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气怒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你弄的?”简童压着怒气,视线从地上的满地狼藉中划过,显然,问的就是这一团糟糕,是不是对面那人做的好事。
     “对不起。”
     那人小心翼翼的小小声地道歉,满眼的愧疚。
     可简童却差点儿气笑了,看着洗手台后的人,他从前孤傲的绝不会轻易承认错误,现在倒好,承认错误的飞快。
     可这乖巧,落在简童的眼里,更是有另外一种来自于心底深处的愤怒,不只是怒气了,而是由心而发的隐隐不明朗的愤怒。
     自然,她自己并没有察觉到,她此刻的愤怒,不只是针对这人弄得家中乱七八糟。
     她冷眼看了那人一眼,一言不发绷着脸从背包里拿出手机来。
     “是我,白煜行,你们什么时候到?”她淡淡问着电话那头的人,斜刺里一个黑影横冲直撞撞了过来,她手心里的手机,猝不及防地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那压在心底的怒火,更是狂烧起来,冲着那黑影就喝道:
     “沈修瑾!你发什么疯!”
     此刻,她难以把这人,当做一个八岁的孩子对待。
     愤怒让她暂时失去了理智,只想把内心里的怒气,全部冲这罪魁祸首发泄出来!
     那人略带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直直的质问她:“大姐姐,你干嘛打电话给煜行叔叔!”
     简童一抬头,便撞进那清澈的眼睛,被他眼底的愤怒和一丝绝望惊住了:“你……”
     那人眼眶立即就红了,好像做错事情的不是他,而是她。
     “你为什么要给煜行叔叔打电话?”
     那人无比顽强地一再的追问着她。
     简童捏了捏手掌,居然发现,此刻她竟然无法完整的回答他的问题,尤其是在那双干净单纯的眼神下,隐隐的忧伤着的注视着她。
     “本来就该跟着白煜行去你该去的地方。”她猛地撇开头,不去看那人,手掌却捏的紧紧的,不肯放松。
     好半晌,没有声音传来。
     那人也不说话。
     简童狐疑着,刚扭过头看过去,那人委屈的示弱:
     “阿修以后不惹大姐姐生气了,大姐姐不要赶阿修走,”小小的声音示弱着,带着一丝恳求,她几乎可以听到那人话中的不安,“好不好?”那人小小声的问着。
     好不好?
     那样小小声,那样小心翼翼的……她猛地咬住牙根。
     差一点啊,差一点又心软了。
     狠狠瞪了过去……冤孽!
     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咒一声。
     “沈修瑾,你该回到你自己的生活轨道里,那里,不该有我的存在。”她也没有去想,此刻八岁心智的他,能否听得懂,能否体会这话中的决然。
     而此刻她的行为,更像是在欺负一个心智不全的病人。
     但,简童垂眸,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别心软,别心软!
     豺狼和老虎只是打了一个瞌睡,它们迟早会醒过来。
     “阿修以后都不会了……”那人小小声说,讨好着:
     “大姐姐会饿,阿修想给大姐姐送午饭。可是阿修笨……”
     咚!
     心口如一根利刃,直穿她的心房。这人……她扫过满地的狼藉……就是为了给她送午饭?
     不不,不能心软,不该心软。
     对谁都可以温和以待,他,不行。
     滴答、滴答——
     寂静中,一声一声奇怪的声音,如水声落地,无比诡异的在这间客厅里响了起来。
     可她确定,已经把水龙头关上了。
     那声音似乎是从——
     她猛地看向身旁的人。
     “你背着手,藏了什么!”她眼如利刃,直勾勾地盯了过去,这才注意到,那人始终面对着她背着手。
     “没有。”
     “把手伸出来。”
     她往前走了一步,那人立刻逃也似的往后匆促的后退好几步,避开了她的碰触。
     可也是这一退,原先他站着的地方,那地上一片殷红的血,红的她眼睛疼。
     她猛然抬脚,就往那人身前靠近,“把手拿出来,我看看。”
     那人如避洪水猛兽地往后飞快的退去。
     地上积了水,她一急,十分迫切要看他藏在身后的双手,却忘记,自己是个跛子,走过去的太急切,他避开的又那样快,简童猝不及防,脚下打滑,“啊——”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腰上一只健硕的手臂,紧紧的将她揽住:“大姐姐,没事没事,有阿修在,不怕不怕。”
     她仰首那一刻,却只看到那人眼底的担忧和惊吓,似乎摔倒的是他而不是她自己。
     她想起什么来,来不及站稳,便飞快捉住她腰间的手……满目都是血色的红。
     只是那么一眼,便看到那手掌上,手指上,割裂的伤口,简童面色一沉:“站好。”沉声喝道,一丝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怒意。
     她抬脚,匆匆就要往客厅角落走过去。
     却察觉有些不对劲,一转头,身后亦步亦趋跟了个尾巴,“不是让你站好,谁让你乱动的?”
     “地滑……”
     简童脸上的沉冷一滞,眸子微微烁了烁,又绷起了脸,凶巴巴喝道:
     “弄得家里水漫金山,乱七八糟,惹了一大堆的祸,你还想要添什么乱?”极尽的刻薄。
     那人立即不安地妥协说道:“阿修不乱动,阿修站在这里。”
     简童走到客厅角落的柜子里翻出来急救箱,去而复返,她往沙发上一坐,对站在那里果真一动都不敢动的男人冷声说道:
     “愣在那里做什么?”
     那人的脸上顿时一呆,而后委委屈屈:“大姐姐说的啊,不让阿修乱动。”
     简童满脸的冰冷,为之一怔,那脸很难再绷住,于是没好气地喝道:
     “过来,”那人像是做错了事情,不安地走向她,她又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坐这里。”
     得到了赦令,那人立即欢欢喜喜地跑到她身边,听话的坐了下来。
     “手伸出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手脚利落地打开急救箱。
     那人也是听话,棉花擦拭,消毒水消毒,白纱布包扎,始终伸着手,让她做完一切。
     “怎么弄的?”弄完一切之后,她阖上急救箱,才开始询问他手上的伤。
     “我把碗砸坏了,想捡起来……”那人眼巴巴地望着她看。
     简童心里叹息一声:“然后就割伤了手?”
     “嗯。”他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藏起来,不让我看到?”
     她又问。
     “大姐姐会嫌阿修笨手笨脚。”
     简童一怔,被那样单纯的眼神注视着,竟然是因为这样可笑的理由。
     可这一次,她笑不出来。怒气却渐渐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