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郗辰你快点过来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童连续挂了三天水,病情才算是好转许多,身上的温度也,渐渐地降到了正常体温。
     这一夜,她看着床下铺的被褥,脑仁儿一波一波的疼着,这人赶是赶不走了,而这人不知是忘记一切之后,脸皮也修炼得更厚了,还是知道她不会再赶他走,这人越发的肆无忌惮的不讲道理,跟她百般用尽办法,每夜赖在她房间,即便是睡地铺,他也乐呵呵。
     “童童,捂脚。”
     那人又如之前的每个夜晚,跑来她的床上,自作主张的要帮她捂脚。
     即便她再怎么冷言冷语地拒绝,给他脸子看,他都好像看不见一样。
     她冷着脸,任由床尾那人熟稔地做着帮她捂脚的工作,不是因为她不拒绝,而是,事实证明,这人忘记一切之后,变得更加执拗。
     反正无论她怎么与他拒绝,跟他放狠话,最后肯定是逃不脱那双手掌,捧着她的双脚,搁在膝盖上。
     她放眼看过去,床尾那人垂着脑袋,黑亮的额发有一两缕自然的垂落,遮住了好看的眉,还是那张脸,却做着她无法解释的事情。
     如果……如果这人清醒着,简童心道,如果这人清醒着,她反而好给这人摆道理讲过去,说未来。
     可现在呢,这人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她要与这人发火,那人便用一双不解的目光看着她,口口声声问她,为什么要生他的气。
     每当这时候,简童都觉得有气无处发,最后只能够把头一撇,僵硬的任由这人作为。
     “明天我要去上班。”
     “可是……
     “王爷爷已经说过了,我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她动了动身体,把脚在那人的膝盖上挪出一个更舒适的姿势,许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嘴里说着不要,动作上已经出卖了她,内心渐渐接受了床尾那人每夜捂脚的习惯。
     习惯,是非常可怕的。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过的,可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各种各样的习惯,却在习惯养成了之后,某年某月某一天,也是正在看书,也许刚刚下了地铁,也许正在做着任何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的时候,猛然发现……啊,这习惯,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但总之,在习惯开始的时候,鲜少有人会发觉,自己的生活,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改变,很细微的改变,丝丝入扣,这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侵入。
     “唔。”那人含糊的应了一声,垂下脑袋去,她也只是看了一眼,脚底的温度,很热乎,与常年的冰冷,截然不同。
     这一夜,无眠到天亮,简童醒来的时候,精力不错,与前两天病怏怏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撑着身子爬起来,习惯性的往地上看一眼,却发现,往常每天早上早已经爬起来的人,今天却还捂在被子中。
     她倒也没有去喊醒这人,径自爬起来下床,绕着那人地板上的一团,往卧室外头去。
     厨房里,烧水,放米入锅,炖粥,吃了那么久的面条,还是更加想念白米粥的香味。
     去盥洗室,洗漱,打理。
     直到她整理好仪容,再次回到卧室的时候,那人还躺在地上睡着。
     厨房里的香味渐渐传来,一锅白米粥端上了餐桌。
     心道,生米熬煮的白粥,都已经煮好了,那人这会儿也该醒了。
     有些不情不愿地折返回卧室:“起床。”她面无表情地站在了那人脚边。
     那人却没有动静。
     她本身便对这人怀着复杂的情绪,此刻更是对这人没好气道: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冷冷质问。
     回应她的,是一室的清冷,还有那人更加蜷缩在一起的的身子。
     “喂!叫你起床!”一时之间,邪火往上冒,她蹲下就一顿臭脾气地推了他一把。
     这一把却……
     简童脸色一变,连忙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手掌下,滚烫滚烫的温度。
     顿时一阵无来由的心慌,手忙脚乱地去找体温计。
     “沈修瑾,醒醒,醒醒。”她拍着他的脸颊,那人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睁开眼后,第一句话便是:
     “童童,我去煮面。”
     煮个X面!
     简童难得的在心里狠狠爆了粗口。
     冷着脸把体温计塞到他咯吱窝下,那人却是不肯配合。
     她立即威胁:“不让我量咯吱窝,那我就量肛温。”
     这才乖乖的张开胳膊,任由她把体温计塞进他咯吱窝里。
     不用想,即便不用体温计,这人此刻也正在发高烧。
     时间到,拿出体温计,一看上面的温度,手一抖,差点儿摔了体温计。
     心慌手乱地连忙抖着手去拿了梳妆台上的手机:“郗辰,你快、快带王爷爷过来。”
     电话那边,郗辰听出她的慌乱,但她的病情他家的医生已经说过,好转了。
     便道一句:“今天还要巩固一天,多打一天点滴吗?”
     “不是我!”她颤抖着声音:“是他,他发热,41度2.”
     郗辰那边吼了一声:“等着,我马上带医生过来!”
     时间度日如年,那人不过是清醒了那么一会儿,又昏死过去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此刻心会这么慌乱,他还在地上躺着,她想叫醒这人,“醒醒,醒醒,沈修瑾,你醒醒,上床睡。”
     那人“唔”了一声,却没有再睁开眼,看他紧蹙的眉头,一定很难受。
     她看了一眼,没犹豫,一咬牙,掀开那人身上裹着的被子,蹲下身去,架起他的胳膊,想要把这人往床上挪。
     人体的构造真的很奇怪,稍稍有一丝清醒的时候,一个女人也能够勉强架起一个大男人的身体,可若是这人昏得沉沉的,那全身就像是一块大铁块,更沉更沉。
     女人紧紧咬着牙,脑门上沁出豆大的汗珠,她的双腿在打颤,却死命地架着男人,几乎透支了全部的力气,总算是把这人给挪到了床上。
     她又等了好一会儿,在房间里不停地挪步,焦躁不已。
     怎么这么慢,怎么还没来。
     怎么这么久了。
     在这焦急中,郗辰终于匆匆赶来。
     王医生进了卧室,她和郗辰站在一旁。
     “41度2,赶紧把我的医药箱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