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身在天堂心在地狱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他抵着她,女人的眼里,含上了水汽,粗嘎的声音,嘶哑着:“我恨……”你……
     一记深吻,牢牢地堵住了那未曾说完的话。
     一阵撕裂的疼,没有任何前奏地刹然来临。
     女人口不能言,唯独那双眼睛里,含着恨和惧怕。
     男人触及那双眼,蓦地心口一疼,伸手捂住了那双眼,他不要看,不要她用这种眼神看他!
     男人漆黑的瞳子里,满是受伤的剧痛,此时可以无所顾忌地显露出来,反正、反正……她的眼被遮住,反正她也看不到。
     反正……反正她是他的!
     行暴行的是他,剧痛着的也是他……是不是,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未来?
     小童小童,你太残忍!
     房间里,弥漫着暧昧气息,身处暧昧中的两个人,却各自任由自己的心,沉入湖心深处。
     明明,明明做着三年里最想要做的事情,可是他却难受的心颤,难受的窒息。
     明明身体的感官传来愉悦的快感,可是随之而来的,心,却越来越凉,越来越痛。
     她的闷哼,她的隐忍,每一个细微的声音,他都仔细地听着,每一次细微的声音响起,他便更疼了一分。
     对不起,小童,我不是想要伤害你,你别逃,别逃就呆在我身边,我对你好,把全世界都给你,你别再……逃。
     他知道他无耻,他知道,这辈子……他把最无耻的都给了她。
     身体那样愉快,心却如凌迟。
     在天堂和地狱之间,他终于,疯了。
     一切结束,男人爬起,床上的女人,已经亡了灵魂一般麻木,麻木的看着床畔那人精硕的胸膛,看着他优雅地穿衣,仿佛……仿佛刚刚那一切,不过只是一场无聊之后的荒诞戏码。
     仿佛他只是一个嫖客,刚刚结束了一场放纵。
     她抬了抬手指,却发现,连一分力气都使不出。
     “你真的是个混蛋。”她麻木的眼,如同机械一样,机械化地一下一下转动眼球,如死水一般盯着床畔那人。
     男人修长的指尖,轻扣着领口的扣子,微微一顿,缓缓转过头,深眸垂下,扫向床上女人:
     “你不早就知道,我就这么混蛋的一个人?”
     慢条斯理地扣上最后一颗纽扣,他弯腰,手掌撑在了她脸侧,俊美的面容,与她咫尺相对,扬起薄唇,沙哑磁沉的声音,缓缓说道:
     “所以不要再逃,不要想着反抗。
     我是个混蛋,不要试图激怒一个混蛋。”
     这一刻,他像地狱撒旦,危险又冰冷,胸腔里的那颗心脏,却已经痛得难以呼吸。
     留住她……他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如果能够留住她……恶人他当定了,下辈子十八层地狱层层都经历一遍,他也愿意。
     可是要他放任她去拿着性命捐赠骨髓,甚至有着不可估量的风险,甚至于……死亡。
     蓦地,他直起身,躯干笔挺地立着,垂在腿侧的大掌,死死捏了起来……他,做、不、到!
     床上女人沉默着,忽然苍白的唇角轻轻扯动,那笑容,无比古怪,让男人看的心脏一颤。
     “无非,是一个玩具,对吧。”她嘶哑低喃,似乎是问他,更多却像是自言自语。
     倏然!
     男人面色一白,冷了冷心肠,“是,玩具。”他冷笑着:“所以要乖乖听话,懂?”
     如此嚣张的话语,男人却倏然转身,仿佛想要急切地逃离这里。
     门被带上,发出一声空想,整个卧室,又回归到寂静,静得人心里发凉。
     男人大步往外,沈二随即跟上。
     他每走出一步,眼底的艰涩便多一分。
     玩具?
     如果她是玩具,那他一定疯了,这辈子只要这一个。
     他沈修瑾从小到大的玩具,从来不在意,坏了就丢掉,不喜欢了就搁在一边……她是玩具?
     她是玩具,为什么他割舍不下?
     如果他们之间一定要是玩具和主人的关系……
     小童,只要你愿意,我来当你的玩具,只要你别再离开我……行不行?
     沈二开了车门,男人坐了进去,浑身慑人的气场,一下子消散一空,他伸手揉了揉眉心,俊美的面容上,只剩下苦涩和疲惫。
     “回公司吗,Boss?”沈二问。
     男人似乎想到什么,“夫人那里有人照顾吗?”
     “您放心,沈三已经上去了,有沈三守在夫人门外,夫人的安全,无需担心。”沈二言简意赅,却也深懂他Boss的话中意思。
     “看着她。”男人淡漠道:“不许让她去医院。”为了逃开他身边,那女人竟然可以那样冒险!
     他再咬牙。
     “跟沈三说,夫人如果想要去逛街,或者是正常去公司工作,只要跟着,不限定夫人的行踪。唯独,不许去医院。”
     “是的,Boss。”
     “叫你做的那件事情,进展如何?”
     沈二明悟:“沈四已经接洽过对方。”只一句话,却不再说了。
     言下之意很清楚——对方一定是拖延和拒绝。
     “让沈四现在去。把人‘请’过来沈宅。”
     沈二一惊:“Boss,您要亲自见?”
     后车座的男人只是疲惫地挥了挥手:“去办吧。”
     沈二不再多言,一边蓝牙耳机戴上,连线沈四那边,简短地传达了男人的意思。
     切断通话,沈二驾车,笔直往沈家宅院去。
     偌大的沈家庄园,是沈修瑾成年之后,就搬出来长久居住的场所。
     铁艺大门自动敞开,车子顺利通过门卫处,一路又开了一段,停在了大宅主楼前。
     管家已经恭候在一旁:“先生,欢迎回家。”
     得体地递过去一张带着温热湿气的干净毛巾,毛巾上,还残留着柠檬水的香味。
     男人擦了擦手,毛巾上温热的柠檬水气味,让他疲惫稍稍退去一些。
     不多时
     沈家宅院前,停了一辆黑色商务车。
     车门打开,一对年轻母子,面色难看地被“请”下车。
     “我不去,我要回去,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女子年轻的脸庞上,满是焦急。
     她才不傻。说是“请”,那是“请”吗?
     那样的“请”法?
     “我们Boss正在等您,请您跟我走,让Boss等久了,他会不开心。后果,一般人都承受不了。”沈四学到沈二的皮毛。
     眼也不眨地面无表情,办强迫地把人“请”到了沈家宅院。
     会客厅门口
     大门紧闭,年轻的母子,踌躇不前,显然想要回避。
     小孩儿拉了拉身边的母亲:“妈,我们离开吧。”
     由不得他们母子,门从里面被拉开,沈家的管家,斯文有礼,却也疏离冷漠,客套地请人进来:
     “欢迎,先生已经恭候多时。这位女士和公子,咖啡、果汁?”
     “不、不用。”
     管家点头,让到一旁,他这一侧身,就逼得那对母子,不知觉跨进大门。
     管家欠了欠身,迈了出去,转身,体贴地帮他们关上了门。
     “别……”
     年轻的女子话未说完。
     “丁小姐,坐下说话。”
     丁暖一惊,她总觉得今天没好事。
     转身,就看到那道伟岸的身影,靠坐在沙发上。
     丁暖无法,只得硬着头皮,拉着她儿子向前坐下。
     会客厅里,沈修瑾懒得废话,一并直奔主题,茶几上,一份咖色的档案袋,推到了丁暖面前。
     丁暖狐疑地打开,脸色瞬间变了,一阵发青,一阵发白,又涨红了脸,猛地砸了手中的文档,哐啷啷的砸在桌子上:“根本没有的事!我们家小欧,早就已经和他大哥做过配型了,这个小童也是知道的!”
     她还特意强调了“小童”。
     沈修瑾不为所动,“伪造假证明,这种事情,是简振东的手笔吧。”
     “胡说!
     沈先生!你这是诽谤!”
     “呵,”沈修瑾又递过去一张纸。
     丁暖迫不及待地拿起,瞬间,面色发白:“怎么可能……”这张纸正是一张自白书,纸上寥寥几句,写的是对于作假配型结果这件事情,而这份自白书的最下面的签名档,却是那个帮他们作假的人。
     他居然在这张纸上,对当初的事情供认不讳!
     丁暖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胸口起伏不定。
     “没有什么不可能,不只是简振东可以给钱办事的。”
     丁暖蓦然一震,这句话再清楚不过。
     “何况,得罪简振东和得罪我,哪个后果更严重?”
     丁暖沉默了……当然是他。
     “我孩子还小。”
     她们不捐不行?
     “就算是配型成功了,可是我家小欧还小。沈总,请您感同身受一下我们做父母的,就算是伪造作假,这一切出发点也只是为了孩子。”
     她还在极力游说。
     对面男人,指骨有力地又推过去一份合约:“签了,拿钱走人。不签,”男人冷眼望着,似乎是盯着一个死人,“父母双亡的私生子,抚养权最后归谁?”
     丁暖倏然心脏漏跳半拍,盯着对面那男人,心惊肉跳的,她敢肯定,这人说的是真的,他真敢!
     “不如你看看,我这边为你和你儿子准备的条件。”
     丁暖这才缓了一口气,刚刚差点儿一口气没接上来,颤颤巍巍地哆嗦着手,翻开合约。
     看完,她已经心跳加速……这一次,不是吓的,而是……“沈总,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上面开出的条件,真的会兑现?”
     丁暖望着合约上,对方开出的利好条件,心跳得飞快……一个亿的现金,一家当地的广告公司。
     关键是,这广告公司不是什么没名气的皮包公子,在本市,还有些名头。
     简振东那个老家伙,最近越来越变态,而且对她也越来越抠。
     简振东已经没有简氏了,她就是拼死也未必能够让小欧继承简氏。
     何况现在面前这个强硬的男人,已经摆明态度,要管这件事情……“是为了她吧?”
     不知为什么,心里一酸,丁暖脱口而出。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你的任务是,签,或者不签。”
     丁暖看了看对面那个俊美无涛的男人,这么出色……为什么就没让她遇到,想起家里那个老变态,丁暖心里越发不平衡。
     但她好歹知道轻重好坏,分得清眼前的事情,什么重要。
     看了看手中的合约书,转头:“小欧,有了这些,以后你就不会平凡了。这些足以让你赢在一般人家孩子的终点了。”
     她说:“妈妈是为了你好。”
     话落,一咬牙,签了字。
     “沈总,您说话要算话的。”
     沈修瑾扬唇一笑,“现在就让人给你账户打过去五千万,剩下的,等到骨髓移植手术结束,一并给你。”
     他这一笑,却越发邪魅,丁暖心口骚动了一下,望了望手中的合约,又看了看对面那个出色的男人,一丝不甘地离开了会客厅。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音响起,男人松下揉着眉心的手指,拿起一旁桌上手机:“嗯?”
     低沉的声音,让人不易察觉的疲惫,听起来依旧还是那么磁沉稳重。
     电话里那头:“Boss,属下办事不利,让夫人骗到,让夫人跑掉了。”
     电话这边,男人蓦地绷紧身体,刚刚松懈下的身体,再一次绷得紧紧的,眼底怒火狂烧:“我去找!具体的事情,等找到她,我再跟你算!”
     站起身,他手机立刻打开定位。
     手机上,一个亮点正在移动,男人薄唇轻扯一抹冷笑……果然还是逃心不死!
     她的手机里,早就有他装的定位器。
     “跟我走!找那个女人去!”
     他飞快下楼,经过沈二身边,男人如风一般掠过,咬牙切齿说道。
     沈二一惊,来不及多问,脚步已经匆匆追了上去。
     “我来开!”男人一把拉开沈二:“你坐那边。”指着一旁副驾驶。
     手机的定位,那个亮点还在移动。
     车飞驰而出,脚下油门不要钱一样轰炸。
     他心里的怒火飞扬。
     浑身笼罩着低气压,沈二忍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沈三的任务懈怠了?夫人跑了?”综合以上,他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些了。
     男人淡淡应了一声,脚下油门却不松开。
     顺着定位导航,往医院的方向追过去。
     越靠近医院,他脸色越黑……果然是跑去医院!
     追着追着,快要追上时候,却发现,那个定位的亮点不动了。
     他眼底一丝疑惑。
     ……
     另一条路上
     哐——的一声巨响,一辆小车,被一辆越野车撞到了绿化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