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简童晕倒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从超市回来的时候,简童一路黑着脸。
     车子停在了地下停车场,下车的时候,那人已经屁颠屁颠地主动提着那一大堆的日用品。
     原本只是简简单单的买一些必用品,可带他过去之后,换来的……
     简童黑着脸,看着那一座小山丘。
     此刻真心觉得当时点头答应带他一起去超市,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而那人,左右手已经拎着满满的东西,站定在她的身前,笑呵呵地用眼神告诉她,他此刻心情十分之好。
     但是她不好,非常不好!
     两人一前一后进电梯,那人还腆着脸往她身边靠了靠。她便厌烦地往后挪开小半步,换作一般人,都会很自觉地退开一些,谁会喜欢热脸贴人冷屁股。
     但沈修瑾根本没有这个自觉啊。
     电梯门开,她往家门口走去,默然地掏出钥匙来,打开家门,却一阵头晕目眩。
     “童童,你没事吧?”腰际一道有力的臂膀,紧紧环住了差点摔倒的她。
     她冷着脸,伸手推开:“有些累而已。你进屋去。记得把新买的拖鞋换下来。”
     她就看着那人乖乖地换下鞋子,一双粉嫩粉嫩的蓝兔子拖鞋,穿在他的脚上,他还兴奋地不知如何是好,问她:“童童,好不好看?好看对不?”
     “……”
     那人却毅力坚定,追着她问,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啊?”
     她能说什么,简童默默看着那双可爱爆棚的粉蓝兔拖鞋,穿着这人脚上,莫名觉得滑稽,耳边,那人声音不断执拗地问她“好不好看”,被问烦了,她只能含糊着“唔”了一声……她是实在不能对着这张脸的主人说“你穿这粉蓝兔的拖鞋,实在是太可爱太好看了”。
     别说去说这话了,就是想一想,她都觉得说不出的古怪。
     可她这“唔”的一声,那人立即兴致勃勃的弯下腰来,在打包袋里胡乱翻找,她看得一阵莫名不解,那人“啊”的一声,兴奋的叫道:“找到了。”
     粉嫩嫩的粉红兔拖鞋,那耀眼的粉红色啊,就这么粉嫩嫩大喇喇地出现在她的视线下。
     “童童穿。”
     咔擦~她几乎能够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脑仁儿疼的厉害……穿你妹!
     差点儿,就又被这人逼得理智破功!
     身前,那人无视一切,已经手捧着那粉红兔拖鞋,在她身前蹲下身去。
     简童又被这一举动弄得莫名不解。
     低下头的时候,她却正好撞上那人的眼睛,他蹲在地上,傻兮兮地仰着头看她,笑呵呵地不停催促:
     “童童也换粉红兔拖鞋。”
     “……不。”
     她说着,自顾自脱下脚上鞋子,从玄关鞋柜里拿出自己的浅灰色静音拖鞋,正待换上,一只手飞快伸过来,把她惯常穿的家居拖鞋抢了去,她脸色一变,正要说话。
     那人一只手托着一只新买来的拖鞋,一只手捉住她的脚腕,脚腕被捉住,她一惊,就要避开。
     那人已经叫道:
     “童童,你别动啊,我帮你穿兔兔拖鞋。”
     这没有任何威胁的话,却让简童整个人为之一颤。
     双眸陡然睁大,看着蹲在她面前的那人,那张俊美得过分,刀斧神功一般的脸庞,她脑袋更加晕眩起来,恍惚间,觉得不真实。
     他……在做什么?
     那人已经笨拙地拿起拖鞋,往她脚上套去,却又笨手笨脚,那人手脚并用,已经不是蹲在地上,而是单膝跪了下去……
     这一幕,她如过电一般!眼睛一痛,“放开~!”
     “别动啊,马上就好了……”
     “沈修瑾!你给我站起来!”她只知道,自己此刻很愤怒很愤怒,她只想要让这一幕,赶紧从她眼前消失掉!
     最好,连这个人一同消失掉!
     “啊,等一下就好了……”
     她看着脚下的那人,单膝跪着,一手捧着她的脚,一手拿着鞋子,说不出此刻这一幕,为何如此的碍眼。
     但,就是碍眼!
     “沈修瑾,”她暗哑着嗓音,用力地喝着他:“你听好。
     我不需要你帮我穿鞋,
     不喜欢你帮我选的粉红兔拖鞋,
     不喜欢什么kitty猫的牙刷,更不喜欢那什么水杯。
     什么粉红兔拖鞋,什么好看,我都是骗你的!”
     她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朝着他吼。
     愤怒又难受。
     这愤怒和难受,来得如此突然,如此没有理由!
     简童脸颊都涨红了,她怒瞪着他,那人被她吼得呆住了,就这么单膝跪在地上,傻愣愣的仰着头看着她,那双黑眸,从前除却淡漠,难有其他的东西了。
     此刻,却只剩下了呆滞,疑惑,和不解……他不解她为什么这么气,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他抬手,捂住心口,眼中更加疑惑不解,病了吗?这里为什么会疼。
     可是再疼再疼,也没有此刻童童在发脾气,更让他在意的。
     “我……”
     “你什么?”简童喝道,当积压的情绪,一下子有了发泄口,她似乎无所忌惮了。
     那人又被她吼得一愣,眼底浮现了浓浓的不安:“对不起……”
     “够了!沈修瑾!”她某根神经似乎被他一句话牵动,脸色更难看,更愤怒:
     “你能别再说对不起了吗!”
     如果,他想要道歉,那就请他在他清醒的时候来道歉。
     现在这样的道歉,她,不接受!
     对于为什么会因为沈修瑾一句“对不起”,她便愤怒,简童如此解释着,对自己说,不需要一个八岁孩童心智的人道歉。
     她换下自己惯常穿的家居拖鞋,漠视那人,往卧室走去,脑袋有些晕沉,心说最近劳累过度了,今日便好好休息。
     心里刚这么想着,还没来得及走过玄关,便彻底没了意识。
     简童身子一软,身后那人脸色大变,几乎是扑了过去,才及时地抱住怀中女人,他低头看看怀中女人,环住她腰间的手臂,更加紧了紧。
     “童童?童童?”
     他焦急地呼唤怀中女人,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没有其他办法,匆匆从她衣服口袋里拿出来手机,翻找出郗辰的联系方式:“童童晕了。”
     ……
     一刻钟,郗辰带着一名医生找来。
     “高热,三十九度,怎么会现在才发现。”医生话里带着一丝责备,望向守候在床边的那个男人。
     床畔那男人抿了抿嘴唇,眼中都是担忧,“淋雨了,童童昨天淋雨了。”
     肯定是这样子的!
     这医生是郗辰家里的私人医生,年纪已经挺大的了,也算是看着沈修瑾、白煜行、郗辰三个人长大的,对于沈修瑾的事情,他也是听说过一些的,这人老话却不多。
     看了眼床前守候着的男人,兀自摇了摇头:“我去打电话,让人把药配好,送到楼下。”
     不多时,他亲自去楼下取药,拎着药箱,走到简童床前,扎针,吊水。
     门口门铃响起,郗辰径自走到门口:“哪位。”
     “家政服务的。”
     听到是家政服务,才打开了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家政已经打扫完离开。
     郗辰陪着一起等简童点滴吊完,才和医生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去。
     离去前,郗辰又看了看那床上躺着的,和床前陪伴着的。
     “明日我们再来。”
     吩咐了一句,便匆匆离去。
     这一番折腾,天色已经暗淡。
     简童悠悠转醒,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胀痛。
     她一动,床前守着她的男人,便被这小小的一个动作,惊醒了。睁开睡意朦胧的眼,就看到床上女人醒了过来:“童童,你醒了!”他立即惊喜地高呼起来。
     简童看着床前那人手舞足蹈的高兴模样,心口一酸,早前那些愤怒,早已经烟消云散掉了:“我怎么了?”
     “童童晕倒了,阿修打电话给郗辰叔叔,郗辰叔叔带了一个医生爷爷来给童童看病。医生爷爷说,童童高烧。都是阿修不好,阿修乱跑出来,才会害童童淋雨,童童淋雨了才会高烧。”
     说着,他单纯的眼中,露出自责。
     简童看到,莫名放软了语气,小声问他:“吃过饭了吗?”
     那人才一阵惊呼,后知后觉地叫道:“对啊,童童还没吃饭呢。”说着就跑出了卧室,简童在身后叫都来不及,那人已经跑没影了。
     这屋子的膈应还算好,过一会儿,她却听到客厅里一阵丁铃当啷,眼前突然浮现早上看到的那一地狼藉,顿时一阵不太好的预感,撑着身体爬起来,她脚下虚浮着,扶着墙壁,慢慢往客厅走去。
     便站在了客厅转角处,她是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明天再去一趟超市吧,她心里这样叹息着。
     眼前,却没有出现她脑子里闪过的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那人在开放式的厨房里,手忙脚乱,却没有打坏任何东西。
     过道里,客厅的转角口,女人扶着墙虚浮的站着,静静望着厨房里那道忙碌的身影,没有说话打扰,只是那样宁静地望着那道欣长身影忙碌着。
     那人似乎被烫到了,捉着耳朵跳脚:“烫烫烫烫烫……”嘴里还不停地叫着。
     那样一个大男人,高大的身形,在炉前忙碌,手忙脚乱的模样……这是简童第一次看到另一种模样的沈修瑾。
     恍惚之间,忽然间想起从前的从前,某年某月某一日里,她也曾这样幻想过这般温馨画面,不只是眼前这一个画面,还有许多。
     周末一起窝在沙发前看家庭影院。
     用许多许多袋装的薯条薯片淹没他俩,就什么都不想的,两人窝在一起,过一个颓废的周末。
     要是有了孩子……
     简童陡然清醒!
     不可能有孩子。
     她低头,默然着,对自己说。
     他和她,他们的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因为是错误的,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
     如果不是错误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痛苦。
     爱情,不该是甜蜜的吗?
     ……不会有孩子的,他们。
     “童童。”那人惊喜的声音,传进她耳朵里。
     她陡然抬头看去。
     那人已经乐颠颠地跑到她的跟前来了,“童童来吃。”
     那人伸出手来,无比自然地就牵住了简童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她也脚下虚浮,被他牵着,甩是甩不开的,往吧台式的餐桌走去。
     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摆在她面前,“童童吃。”
     她看着那面条,已经煮糊了,惨白白的面条,实在无法惹人食欲,手里却被塞进一双筷子:“童童你吃。”
     那人第三次催促起来。
     简童抬眸轻轻看了一眼对面那人,清晰的看到那人眼中的期待。
     她并来不及思考,手先于脑袋,已经往嘴里送去一口。这一口后,她拿着筷子的手,便僵在了唇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阴晴不定起来……为什么她会吃这一口,为什么她要吃这一口!
     口里还含着那一口面条,简童垂下眼眸……饿糊涂了。嗯,是的,还是饿了而已。
     她慢慢吞下口中的面条。
     那人却已经一脸求表扬:“童童,好不好吃?”
     “难……”吃死了……
     “我聪明吧,昨晚童童做了一遍,我就看会了。我学童童做的面条,肯定好吃。”
     “……”她闭上了嘴,低头静静吃碗里面条。
     那人兴致冲冲的拿起筷子,往嘴里送去一口:“童童教的做面条,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话未说完,那人就叫了起来:“甜的!”
     简童闭了闭眼。
     那人还在她耳畔叫道:“甜的,童童,甜的!”不停问她:“童童,为什么你教的做面条是甜的?”
     她捏着筷子的手,用了用力……她做的面条是咸的。
     鬼知道他为什么能把面条做成甜的。
     面前,突然两只手捧住了她的碗:“童童,阿修重新做。”
     她又吃了两口,抬头看了看他,静静说道:“我吃饱了。”
     “可是……”
     “老师没教过你,不许浪费食物吗?”她依旧说道。
     “老师?”那人显然一阵呆滞:“阿修的老师是谁?”
     简童静静望着对面那张懵懂的脸,眼底波澜不起地说道:“我忘记了,我们阿修也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明天就为你挑学校吧。”
     那人立刻脸色一别,愤愤看了她一眼,捧起自己的碗:“阿修做的面条最好吃。”言下之意是要“逃学”。
     明知他和她之间,全是苦,从前的,现在的,还有将来的,她认为,都是苦的,但此刻,她的嘴角,却轻轻上扬起一小丝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