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矛盾迷茫心冷的简童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房间里,女人安静地站在卧室的窗前,窗外有弥红灯,色彩斑斓;有车水马龙,热闹非常;有形形色色的男女,从她家高楼望去,只成了一粒粒的小黑点,像一只只的蚂蚁。
     每个人都在过着自己的生活,每个人仿佛都很幸福,每个人又藏了什么样的故事。
     擦肩而过的那个人,她也许已经历经磨难,心如死灰。
     那她呢?
     她自己呢?
     她又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那人还在门口守着,她知道,那人此刻一定心慌神乱,又在心里胡乱猜测,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
     唇畔,扯出一丝绝望的笑。
     砰——
     那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墙面上,她垂下了脑袋,躬起了腰背,乌黑的长发,遮得满头满脸,颤抖的肩膀,泄露了她此刻的无助和痛苦,茫然和矛盾……薇薇安说的对,薇薇安说的不对,薇薇安说的对,薇薇安说的不对……
     薇薇安到底说的对不对?
     砰——
     又一拳砸了上去。
     “该忘记的不忘记,不该忘记的忘记的彻底,哈~”她眼中,无限的讽刺:“真会,捉弄人呢。”
     也不知,她说的,是这该死的命运,还是造就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童童,你别吓阿修啊。”门外那人焦急的喊着,从最初的敲门,到砸门,后来已经开始踹门:“童童,不吓阿修,阿修心疼……”
     咔擦~
     卧室的大门,无声地打开,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女人如暮色,灰白的唇瓣上,一圈血珠,分明是重重咬过。
     可要她这样咬牙切齿的咬出一圈血珠,到底,是怎样的挣扎。
     她抬脚,无视了门外那张焦急担忧的俊美容颜,手里捧着他的被子。
     一切,又恢复到了从前。
     女人面无表情地悄然走到了客厅,沉默地在沙发上,摊上两层被子。
     一旁,男人不安地站在一旁,举足无措的神态,让人看了都会为之心疼。
     女人不去看。
     “今后,不许进卧室。”
     凉薄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
     那人一下子慌乱无比,紧紧抓住了欲要离开的女人的衣摆,焦急无比地追问:“童童,童童,是不是阿修做错了什么,你不喜欢阿修了。”
     “放手。”
     “不。”
     那人倔强地摇头。
     女人低头看向自己被拽在他掌心中的衣角,不曾去思考,不曾留给自己思考的空间,心口的破洞,填充进去的都是苦味,薇薇安的话,在她的耳畔回旋,像是老旧的八音盒,一遍一遍的回放。
     她伸手,冷漠地扯会自己的衣角,抬脚往卧室走。
     身后的男人眼中一闪即逝的心慌,想都不曾想,抬脚就追了过去。
     “童童,阿修做错什么,你跟阿修说,阿修改。”男人心慌意乱地紧紧地拉住了女人的手臂。
     女人只字不言,面无表情地抬起手,一根一根扯开他的手指,“阿修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于她而言,做错事情的是叫做沈修瑾的那个人。
     但阿修就是沈修瑾啊,她也想忽视,就像她对薇薇安说:她不想去推开这人生中,少之又少的“暖”。
     可是她怕啊。
     冷着心,她决绝地走进卧室,咔擦,锁住了房门,锁住的了心门。
     她只给门外那人留下一道走的决绝的背影,背对着那人的脸上,却没用的留下两行眼泪。
     为什么要哭?
     她不去想,也再也没有力气去想了。
     就这样,就这样吧。
     这一夜,一扇门,两个人。
     这一夜,无声无息的结束,却将一切变得糟糕。
     于沈修瑾而言,这不啻于是一个晴天霹雳。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下来的时候。
     简童无声无息地拉开房门,一道人影,跌了进来。
     定睛一看,那人躺在地上,半个身子在门内,半个身子在走廊,她看他的时候,那人似被惊醒,睡眼迷蒙,看到是她,眨了眨泛着水汽的眼,狭长的眼睛,瞬间精神许多:“童童。”
     那人委委屈屈的唤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简童呼吸微乱,眯眼:“你昨晚睡在这里?”
     “没有!”那人立即大声过于激动的反驳。
     她冷着眼:“说谎。”
     “没有……”
     她眼猛地一眯。
     “是、是晚上上了厕所太困,阿修没有故意不听话。”那人终于小小声地解释。
     简童闭了闭眼,忽视掉心口一阵一阵的钝痛。
     “我上班去。”她说:“我会把家里的钥匙送到郗辰手上,他晚点会带医生来给你打点滴。你在家里不要乱跑,饿了的话,自己煮面吃。”
     说完,大步流星去盥洗室,匆匆洗漱好,连早餐都没有吃,换了套衣服,拿着背包就急速地走出家门。
     她知道,那人的双眼,一直看着自己,里面的水雾弥漫,看着都像是要哭了。
     不断的提醒自己:别去看,沈修瑾永远都是沈修瑾。这个人,她不认识。
     去到简氏,薇薇安看到她的时候,都吃了一惊:“简总怎么有时间……”
     “你把与凯恩先生合作的方案,拿过来,我还有一些细节方面,需要重新考虑。”
     “可是……”
     “如果是对双方的合作都能够更加获利的修改方案,我想,对方也会十分乐意。薇薇安,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拒绝更多的钱。”
     薇薇安震惊了!
     这绝不是简童的风格!
     关于钱,自然所有人都爱。
     可是她知道,于简童那个傻子而言,更看重的,应该是那个男人。否则,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好……好!”她结结巴巴的说完,转身就走。
     说要把简童拉拽出那个漩涡的是她自己,可此刻听着那傻瓜一字一句说着关于钱,关于功利的事情,她却反而无所适从了。
     在她自己的办公室,她一进去,就给苏梦打了电话去。
     因为简童的关系,她和苏梦认识了,苏梦这个女人,很特别,爽朗又精明的商人,圆滑却有人情味的女人,风情万种不足以形容,她们,一见如故。
     “我是不是做错了?”薇薇安结结巴巴地问着:“我是不是以为自己以为的才是对的?可我只是不想她再受伤了!”
     苏梦说:“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事情,但我以为,有一些事情,谁都不该去插手。但不管你对那傻子说了什么,如今,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你说,她听,你说,她不听,这都是她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