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百零一章 他没有安全感吗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童深深看了秦沐沐一眼。
     “你拿简氏威胁我?”
     “简童,你去告,到时候全世界都会知道简氏就是个空壳子。
     我乐见你失去一切。
     失去一切的你,还能够像现在这样,站在我的面前质问我,这么高高在上的姿态吗!”
     她最恨最恨,就是简童,她凭什么如此高高姿态。
     曾经那样低三下四的人,凭什么转个身,三年去,过的又比她好。
     肮脏的下贱的简童,这样的女人,自己却永远比不上?
     “你有什么本事,不就是子承父业吗?
     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家里人给你的。
     不、不对
     是你从你家里人手里抢来的。
     简童,你不止下贱,你还心黑。
     连自己家里人都不放过!”
     “啪!”老金的手在颤抖:“你胡说八道什么!简总已经说过既往不咎,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秦沐沐却突然疯了,狠狠一扭头,瞪着一旁的谢顶老金:
     “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
     当初你不是也看不起这个女人,说她心狠手辣连自家人都不放过吗!”
     老金脸色“唰”的就白了,猛地往简童脸上看去:“简总,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样!”
     “别否认了。有胆子说没胆子承认?
     至少我有一点比你强,我做的,我承认!你敢吗!”
     “简童,你以为你有多得人心吗?
     你知道整个公司背地里都叫你什么吗?
     黑寡妇!
     啊,我忘记了,你就是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劳改犯,怎么会知道黑寡妇是什么意思。
     要不要我给你解释解释?”
     简童只是静静地望着面前这张气怒非常的脸,从前,她不曾为此动怒,如今,更是不生烟火。
     “说够了吗?”
     在秦沐沐剧烈起伏的胸口,和怒意交加的眼神下,简童咸淡轻无的开口淡问。
     “秦沐沐,你知道,为什么,我刚刚愿意不计较你泄密的事情,就此揭过?”
     秦沐沐把脖子梗得经络都暴涨起来,可见是有多不待见简童。
     “何必呢?”简童轻叹了一口气。
     秦沐沐狠狠瞪了过去:“不用你可怜!悲天悯人做给谁看?”
     “何必呢……秦沐沐,泄密的事情,我没有多问你细节,没有问你是自愿还是不小心。
     知道我为什么不去计较这件事情吗?
     假如你秦沐沐真的有心要害简氏,那么新闻媒体一大堆,简氏资金链断层的事情,你只要想要传,早就已经闹得全天下都知道了。”
     简童眸子清澈,一眨不眨地落在秦沐沐眼中:
     “但事实是,至目前为止,也只有凯恩.费洛奇知道这件事情。”
     在公司的时候,她便已经想到了这些。
     消息是长了翅膀的信件,如果有人想要传递到全世界都知道,那么,全世界就已经都知道了。
     “秦沐沐,何必呢?就因为讨厌我?”所以一句话都不狡辩吗?
     秦沐沐猛地一震,下一秒紧紧咬住嘴唇,桀骜地瞪了简童一眼:
     “我是很讨厌你!
     这辈子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
     我从来没有像恨你一样恨过别人。
     但我秦沐沐至少不至于丧心病狂!
     整个简氏上下,依附简氏而活的有成千的家庭。
     我秦沐沐就算恨你恨得打你一巴掌,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私欲,让那么多的员工陷入失业,那么多家庭生活过不下去。”
     简童看了秦沐沐好半晌,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推开了秦沐沐:“不得不说,你现在,可爱多了。”
     她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时间不早了,我就告辞了。”
     老金在一旁,依旧胆战心惊:“简总,我当初说那个话,是因为……”
     “好了。”简童没有让老金长篇大论,她开口的瞬间,老金脸色发白,下一秒,
     “说过就是说过。”简童平静说道:“这个月的奖金,不会因为你承认错误或者狡辩,我就不扣你的。”
     说完,简童伸手打开屋门:“秦沐沐,我虽然原谅你,但你不能够留在简氏,至于你恨我,那就继续恨吧。”她走出屋门,转身望了一眼屋内:“找个好人,好好过日子。”她的脸上,还挂着秦沐沐最厌恶的高高在上:“我允许你,恨我恨到我死的那天为止。”
     秦沐沐就这么愣愣地看着那道一瘸一拐的背影,从她的面前消失。
     好半晌,如云雾里一样,“老金,她是什么意思?”猛地跳起来,狠狠地跳脚:“我最讨厌她那种自以为是的高高在上的施舍!告我啊!我不怕!”
     ……
     夜风中,简童回到家中时,已经夜深三点。
     开门那刻,习惯性地换上玄关处,早就摆放好,等待她的主人归来的那双拖鞋,粉红兔的拖鞋,毛茸茸的,在深秋的时候,很是暖脚。
     她微诧异,今夜客厅的灯暗着。
     睡了吗?
     手指摁下客厅灯的开关,一瞬间,屋子里有了暖光。
     她下意识往客厅看去……没人?
     于是匆匆往阳台走过去。
     阳台上摆着那架超级专业的望远镜,只是,空无一人。
     人呢?
     心里莫名一阵慌张,转身便往卧室去,脚步有些急了,推门,开灯,一气呵成。
     提起来的心,终于安放了下来。
     她走两步,在他打地铺的地方,蹲了下去,看他一头乱发,乱糟糟地露在被子外面,如果不去想这被子里的人是谁,不去看那张脸,她觉得,眼前这人,还有点可开,毛茸茸的脑袋露在外面,整个人缩成了虾子。
     都说,睡觉的时候把自己抱成一团的人,是没有安全感的。
     沈修瑾,没有安全感?
     不禁觉得好笑,自顾自地摇了摇头……她觉得,说出那番结论的人,一定是个神棍,根本就是谬论。
     她实在想不出,沈修瑾会因为什么没有安全感。
     全世界人没有安全感,沈修瑾都不会没有安全感。
     被子里的人似乎被惊醒,动了动,睁眼睡眼惺忪,揉了揉肉,软软道:“童童你回来了,我煮了面条,放在保温壶里,我去给你拿奥。”
     也许,真的是饿了,女人很温和,没有拒绝,“好啊。”
     那人立刻便从被窝里钻出来,揉着惺忪睡眼,却已经屁颠屁颠起来,跑去客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