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他替她又打造了一座监狱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童悠悠转醒,醒来时,一室昏暗,她珊珊爬起,走到客厅,并不惊讶于客厅里,暖光下,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身影。
     客厅里,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矮,似是怕声音太大,吵醒了睡觉的人。
     走廊里传来些微的脚步声,男人转身看去。
     二人,便视线撞在了一起。
     两人似乎都没有过大的起伏的情绪,仿佛是老夫老妻,又仿佛是默契十足,谁也没有打破这诡异的平和。
     好似,相安无事。
     男人径自站起身,走去吧台,慢条斯理地把饭菜重新热了一遍,放在了吧台上。
     而女人也默然无声地走过去,坐下吃起饭菜来。
     仿佛,他们之间,从来没有那么多的爱恨纠葛,没有那么多痛苦的回忆。
     一顿饭吃完,任谁都觉得气氛和谐,竟然有一种现世安好的错觉。
     咯噔~
     最后一口热饭送进了嘴里,女人搁下了筷子,筷子在吧台桌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放我走。”
     女人粗嘎的声音,缓缓说出三个字。
     男人收拾碗筷的大掌,半空中僵住,“你累了,白煜行说,你的身体不太好,去睡一觉,明天早上,我去超市买一只乌鸡回来,给你煲汤喝。”
     “放我走吧。”女人粗嘎的说着,对于男人的话,只字不问。
     “乖,”男人放下手里的碗筷,放进了洗碗池里,又洗干净了手掌,擦干,走向了女人,便就着这个姿势,从身后环住了女人的腰:“去睡觉,睡一觉起来什么都会好起来。”
     “放我离开。”她道,眼底波澜不惊。
     也任由那腰肢上的铁臂,紧紧箍住她的,如今靠的这么相近,却丝毫没有一丝暖意。
     她的眼,如枯水,干涸得没有任何水汽。
     男人依旧好声好气:“小童,乖乖的,去睡觉,这话,我就当没有听到过,以后,也不要再说这样的傻话了。”
     男人的声音,温和如初,甚至带着一丝宠溺,却也带着明显的警告。
     “我想离开这里……”
     女人的话未说完,这话却激怒了男人:
     “你想要离开这里,还是想要离开我?”
     男人铁臂收紧,太阳穴鼓鼓的跳动着,是动了真怒,压着声音,压着那股难以宣泄的无奈的愤怒:
     “别再说傻话,别再让我听到‘离开’这个字眼,”他咬牙,眼中的痛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小童,你从小就这么聪明,一定知道,做出什么选择,才是对你有利的。”
     商场上的谈判技巧,男人不懂,这些在情感上,是鸡肋。
     商场上强硬的态度,是因为有他雄厚资本的支撑,所以他能够态度强硬,但是这里,不是商场,这里,是一个失乐园。
     他不懂这些,只想要能够留住这个女人。
     即便自己的两个好友,都或多或少,隐晦地提醒过他,留不住的人,就放手让她走。
     可是,每每想到这女人会离开自己,从此,与自己再无瓜葛,他便难以自持。
     他便慌乱得不知所措。
     她有毒,她是他的药。
     女人只是垂下头,眼底的笑容,再讽刺不过……他永远都是这个样子!
     他,从没有改变!
     脑海里是今天夏管家对她说的话,两家之间的纠葛,两人之间的开始……原来一切,都只是一个错误。
     她也有脾气,她想要冲着他怒吼,怒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夏管家的那些话,就像是一把巨锤,把她锤得支离破碎,她沉默着,想了许久许久,那些关于夏管家嘴里的那些话,关于两家之间的那些事情……
     最终,女人什么都没有说。
     没有向身后的男人,透露一个字眼。
     既然,他们的开始时个错误,那么,那些事情,他便不必知道。
     “沈修瑾,你说过,你恨我。
     我懂。
     我都懂。
     可我已经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已经,所剩无几。
     我不懂,我这身上,还有什么,是你沈总看得上的。
     放我走,我们各自安好,不行吗?”
     她企图说服,可她忘记,这人的偏执,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不行!”男人怒喝,她只知道离开离开离开!
     为了离开,她能够不顾一切!
     在他身边呆着,不好吗?
     “乖,去睡觉。”
     他说。
     手掌紧紧地捏着,他心惊胆战地等待怀中女人的回应,他真怕,真怕她再多说一句离开,他会再也难以控制自己,他会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怀中的女人,似乎感受到身后男人的想法,“好。”
     男人这才松了手臂,目送女人背影进了卧室,直到卧室的门,轻轻合上,捏着的拳头,这才松了下来。
     当女人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一夜之间,家里所有的窗户,都安装了铝合金的栅栏。
     清晨的阳光撒下来,女人睁开眼,侧首,便再也无法挪开眼,视线里,是困住人的防盗窗。
     她盯着防盗窗看了许久许久,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便落了下来……他又给她打造了一座监狱。
     撑着身体,爬起来,赤脚走到窗户口,手便死死地抓住了铝合金防盗窗……又一座监狱,她笑,笑得眼泪横流。
     一如当年里,三年监狱生涯一样,她的双手,死死抓着栅栏杆,这里,是唯一透光的地方。
     门外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她连忙收拾好一切,擦干眼泪,转身走出卧室。
     那人手里提着塑料袋,走到吧台前:
     “今天的乌鸡特别好,我亲自抓的,特别肥,给你带了早饭,小童,洗好坐下吃。”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了水池边,蔬菜和肉制品,一样不少,男人已经在洗手台前,撸起袖子,有模有样地清洗蔬菜。
     女人垂在身侧的手,背到身后,月牙湾的指甲印,深深陷入了手掌嫩肉中。一仰头,阳台外,防盗窗已经立了起来,将这偌大屋子,遮得严严实实。
     有风吹来,她却快要窒息了。
     女人默不作声地依言而行,他说,去洗洗,来吃早饭。
     嗯,好。
     她去洗,洗好安静地坐下吃他带回来的早饭。
     男人在开放式的厨房里,手脚利落地洗菜做饭,女人在吧台前,静静吃着热乎乎的早餐。
     一室温馨,和幸福。
     女人甚至没有去问,什么时候装的防盗窗。
     似乎一切都很好,只是每一次女人眼角余光扫到防盗窗的时候,眼底深深的厌恶和……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