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起疑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带着一身疲惫,简童的车子开到了住宅大楼下,却没有停到地下车库去,坐在车子上,并不太想下车,车窗们摇下半边,半伸出脑袋,抬头看了楼上。
     那户灯火通明。
     沈修瑾没有来住之前,常常是黑灯瞎火。
     现在好了,灯火通明,显示着家中有个人在等着她回去。
     可她怎么就是那么的抗拒呢。
     这一天,过的很混乱,凯恩.费洛奇,简陌白,从一个战场赶赴另一个战场,家,是最私密的地方,她却并不着急回去。
     白天时候,郗辰来找她拿钥匙,一句话都没有说,拿了钥匙就走,却让她觉得自己好不是个东西,眼底连个八岁心智的傻子,都不能够容得下。
     手机铃音,在静谧的车厢里,急促地响起来。
     她伸手接过。
     “出来喝一杯……额……我喝酒,你喝茶。”
     听闻这熟络的声音,简童下意识地放松了紧绷的情绪,小巧的面庞上,洋溢出一丝欢快:“好啊。老地方?”
     “嗯,老地方。我等你。”
     通话结束,简童搁置下手机,拧开车钥匙,犹豫了一下,又伸头看了一眼楼上那一户灯火通明的窗子。
     一抿唇,心狠踩下油门……不该心软,别去心软,他在家,又不会走丢。
     车在一家会所停下,在服务生引到一处雅致的别间。
     “来,坐,新到的普洱。”
     “梦姐有心了。知道我好这一口。”简童不拘谨,走进别间,放下包,脱下外套,便坐了下去。
     “大忙人,女强人,最近如何?”
     苏梦边说,边给简童倒茶。
     简童笑了起来:“梦姐,有话直说吧,一口一个大忙人,女强人,我听着别扭。”
     “好了好了,不打趣你了,”苏梦开门见山:“我听说一件事。”
     “你说。”
     “萧珩,还记得吗?”
     简童垂眸,不动声色:“萧氏集团的大少吧?”
     苏梦何等人也,听简童这口吻,便已经了然,对方并不愿意提及萧珩这个人。
     果然,当年的那件事,还是一根刺啊。
     “对,就是他。他最近频繁出现在夜场,”
     不等苏梦说完,简童轻道:“萧大少向来游戏花丛。不足为怪。”
     苏梦闻言,眸光流转,分秒之间,便猜透简童想法,轻笑一声:
     “那你显然,消息落后了。”苏梦手中的酒杯轻轻转动,“啧啧”了两声:“嘿,我说,简大总裁,你好歹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大总裁,信息严重的不对等,这可不行啊。”
     简童不接话,喝着茶,等着苏梦的下文。
     “前几日,我在东皇看到萧大少了。
     萧大少流连花丛是不奇怪,但他要是与陆明初陆大总裁在一起呢?”
     简童垂下的眸子,睫毛微微一颤:“你看出什么了?”
     “你知道,我是Boss的人,我为Boss做事已经很多年了。
     比起沈二他们,我自然比不上。
     但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苏梦猛地放下手中酒杯,“砰”的轻轻一声,叩击在桌面上的声音,倏然启眉,肃穆专注于简童:
     “Boss是不是出事了。”
     简童猝不及防,手中茶渣抖了一下啊,茶渣中的茶水,抖落几滴落在桌面上,苏梦的目光,节节下移,最终,泛着冷芒,落在那几滴泼出来的茶水上。
     “别瞎说。”
     简童轻声说道。
     “小童,你知道我,我很早就混迹在夜场中,你自己以前也在那里呆过,最清楚一件事——能够在那种五光十色的地方呆下来的人,最会察言观色。”
     苏梦一指简童:“你,骗不了我。”
     简童垂着脑袋,双手依旧捧着茶盏,不动声色,时间仿佛凝滞。
     苏梦没有再次咄咄逼人,只是双目灼灼盯着对面的简童,
     许久
     “没有的事情。”
     简童雷打不动,淡淡道。
     她信任苏梦,却不能拿那人去冒风险。
     就在刚刚那段时间里,她内心里清晰的意识到一点——她不愿意拿他冒险,一点点都不愿意。
     她信任苏梦,如果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可以坦诚地告诉苏梦。
     但那个人的事情,她不愿意说。
     她再不想承认,刚刚那一刻,也清晰的意识到——她可以恨着那人,可以怨着那人,甚至可以报复那人,却不能让那人遇到危险。
     苏梦没有去追问。
     沉吟片刻:“小童,我只是想要告诉你。陆明初不是好人。萧珩一向看陆明初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整个S市的圈内人,谁不知道,萧家大少和陆明初两人不对盘,互看对方不爽眼。
     Boss……确实很久没有出现在人前了。”
     简童眼皮一跳,眼底一丝谨,抬眸,幽幽看向苏梦……就连苏梦都已经开始看出不对劲了,那么,沈老爷子呢?
     那个精明厉害的老人家,恐怕也已经产生怀疑了。
     她又深深看了一眼苏梦,苏梦却在这时候转了话题:
     “Boss对我有救命之恩。”
     她轻笑了一声,双手交叉内扣,搁在桌面上,眼中浮现了过往,有些茫然:“Boss他对我有再造之恩,
     我苏梦不是白眼狼。
     简童,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没有违背过Boss的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命令,惟独你,我对他阳奉阴违。
     你知道为什么吗?”
     “梦姐你曾经说过,我像当年的你。”
     苏梦唇瓣露出一丝惨笑:“对,你像当年的我,与其说是帮你,不如说是帮我自己。
     我帮你,好像就像是帮助了当年的自己,即使我很清楚,当年的自己,并不会因为我现在做了什么,就能够改变那些事情。
     简童,我希望你幸福。
     犹如我希望当年的我能够幸福。”
     简童从没有看到过苏梦这个女人如此悲凉的一面,呼吸间,只觉得痛惜。
     “Boss他其实很在意你,只是他不懂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爱。他……”
     “梦姐!”简童猛地打断苏梦,紧紧握住了手掌中的茶盏:“你今天约我来,如果是散心闲聊喝茶,我很感谢你。
     其他的,我不想听这些。”
     简童面如白纸,眼中剧痛:“他,是我一生的劫。爱上他,是我错的开始,爱惨了他……所以我搭进去了半天性命。”
     简童猛地抬起头,眼圈红了:“梦姐,半条性命,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