刻的五官上,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垂眸掠过身旁的女秘书,那眼神,似乎洞穿一切意图。
     “秘书的职责,也包括了勾引总裁?”凯恩.费洛奇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后者精致的脸庞上,笑容僵住,“我不知道总裁您在说什么。”
     她僵硬的说着,嘴里蹦出一句话。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只一只手指,轻轻地推了推,几乎要黏在他身上的某位女秘书,而后抬起头,唇畔扬起笑:“现在,知道了吗?”
     话落,已经没有兴趣再听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的解释,实在是寡味的狠,勾引的手段,他见多了,不想再看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搔首弄姿。
     利落地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去。
     离去前,不忘补刀:“哦,对了,没人和你说过吗,你身上的香水味,和你本人并不相符。”
     “下一次,请用正品。”
     女秘书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跺了跺脚,她也只是看到了那位简氏的简童,如果简童那样素色的女人,都能够入了这位多金又帅气的神秘总裁的眼,她为什么不行?
     也不过是顺势推舟的试探了一下,却没想到被羞辱得气绝。
     简童让薇薇安把她直接送到了银座花园。
     “你和那位凯恩.费洛奇曾是认识的?”下车前,薇薇安问道。
     简童含糊的“恩”了一声:“有过几面之缘。”
     “这一次的项目,不是已经说好,我来负责跟进吗?”
     “你别多心,这次的项目有些地方,还需要我跟进,至于你,薇薇安,你也累了这么久了,给自己放一个假吧。”
     薇薇安眸底一丝疑惑,却没当面说出来,点点头:“好,正好你今天提早下巴,那就也给你自己放个假,今天好好休息吧。”
     等到简童离开,薇薇安才蹙起好看的眉,从某一方面而言,薇薇安还是有些地方是了解简童的。
     比如,刚刚简童说的那句“你别多心”,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换做其他人,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但她,薇薇安会。
     又想起简童刚才在对方公司里,二进二出那间会议室,又想到对方在初次见面的时候,提出古怪的要求——单独面见简童一人。
     她心里,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说不上来是什么。
     简童乘坐电梯,在开门的那一刻,她绝对没有想到,她会看到这样一幕!
     满地狼藉!
     开放式的厨房里,碗碎了一地,水“哗啦啦”的流,已经流得满地都是水。
     一股怒火而起,大步走过去,“沈修瑾!你做了什……呼!”
     那怒火,在走近之后,看到那地上鲜红的血,一地一地的,霎时骇人!
     猛地,心里无来由的一慌!
     “沈修瑾,你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她慌乱地找,被那满地的血吓得脸色发白。
     她连喊了三声,都没有回应她的话。
     “沈修瑾,在哪里?在不在?”
     她也真是急昏了头,没有再往里走。
     一道声音,小声地从厨房洗手台下传过来:“大姐姐,阿修……”
     她猛地一回头,顺着声音看到厨房洗手台后,一道身影站了出来,一脸做错事的模样。
     飞快的上下扫了那人一眼,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受伤的地方。
     眼角余光扫到那满地狼藉,摔碎的碗筷,流了满地的水,顿时,那股子怒火,又喷涌了上来。
     从怒气,到焦急担忧这人是不是受伤,最后满地依旧狼藉,那人却没有受伤,怒气便随之死灰复燃。
     对于这小小的插曲,简童不曾细想,她为何会如此的对待他,即便是摔碎了碗筷,弄得家中被水淹了,换做另一个做了这样的事情,她也未必会如此发怒,却对那人怒气交加。
     晚年的简童,偶一次午睡梦见了此景,那时她曾花费一个下午的时间去想,为什么。
     后来她弄懂了。
     因为怨,因为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