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百零二章 破例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这一顿饭,吃者无声,看着的人,眼中只余她一人的影子。
     女人埋头一口一口吃着,对面那人,双手撑着下巴,静静看着。
     不知内里因果的人,只怕要误会,这是一双老来伴。
     夜深人静
     天气预报提醒寒流来袭,就在这个夜里,突然的降温。
     简童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幽幽醒来,仔细竖耳听声,才察觉窸窸窣窣的声音,是来自床下。
     轻手轻脚的坐起来,看向床下。
     她总觉得这人癖好奇怪,客厅的沙发,总比她卧室的地铺好,可这人却牛脾气上来,硬是愿意在她卧室打地铺,也不去客厅睡。
     要她选,她是情愿去客厅睡沙发的。
     此刻看向床下,那人牙齿“咯吱咯吱”的颤抖,把手紧紧环着自己,缩成了一只虾子。
     “醒着吗?”黑夜里,女人没有烟火气的声音,缓慢地问道。
     卧室里悄无声息,并没有等来回应。
     “装睡不是这样装的。”她淡淡道。
     地上的人好半晌,终于翻了个身,难为情地睁开眼,看着她。
     自然,黑夜里的卧室中,女人并没有看见那人难为情的神态。
     “童童。”那人小小声地叫唤了一声,以表示自己醒着。
     床上,女人动了动,“脚冷。”
     风马牛不相及地轻轻开口,闻言,地上的男人,却立即钻出被窝:“冷了?我帮你焐焐,焐焐就不冷了。”
     她几乎不用去想,果然,不出片刻,冰凉的双脚,仿佛是偎入了暖炉中,便是早已经习惯了脚凉入冰的她,此刻也不由得舒服的松开了眉头。
     “最近……有记起来什么吗?”
     仿佛闲聊一般,她问道。
     床尾的人,一边替她捂脚,一边手指轻巧的在她的脚底板各个穴位上按压。
     闻言,不在意地说道:“童童好奇怪,郗辰叔叔也很奇怪,老是问阿修有没有记起来什么。
     阿修忘记了什么吗?”
     黑夜中,一双黑亮的眸子,合着外面的路灯,眼珠反射一丝亮芒闪过,简童张了张嘴……倒是被他堵得哑口无言。
     他忘记了什么?
     “童童,你老问阿修,记起来什么,阿修应该记起来什么?
     如果阿修真的忘了什么,童童记得,童童可以跟阿修说啊。”
     被子里,女人的手,攥了攥,半晌:“那天晚上,你为什么替我挡下那些棍棒?”
     她一直想问,却没有问……她眸子微微闪烁。
     “很疼不是吗?阿修不是最怕疼的吗?”
     她温雅地说着,很平和,说完嘴唇却抿了起来。
     “是啊,阿修最怕疼了。
     可是阿修更不想童童疼。
     那天晚上,看到童童被打,阿修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难受好难受,难受得想要把童童紧紧地抱住藏起来,童童疼比阿修疼,还要难受。”
     简童肩膀一阵僵硬。
     窗外的灯光射进来,他们的眼睛也适应了黑暗。
     简童模模糊糊地能够看到床尾那个男人,絮絮叨叨:“还有童童每次对阿修不理不睬的时候,阿修这里,”她看到那人捂着胸口道:“就会好疼好疼。童童,你说阿修是不是病了?”
     被子里的手,倏地握紧,她的手心,一瞬间汗湿了。
     那人傻呆呆地问她,他是不是病了。
     简童怔然地望着床尾那人影半晌,几次张嘴,却发现,说什么都不是。
     “脚……暖了。”又过了半晌,脚上温暖了,脚底有节奏的按压着,空气中,却是毫无声息,她打破这沉默的氛围,却好像,只找到这一句合适的话来说。
     明明知道的,那人此刻心智不全,他说的话,又何必仔细去听,又何必……听进心里去。
     是呢,一个心智不全的男人,和不知事的孩子一般无二,说他是傻子也不为过,又何必……将一个傻子说过的话,听进心里去呢。
     她自己也没有察觉,竟不知不觉自嘲的笑了一声……最可笑的是,这辈子听过最美的情话,却是出自一个傻子之口。
     “阿修瞧瞧。”
     简童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便也没有再去听床尾那人说什么做什么。
     只是眼角余光扫到床尾的时候,她又羞又惊,缩着脚丫子:“你做什么!”
     那人却十分满意地将她的脚放下,重新塞进被子里,盖好:“嗯,热了热了。”
     她蓦然想明白过来,脸上不可控制地浮上一层红晕,又想起刚才这人做的事情,顿时恼羞成怒:“你就算是要试一试温度,也不用,不用……不用拿脸来试温度吧!”
     一想起这人刚才竟然捧着她的脚,便脸凑过来,挨着她的脚背,就为了看看她的脚是不是真的热了……简童心里就有一万头马儿飞驰而过。
     她没看见,她此刻的脸上,红晕遍布,恼羞成怒地怒瞪着床尾的人,因气恼而更加湿润有神的眼眸,便是借着屋外的灯光,依旧能够叫床尾的男人看傻了去。
     “我……童童你别生阿修的气,阿修下床去。”
     “等……”她伸手攥紧了被窝里自己的睡衣。
     “啊?”
     那人被她这一阻,便傻愣愣地一只脚落在床尾,一只脚落在地上,回身盯着她看,“你说什么?”
     她眼底犹豫,蓦然垂眸,“睡下吧。”
     “嗯。”
     “我说,今夜破例,你睡床上。”
     “啊?”
     简童眼底有了一丝火气,那人傻愣愣的样子,“啊什么啊?夜里突然降温,你要是再发热了,我又要被郗辰他们责怪。
     我可不想再照顾你。”
     边说,她往一旁床沿挪开身子,指了指一旁:“你睡这里。”
     那人忽然高兴起来,乐呵呵地就屁颠屁颠爬过来,“噗通”一下,扑上了她身旁的床侧。
     “你睡这里,把你的被子捧上来。”她道:“你睡你的被窝里,还有,没有经过的允许,不许和我有身体接触。”
     那人已经乐颠颠地捧着被子,重新爬上来了。
     女人感受到身旁明显下沉的床位……咬了咬嘴唇,有一丝犹豫。
     应该……应该没关系吧,
     一个孩子而已。
     忽而又自嘲自己疑心病重,想多了。
     还提防一个孩子。
     “睡吧。”
     她往旁边缩了缩,侧过身去,与身旁空下半个人的位置。
     身旁,男人躺了下去,也侧身,却朝着她,望着身旁女人的后脑……童童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