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百二十章 当坚信被打破她会痛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童看着拽开她身旁车门的人,心口一沉……这一次的车祸,绝不是偶然。
     “又见面了,夏管家。”
     老者比之她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更加苍老,尤其记得夏管家给沈家当了一辈子的管家,记忆之中,这老者尤其的体面。
     从来那张长脸上,都没有什么笑容,常年板着一张脸,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刻板的气质。
     但此刻这个老者,再也没有了给沈家当管家时候的体面,他瘦削的躯干,像是沙漠中的老柴干,枯败枯瘪。
     看着那张印象中刻板的面庞,此刻显现着疯狂。
     “你还记得我!
     难为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家伙!”
     夏管家显得有些疯癫的笑,笑的人痞骨发麻。
     “看到我这个老家伙,吃不吃惊?惊不惊讶?哈。”
     “车是你故意撞的?”有温热的血液,从额头上淌下,她没伸手去擦,一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面前的人。
     其实不用问了,车撞过来的时候,是往死里面撞的,她侧首看了一眼同样受伤捂着胳膊的司机,要不是这个司机的应变能力好,此刻,她绝不只是受伤那么简单。
     “我撞的,怎么?
     你要报复吗?”
     夏管家轻快的说着,眼底都是对简童的痛恨。
     “可惜啊可惜,没把你当场撞死。”夏管家一脸可惜,话锋一转:
     “也好也好,要是让你那么轻松就死掉,那就太便宜你了。”
     “为什么?”她一脸平静地问道。
     一而再再而三地加害她。
     “这么蠢的问题,你还要问吗?
     为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要不是你,我的薇茗怎么会死?”
     “夏薇茗不是你自己害死的吗?”她冷笑:“你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你下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那是你女儿?”
     “闭嘴!”夏管家被惹怒,一个巴掌挥了过去,简童来不及躲闪,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巴掌,娇小的脸上,顿时就肿了半边脸。
     她却笑得越发讽刺。
     “你还笑!
     是你!
     都是你!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失手伤了我可怜的薇茗?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有机会害死薇茗?”
     简童差点儿笑得眼泪就出来了。
     敢情他自己杀了自己的女儿,是因为她给了他机会。
     “我怂恿你杀人了?
     还是我威逼胁迫你杀人了?你自己自私,杀死了夏薇茗,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你闭嘴闭嘴闭嘴!
     我那么做,是情非得已的!
     我那么做,是有前因的!
     我那是以为薇茗不是我亲生女儿!
     要不是那天晚上发生那种事情,我根本不会对薇茗下手。
     那天如果我没有对薇茗下手,我就会在后来知道,薇茗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她是我亲生的!
     试问,我再心狠手辣,又怎么会对自己亲生女儿下手?
     虎毒不食子,我怎么会那么狠心!
     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
     让我们父女不能她养我老,酿造这场悲剧的一切源头,都是你!”
     简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不敢置信地望着面前那张狰狞的脸,怎么会有这种人!
     “杀人的是你,害死夏薇茗的是你。
     以为夏薇茗不是你女儿的也是你。
     栽赃我的,还是你!
     我倒没有找你算账,你倒是先倒打一耙!
     夏薇茗是你亲生女儿,你就不动手了?
     不是你亲生女儿,你就要替你私生子出气报仇?
     你的女儿就不能死,别人家的女儿就能够死?
     我看你是疯了!
     不管是谁,那都是一条性命,怎么在你的嘴里,就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这种人,若不是根骨里就坏,那就是心眼长坏了!”
     “哈,哈哈,就是你,一切不幸的开头,都是因为你!
     要是没有你,我就不会做出那种杀亲生子的事情!
     今天,任由你舌灿莲花,任由你狡辩,我都要替我可怜的女儿报仇!
     我就算豁出去这条老命,也要拉你一起死!”
     一旁的司机,大概没有想到,发生车祸就够倒霉了,居然会听到这么恐怖的事情,他敢怒不敢言。
     简童眼角余光扫到满脸苍白害怕的司机,眯了眯眼,淡定地抬起头:
     “这里是闹市区,马上就会有交警来,到时候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会被制止。”
     夏管家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变脸,粗鲁地拽了简童,就拖下车:“你倒是提醒我了。”
     一边说,一边拖拽着简童,塞进了他开来的越野车副驾驶里。
     “我带你一起去沉江!”话落,启动车子,越野车发出一声轮胎擦地的刺耳声音,疾驰而去。
     车子飞驰,一个很恐怖的速度,周围的车辆一个个避之不及,唯恐遭受池鱼之殃,纷纷靠边缓行,为这辆疯狂的越野车让路。
     这年头,谁也不容易,谁都有一个小家,两个大家,一家老小的生活,也就指望着自己朝九晚五的工作,谁也不想就这么被辆失控的车子撞飞出去。
     车子在飞驰,简童胃里翻滚的难受,强忍着按压下恶心感,头脑晕乎乎的,但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怎么会知道我打了滴滴,坐上那辆车的?”
     一切的巧合之下,绝不是巧合,即便知道,自己此刻面临的险境,她也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大约是认定,今天身边这女人没活路了,夏管家也懒得遮遮掩掩,冷笑着:
     “有人在你楼下蹲守,你一出门,我就得到信息了。
     也是老天要收了你这条命,不然怎么会给我这个机会?
     先生……沈修瑾那个混蛋派人候着你门外,寸步不离,我根本找不到机会。
     呵呵,这还要感谢你,感谢你成功地把沈三骗走,不然我也找不到机会动手。”
     “有人是谁?”
     “这不用你知道!你只要知道一点,想你死的人,不只是我一个!有人比我更看不惯你活着!”
     简童面色凝重……她实在想不出,“有人”是谁。
     “哈哈哈,你说你多可怜,反正今天你也活不成了,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吧。
     你还记得沈一接你去看沈老爷子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巧合,沈一送你回去之后,车刚走,你就出事?
     我告诉你,是你自己的家人,你自己的家人和沈一里通外合,沈一确认把你送到那个偏僻的路边,你自己家人买通的小混混。
     你真可怜,还不如当初死在监狱里的好。”
     夏管家想要欣赏身旁女人可怜的神态,却只看到一片平静。
     “你为什么不吃惊?
     你为什么不问我,那个人是谁?
     你为什么不难过?
     你哭啊!哭啊!哭!我叫你哭!”
     似乎被简童的平静惹怒,夏管家神志有些癫狂,每一次发怒,就更加踩中油门,越野车的性能十分之好,在路上跑出一串流光。
     车子已经在失控的边缘,道路两边的车,纷纷都停了下来,远远避开,甚至有些人害怕地开了车门,跑下了车。
     在这个城市这么久,深夜飙车的年轻族有之,仗着有钱不怕罚单超速闯红灯有之,但这种摆明不要命的开法,还是第一次。
     要是遇到神经病怎么办,到时候被撞了还只能够算了。
     夏管家神情癫狂,“哭!你给我哭!”
     缓缓地,简童扭头,冷眼看着夏管家:
     “是我哥,对吧。”
     一句话,惊得夏管家松了油门。
     简童其实一直觉得那一次夜晚被袭击的事件,太巧合了,心里有所狐疑,只是一直不知道是谁。
     但今天,当夏管家说出那晚的事情,说出事她家里人和沈一里通外合,她便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犹记得,在那晚出事之前,简陌白还闯到了公司里闹,简陌白离开时候的那个眼神,还有那句话,实在不像是说说而已。
     她嘴唇微微发白,嘴角处不易察觉的苦涩,唇角勾了勾,似乎不在意。
     她倒是曾希望过,是她猜错了,是她太敏感。
     她也曾希望,就这么稀里糊涂,和稀泥忘了就好。
     夏管家被她这淡定的态度,更加激怒,理智飞远,她越是这样淡定,他就越不想看到她这样好过。
     他就是看不惯这女人平静的模样!
     凭什么她这么平静?
     凭什么她没有像他这样快要疯掉?
     凭什么他什么都没有了,儿子女儿都没有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丧家之犬,凭什么同处于事件中的这个女人,却可以这样表现得平静淡定,
     凭什么只有她可以安然无恙,什么都不在乎!
     他不!
     他就是不要看她这么理智!
     “你这么聪明,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祖父在的时候,你出生时,绑架你的人,是你认识的人?”
     简童眼皮一跳:“什么意思?”
     “呵呵,你这么聪明,猜不出来吗?
     和你祖父同年龄阶段的,能够有能耐做出那种事情的,你认识的,我又知道的,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吗?”
     简童紧紧咬着牙根,不敢去想。
     奈何!
     “就是沈老爷子,你一生所爱沈修瑾的亲爷爷!”其实这件事情,他也是夏薇茗出事之后,他偶尔偷听到的,怕被察觉,只来得及听到一两句。
     他知道的,也就是这一两句,但……够了,足以能够让这贱丫头不平静了!
     她心口,有大石,猛地撞了进来!
     砸出一个深坑!
     夏管家的这句话,什么意思?
     她倒是想要装糊涂,奈何!
     沈家和简家,有仇。
     沈家老爷子和简家老爷子,有仇。
     除此之外,再难有其他解释。
     可是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为什么……为什么祖父任由她接近沈修瑾?
     为什么祖父从来不跟她说这件事情?
     为什么连外界都不知道他们两家有仇?
     当初在洱海的时候,简夫人说过她出生时候的绑架的事情,却是说,简老太爷生意做大,有人看不惯了,才耍的把戏,威逼利诱。
     可是沈家那么大的家业,几代积富,绝不是一个简家可以抗衡的,沈老爷子怎么会看得上简家,他们两家之间的仇,绝不是生意上的那样。
     想起祖父曾经对待她爱着沈修瑾这件事情,奇怪的态度。
     也想起她每次在沈家见到沈老爷子的时候,沈老爷子眼中的厌恶。
     祖父曾说不值得,祖父也曾试图劝说过,但那些劝说,只是流于表面,明明是劝说她放弃的话,
     却又在某些事情上,鼓励她,甚至,支持她。
     她这才细想回想,好多次,她和沈修瑾之间,似乎都有祖父推波助澜,替她找机会独处,替她办生日宴。
     那一年十八岁的生日宴,祖父说,你长大了,要勇敢追求你爱的,我的孙女就要勇敢。
     她觉得对,受到了鼓舞,于是十八岁的生日宴上,她当着众人面,张扬无比的告白。
     她是自信的,祖父说,她是简家最出色的女儿。
     她不敢再去想,不敢再去想更多更多那些细节。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再也难以保持那样平静的外表。
     那张小巧的脸上,一片死灰,眼底的痛,似乎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拉入深渊,似乎她……被占据她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人,亲手狠狠推下了深渊!
     生命里,那些被时光埋藏的她曾觉得有些矛盾和奇怪的祖父,终于,能够解释得通了。
     难怪,难怪祖父那样的看重她,最后却站了简陌白那边,说简家的一切,属于简陌白。
     什么害怕别人再伤害她,所以要把她抱在身边亲自教养,不过是因为她这小小的刚刚出生的小女娃,得到了沈家那位沈老爷子的“看重”罢了。
     什么精心教养!
     其实都只是让她能够比身边寻常的富家千金出色优秀,因为上海滩有太多富家千金,不出挑,怎么能够入了沈家接班人的眼吧。
     她的思绪开始混乱,已经分不清那些好是真的好,还是假的。
     她已经分不清记忆力那些和祖父一起开心的事情,那些桩桩件件的小事,哪一件是祖父他老人家出自真心,哪一件又是另有算计,还是……根本什么都是假的!
     车外的事物,飞快的倒退,那不停的飞快倒退的车外景象,女人看着,看着,猛的伸出手去拉车门把手,
     她要和那些车外的景象一起倒退,一起倒退回过去的岁月,一起倒退回祖父还在的时候,她要亲口问,她要弄清楚,她要知道,这一切,几分真,几分假!
     她要随时光倒退,回祖父健在时,她要站在祖父面前,她要亲口问一句:
     “祖父,你真的爱我吗?”
     “你疯了!”夏管家想要她死不错,但却亲眼目睹这疯狂景象的时候,心口还是冷不丁地一抽。
     倏然变脸喝道。
     一声撕心裂肺地呐喊,粗嘎的声音里,只剩下了一眼望不到底的绝望!
     ——“我要回去——!”
     她要回去,回去祖父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