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百零七章 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夜里的航班,三个小时不到,抵达S市,下飞机的时候,天色凌晨一点多。
     由南往北,她从悦榕庄出来的时候,走的匆忙,忘记了换衣服,一下子走出了飞机场,冷风瑟瑟地往领口里灌。
     薇薇安还没有睡,简童下飞机,便打开了手机,手机一打开,不多时,一大串的未接电话,还有许多短信。
     眼不见心不烦,手一滑,便滑到了下一条。
     顿时,冷凉的心里,暖了暖。
     是薇薇安,“没睡?”
     “下飞机了?那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在出租车上。”
     放下了手机,她的唇瓣,不免扯动一道讽刺的弧度。
     那所谓的家人,还不如一个毫无血缘的朋友。
     一个短信是逼她,责怪她,怨恨她,一个短信是等着她归来,为她接机。
     没有对比的时候,竟无从察觉。何时起,她的沉默,却是造就他们伤害的助纣者……错了吗?
     她,做错了吗?
     一路上,女人一直在思考,是否,是她最初的时候,软弱的错误。
     直到司机停下了车,说:“到了。”
     她才回神,熟悉的大楼,熟悉的环境,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所住的楼层。
     没有亮光,和周围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想来,那人是已经睡了,也是,他何必等着一个远在外乡的人。
     推开车门,漫步而下。
     乘坐电梯,到了家门口。
     轻巧地开了门。
     屋子里,静悄悄。
     她没有摁下墙壁的开关,借着阳台打进来的路灯,微弱的灯光,但也足够她在熟悉的环境中,模糊地行走。
     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屋子里家具的黑影绰绰。
     从三亚回来,直到进到了家中,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她往客厅走去,丢了手中的背包,把自己像个无骨的大型球状物体一样,正准备把自己整个人抛到沙发上。
     才看到,沙发上一个黑乎乎的人形物体。
     猛然眯起眼,又定睛仔细观察了一下……不是像,那就是一个人。
     某根神经绷紧,悄然靠近,熟悉的味道,窜入鼻间,是她盥洗室里洗发水的味道。
     ……是他。
     她出乎预料的没有觉得奇怪,也反常地没有去叫那人。
     悄然走了过去,站在沙发旁,静静看着,那人整个人躺在沙发上,头枕着胳膊。
     她没打扰,转身去了卧房,捧来一床被子,盖了上去。
     许是动静有些大,沙发上那人动了动,翻个身,又睡去了。
     她转身之际,便看到一旁的吧台上,摆放着一桌饭菜,脚如生了钉一样,钉在了原地,望着那一桌子的饭菜,伸出手去……热的?
     眼底闪过一抹惊诧。
     “童童?”
     身后,鼻音浓重的,那人许是刚睡醒,软糯地叫了一声。
     她没应声。
     “童童,我又做梦了?”
     “?”
     却看那人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嘶的一声叫了出来:“不是梦啊,童童,你回来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饿不饿?”
     “阿修给你盛饭。”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目视那人爬了起来,开了灯,顿时满是暖光倾洒而下。那人一边给她盛饭,一边喋喋不休:
     “童童不知道吧,阿修会做好多饭菜,跟电视里学的。”
     眸光扫了一眼,摆在她面前吧台上的那碗白米饭,还冒着热气。
     “薇薇安说你吃饭很乖,是薇薇安骗我吗?
     你夜深才吃的饭?”
     “不是。
     阿修吃过了,天没黑就吃了。”
     天没黑就吃了?
     她顿时脸色沉了沉:“说谎。饭菜还热着,天黑到现在,饭菜会热吗?”
     她口吻有些严厉。
     那人一脸的委屈:“阿修没有说谎。
     阿修很早吃过。”
     “那我还不知道,我们家的碗,还有保温的功能。”冷嘲道。
     那人满脸的倔强:“阿修没有说谎,阿修才不会对童童说谎。”
     “呵,那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热的。冷了,阿修就重新热一遍。”
     虽然说的有些不清不楚,但女人听懂了。
     蓦然一颤……“你……饭菜冷了,你就重新热一遍?……为什么?”她压着心口忽然跳快的心跳,眼眨也不眨一下,盯着面前那人。
     有个答案,早已经涌出。
     女人捏着掌心,掌心里,却莫名的一片潮湿。
     她竟然……紧张到出汗?
     太不可思议。
     “等童童。”
     当这三个字,窜入耳朵里的时候,她本就跳的飞快的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垂眸,满脸平静地问:“薇薇安告诉你的?今晚我会回来?”
     那人摇了摇头。
     她抿了抿嘴唇:“那你怎么会知道我今天会回来?”
     “不知道童童今天回来。”
     他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她今天回来,却做了一桌饭菜,冷了热,热了凉了,再热?
     “我想着,童童回来的话,就能够吃到热乎乎的饭菜。”那人说着。
     蓦然一个答案闯入脑海,她看似平静,却有些慌乱,试探地问道:“你每天都做饭菜……为我?”
     “是呀。”
     她蓦然手掌一紧!
     沈修瑾,你能不能够不要这样毫不犹豫!
     “每天饭菜冷了就热,放凉了再热?”
     “嗯!”那人重重点头:“我想要童童回来就能够吃到阿修重做的热乎乎的饭菜。”
     她突然地低下了头颅,如果可以,她不想承认,这一刻,她竟为此动心,竟为此动摇!
     拿起桌上的碗筷,她一口一口吃着。
     实话,饭菜的口味,并不很好。
     这人便根本没有厨艺的天分,可她竟然觉得,嘴里的饭菜,今天尤为的香。
     疯了!
     简童!你疯了!
     便在这一句一句内心叫嚣下,这一桌饭菜,她一个人静悄悄的吃完。
     躺在床上的时候,今夜心很乱,她进卧室,那人跟个尾巴一样,亦步亦趋,跟了进来,手里还捧着她刚刚捧到客厅的被子。
     女人这次没有呵斥他的离去,那孩子一样的男人,漆黑的眼珠,倏地晶亮,闪耀着喜悦。
     女人躺在床上,内心已经乱成一锅粥。
     想起这人这段日子以来的变化,想起那个深夜,这人对世界的认知脱轨了,却依然将她藏在身下,面对穷凶极恶的恶人,替她受下那么多的棍棒。
     他可以逃,却没有。
     想起这人半夜醒来,替她捂脚……到底,哪个才是沈修瑾?
     床榻另一侧沉了下去,女人身子一僵,下意识就要冷声喝道,最终,倏然住嘴,只是抱着自己的被子,往一侧床榻躲了躲,冷言冷语道:
     “各睡各的,不许跑到我被窝里,更不许碰触我。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那人打了一个哈欠,十分乖巧地问道:
     “阿修乖乖听话,童童就还会要阿修吗?”
     女人面色顿时一僵……她竟然被个孩子一样的沈修瑾,问住了。
     僵硬地道:“快睡,敢再多说一句话,就把你丢出去。”
     那人果然不再说话。
     不多时,床侧传来沉沉的呼吸声,女人慢吞吞转过身,盯着身旁那人露在被子外的那张面庞,简童的眼中,难言的复杂。
     看了一眼时间,换算了一下意大利那边的时间,女人起身,悄悄出了卧室。
     “白煜行,那边的事情,顺利吗?”手机里,她问道。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她会打来这一通电话。
     “快摸出对方底牌了。”
     “有件事,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声。”简童道:“沈老爷子前些日子来找过我,他试探了我,我想,他多半已经起疑了。
     他……他失去的记忆,如果再不能够想起来,恐怕,沈老爷子就要动手了。
     另外,陆明初和萧……萧珩的行踪,也务必关注,熟悉这两人的,都知道,这两人从前向来水火不容,但是现在却反常的交往甚密。陆明初的身份,到底有些特殊。”
     “我知道了,我会知会郗辰,一旦我和沈二这边的事情解决了,立即回国。”
     “那最好,他……在我这里,呆的时间也够久了。”女人委婉地准备赶人了。
     电话那头,白煜行闻言,挑起了眉:“哦~这样啊~”
     “听说简氏和德门合作了,米发尔亲自签的合同?”
     “你监视我?”今天白天才达成的合作约定,外界还没有放出消息,远在意大利的白煜行先知道了?
     哄谁?
     “监视?
     我人在意大利,怎么监视?
     想多了。
     放轻松一点,我只是想要告诉你,米发尔这个人,精益求精,而且,从不吃亏。
     你和他合作,做好心理准备,一切,必须做到完美,找不到任何一点瑕疵,否则,你就等着米发尔的毁约吧。
     这人不在乎钱。
     但德门在行业里的声誉,如果他们毁约,想必以后简氏就要步入困境,陷入无人理睬的尴尬局面。即使是他们单方面违约,被质疑的,也只会是简氏。”
     简童不反驳,白煜行学的是医,但于商,却是家传渊源,能和沈修瑾并肩而立的人,又会是什么简单角色。
     “你和米发尔有旧交?”
     电话里,白煜行“唔”了一声,含糊应道:“算……是吧。”
     “好了,我这边有事情。”白煜行匆匆说了一句,挂断电话。
     简童打了哈欠连连,睡意浓浓,转身进了卧室。
     捧着被子钻入被窝,初冬,天很冷了。
     被窝里的暖意,驱散了刚才在客厅里染上的寒气。
     一张床,楚河汉界,分的清清楚楚……后来,她才发觉,只是她以为的“清清楚楚”,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只是此时此刻,她还在自欺欺人,并且,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