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能说的爱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沈家老宅这个地段,想要在这里打到车,那是一万个不可能。
     沿着路段走,一直要走到岔路口,才能够见着出租车从马路上驶过。
     简童拾掇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往前走,沈老爷子连面子情都懒得去做,送她离开这种事情,有体面的人家,多半也就顺手做了。
     沈老爷子干脆就把她晾着,连派个车子送她离开的意思也没有。
     简童出了沈家老宅,便缓缓沿着这条私密性的小路,往岔口走。
     “等一下。”
     身后,有人叫住,她转身看过去。
     一辆车,缓缓驶过来,在她身边停了下去,窗子降下,沈一的脑袋,伸出来:“我送你。”
     他有这么好心?……简童静静看了一会儿,随即扬起清浅的弧度:“那就多谢了。”
     沉默着拉开车门上了车。
     沈一发动车子,平缓的驶出了岔口,上了公路。
     直到车子驶上了高架,车流越来越稀疏,车后座上,简童揉了揉疼痛的腰:“说吧。”
     开车的人,方向盘上的手,微一僵硬,“说什么?”
     简童轻笑:“我以为你绕开沈老爷子,开车追上我,扬言送我一程,另有缘由。”
     “我能有什么缘由,送你回去,也要被你怀疑?
     简大小姐,您的心思向来这么重的吗?”
     “真的吗?真的只是单纯送我回去?”她不信,一万个不信。
     车子里,一阵沉默。
     简童望着窗外飞驰而去的路灯,既然沈一不说,她又何必去追问。
     想说的,自然会说。
     许久
     “Boss他最近还好吗?”
     简童眼底一丝了然……果然没有这么好心。
     “那你该去问他。毕竟你姓沈。”
     沈一沉默了一会儿,又道:“简大小姐,你很聪明,我必须承认。
     我追出来不单纯是为了送你回家。
     我有很多疑问,想要单独问一问简大小姐。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你问。”
     “薇茗……小姐……你还记得她吗?”
     简童食指一颤,“当然。”缓缓抬头,看向驾驶座的后脑勺。
     车外的路灯灯光,在她的脸上,留下晃动的阴影,路灯射进来的微弱光线下,她的神色,平静的没有一丝烟火气。
     “薇茗小姐死了。”
     “嗯。”
     她淡淡应了一声。
     沈一肩膀细微的颤抖。
     简童只是冷漠着。
     “薇茗小姐死时受过那样的屈辱。”
     “嗯。”
     背对着简童,沈一的眼睛微红。
     简童依旧冷漠。
     “薇茗小姐那样好的人。”
     简童垂下了眼眸……那样好的人……啊?
     哈~
     “薇茗小姐本来可以很幸福。”
     “是啊。”本来夏薇茗可以很幸福。
     她侧首,望向了窗外,只有连排的路灯,飞快的倒退,眼神便渐渐茫然起来。
     “可是她死了!花季年华,那样的死法!”沈一声音发颤。
     “是啊,可惜了。”她望着窗外精致,淡淡道。
     沈一似乎听到自己牙齿“咯吱”的声音。
     这个女人,始作俑者,怎么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如此轻飘飘的不在意!
     “薇茗小姐错就错在遇人不淑!”
     他压抑着怒意,喝道。
     简童依旧望着窗外飞快倒退的路灯……时间若能够如这连排的路灯一样,飞速地倒退,该多好。
     她好像好像,成全夏薇茗的幸福。
     “遇人不淑?”她轻轻呓语,重复着沈一的话,慢慢咀嚼着这四个字。
     沈一听着,狠狠咬牙,眼放狠光:“是!遇人不淑!”
     他重重咬字道。
     简童不再说话,沈一却不肯如此轻易地结束话题。
     “简大小姐,我只想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为你曾经对薇茗小姐犯的错后悔过,你有没有在薇茗小姐的墓前忏悔过!”
     简童突然转过头,望着身前驾驶座上的后脑勺子,“沈一,”她突然风马牛不相及地沉声道:
     “你真可怜。”
     “住嘴!”
     似乎被惹怒,沈一怒喝:“真正可怜的是你,你坏事做尽,丧尽天良,简大小姐,最可怜的是你!”
     “沈一,你真的很可怜。”
     “叫你闭嘴!你知道什么!”
     简童似乎能够洞穿一切:“你爱她吧?”
     “她”是谁,她相信,沈一一定明白。
     “胡说八道!”沈一似被咬住尾巴的柴狗急不可耐骂道:“你把嘴放干净点,薇茗小姐是Boss心中最爱的女人。
     这世上最清楚的,难道不是你吗!
     你忘记了,Boss为了她,是怎么对你的?”
     路灯微弱的灯光,映射不出简童泛白的唇瓣,和内敛的眼神。
     在沈一的眼中,车后座的那个女人,平静如水,不起波澜。
     “沈一,我刚才说错了,你不是可怜。
     你是可悲可怜。”说完这句话,她再也不开口了。任凭驾驶座上的沈一,气急败坏地咒骂。
     她只是把眼睛转向了窗外,看着五光十色的夜空。
     明知道真相却不敢承认……呵呵
     刺啦~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车子一个摆尾,停在了路旁。
     “简大小姐,恕我只能送你到这儿。”
     驾驶座上,沈一冷冰冰地说道。
     简童也不气恼,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望一眼四周,这里离她的住的地方,步行也只是需要一刻钟。沈一进不去她住的大楼,那座大楼的安保,沈修瑾说过,是全S市数一数二的。
     一刻钟啊……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不太方便的腿脚……恐怕这一刻钟,与她而言,便是半个小时,而……
     今天走的路,已经够多了。
     从刚刚一路,便在揉着自己的腰腿。
     沈一离开之前,放下车窗,对着人行道上的简童,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简大小姐,你此刻最应该去的,是薇茗小姐的坟前去忏悔。”
     话落,那车子已经驶出去了,只留下一管尾气,简童望了望天……夜深去墓园?
     她自嘲地摇了摇头,并不曾多想。
     一路往家的方向走。
     此时已经过了午夜零点,路上人烟稀少,她所住的地方,又是人潮本就不多的。
     经过一处拐角,倏然被一道大力拽了进去。
     巷子里没有路灯,眼睛一下子陷入黑暗,几秒过后,才看到周围围着几个不怀好意的年轻男人,一副混混模样,手里揣着个棒球棒子。
     她立时警惕,紧紧挨着墙面:“做什么?”
     几个混混对视一眼,嘻嘻哈哈地笑,就是不搭理她。
     “谁指派你们来的?”
     “哈哈哈哈……你看娘们儿傻不傻。”为首的混混嚣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