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爱你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陌白接受骨髓移植手术,时日接近。
     他已经换上了手术服,简夫人正在陪护着。
     “陌白,不要紧张,不会有事情的。”简夫人安慰道,儿子却一脸沉默。
     看着儿子消瘦的脸颊,心里又狠狠把简童骂了一顿。
     “要不是遇到配型成功的好心人,小童那丫头太不是了,差一点就害死你。”
     简陌白似被惹恼:
     “妈!你别说了!”
     “诶?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妈是心疼你,你冲我吼什么?”
     “妈,你别再这样说小童。”
     “我怎么就不能够说了,她一点都不顾年亲情。”
     简夫人打心眼里,是恨上这个女儿。
     虽然事情已经澄清清楚,当年确实是她误会简童不是自己的亲身女儿。
     可是当事情澄清清楚之后,简夫人对儿子和女儿依旧是有差别对待。
     毕竟,儿子从小养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亲。
     至于那丫头……一想到那丫头当初回S市,是拿走了整个简氏的财产。
     简氏,原本就该是陌白的。
     再加之,几次三番的自己恳求,那丫头却铁了心不肯捐骨髓救她亲哥哥,在简夫人的心中,简童是不顾念亲情,冷血无比的一个人。
     简陌白此刻心里却很乱。
     明明看到了生的希望,明明有人给他捐赠骨髓了,他不用死了,也不用活在时刻会丧命的危机下。
     他本该放松心情,可是,随着时间过去,却越发的乱。
     医护人员这边已经通知他,说匿名捐赠者马上就要开始捐赠骨髓。
     他伸手拉住了护士:
     “等一下……你,……能不能告诉我,给我捐赠骨髓的好心人,叫什么?”
     “抱歉,对方不愿意透露姓名。”护士亲切一笑:“放心吧,不会有事情的。你就好好养着。”
     说着,转身离去。
     简陌白却更加心烦意乱,简夫人自然注意到自己儿子的状态不对劲,她只以为简陌白是担心。
     “医护人员都说了,叫你放心。
     儿子,你别瞎想,妈陪着你。”
     一边劝说,简夫人又想到伤心处:
     “简振东那个老不是东西的,自己儿子要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了,却连一面都不露。
     指不定在那个小狐狸精那儿逍遥快活,老东西不得好死……”
     简夫人骂骂咧咧,简陌白已经心烦意乱,倏然从床上站了起来,下了床,就要往外走。
     “儿子,你做什么去?”
     简夫人追了过去。
     前面简陌白却越走越快。
     “等等妈。”
     简夫人拿了价值不菲的背包,三步并作两步追过去。
     简陌白却跑了起来,迎面撞上刚才的护士:
     “你等一下!带我去!”他低声吼道:
     “求你带我去骨髓捐赠的那个手术室。”
     他眼神慌乱,那护士被抓着,好像吓到了:“你先松开手,捐赠者不愿意透露姓名。”
     “拜托你,你带我去,好不好?”简陌白软了下来,满眼的恳求。
     那护士被看的有些心软,但还是摇了摇头。
     简陌白却不肯放开:“捐赠者是不是我妹妹?我妹妹叫简童,是不她?”
     他到底不傻,哪有那样巧合的事情,他妹妹刚刚来看过他,当天就有配型成功的捐赠者。
     这些时日,他自己欺骗自己,欺骗自己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子,捐赠者另有其人。
     他心里明明已经察觉到事情太巧合。
     可是他想活着,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每天夜里,都会想起他妹妹来看他时候的话。
     他叫他妈把一个上了锁的日记本带过来,陈旧的日记本翻开,稚嫩的字体看在眼里,
     点点滴滴都记载着,他早已经忘记了的他和小童的儿时童年。
     很幼稚的字体,甚至汉字还没有认全的时候,有些字用拼音,甚至有的语句不通。
     以大人的眼光来看,这本日记本的内容,好笑又幼稚。
     可是,却让他记起来过往。
     每一篇日记,记在着每一天发生的点点滴滴的小事,有的是嫉妒小童又得到祖父的夸奖,有的是说,小童又读了哪些书,看了哪些电影……一本日记本翻看下来,他才恍然发现,整整一个笔记本,记载的是他儿时每一天的事,却从来没有缺少过小童的身影。
     他看着那一篇,小童说的,他帮她挡了刀子,把她从混混手里救下来,他看着那一天的日记,上面写着:
     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保护了我的妹妹,原来保护妹妹会让我这么开心,从今以后,我要一直保护她。
     他看着已经被眼泪晕花了字体,模糊开了,看着那誓言,他说保护妹妹会让他开心,他说会一辈子保护妹妹,可是后来,这笔记本,早就不知道被他仍在哪个角落落灰了。
     “我妹妹只有一个肾,她不能给我捐骨髓。”
     简陌白说:“你带我去,我不再逼着她捐骨髓给我了。”
     护士看着面前被病魔折磨得不像人形的男人,满面枯槁,眼里含泪,心弦一动,生出一丝怜悯。
     正要说话。
     身后一道幽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还算你最后能够记得小童的那点好,记得她是你妹妹。”
     简陌白听着熟悉的声音,倏然一惊,抬头望了过去:“沈……”
     男人冷眼站在三米外,抬了抬下巴:“你的病房在哪儿?”
     “在……”他下意识就要回答,猛地想起还有个人正要冒着风险为他捐骨髓:“沈修瑾,你来的正好,小童马上要给我捐骨髓,你赶快去!把她带出来!”
     简夫人已经听呆了。
     起初没有听明白,后来慢慢明白发生什么事情。
     一股愧疚油然而生,可是,看了看自己枯槁的儿子,她伸手拽住了简陌白的手:
     “马上就要进行手术,儿子,你别乱想。跟我回病房。”
     “我不,我要找小童。”
     “去病房,我有话对你说。”一旁,幽冷的男人开口道,见简陌白不走,淡淡开口提醒:
     “我不会允许小童冒风险。”
     简陌白仿佛被点醒了……是了,沈修瑾不会让小童有事。
     ……
     病房里
     沈修瑾找了张靠椅坐下,对面,是简陌白坐在床畔。
     “她骗了我,来给你捐赠骨髓。”
     第一句话,冷不丁打破沉默。
     简陌白面色一白,渐渐绝望:“我去找她!我不逼她捐骨髓了!”说着站起就要走。
     “我亲自把正在打生长因子的小童,抓回了家。”
     第二句话,稳住了简陌白。
     “那捐赠者……”简陌白不解。
     “你弟弟。”
     “……”
     “你弟弟的配型,当初做了假,这个事情我早就知道。不过小童不在意你这个哥哥,我也就冷眼旁观,
     至多是送上一捧菊花的事情。”
     简陌白想要开口说什么……这人太冷漠了。
     知道实情,却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出闹剧。
     “你知道,小童她找了骨髓库,从知道你病情开始,一直就拜托人在寻找合适的捐赠者。
     显然……是我小瞧了她的心软。”
     说着,沈修瑾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找不到配型,她自己来捐。
     既然她在意你生死,那我没办法袖手旁观。
     我找了你弟弟和你爸爸在外头的那个,所以现在,躺在那间病房里的,是你弟弟。
     将要给你捐赠骨髓的,也是你弟弟。”
     简陌白不傻,他爸爸自从他生病,就没有几次来看过他,他那个爸爸根本不在意他生死。
     而所谓弟弟和弟弟的妈,一直闹着要回简家认祖归宗。
     认祖归宗为了什么?
     无非就是个钱字。
     “你给了多少?”
     他不信那女人不贪。
     沈修瑾抬眼瞧了简陌白一眼,扯了扯嘴角:
     “一个市值两个亿的广告公司,一个亿的现金。”
     简夫人在一旁听着,倒抽一口凉气,想也没想,脸色狰狞:
     “怎么能够给那个小畜生和小贱人那么多?
     他们配吗?”
     话落,沈修瑾冷笑一声,望向简夫人:
     “简童的命,值不值?”
     简夫人顿时憋红了脸。
     “简陌白,你记住,你的命,是简童救的。”
     沈修瑾说完这话,站起身:“所以你记住,活下去,从今以后,不要再糊里糊涂混日子。”
     “至于简氏,”沈修瑾冷笑了一声:
     “简氏早就已经是个烂摊子。不要以为简童得了大便宜,简氏就是个烫手山芋。”
     提及简氏,简夫人不淡定了:“胡说,简氏这么大的资产,怎么就是烫手山芋了?
     不过简氏既然给了小童,我们、我们就不会再去争抢,你是怕我们和小童抢简氏,对吧?”
     沈修瑾看着激动不已,好似十分大方的简夫人,薄唇缓缓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
     “简氏比得过沈氏吗?”
     “……”
     “沈氏,简童想要,我愿意双手奉送给她。”言下之意是,你区区一个简氏,又算的了什么。
     简夫人脸上露出震惊,震惊过后,就是怀疑不相信……沈氏那么大一个资产,换谁能够心甘情愿拱手让人?
     “说说的事情,谁都会说啊。”嘴皮子又算不了数。
     沈修瑾一笑而过,并不多做解释。
     只是眸子落在简陌白的脸上:
     “你没有关心过简氏吧?
     只是手心向上,没钱就向公司伸手。
     已经享受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钱伸手了吧?”
     简陌白被一顿嘲弄得面红耳赤。
     却无可辩驳。
     在之前的日子里,他一向过着潇洒不羁的生活,没钱?没关系,反正家里有。
     他也确实没有为钱发过愁。
     “简童入驻简氏之前,简氏内里就已经一团乱。
     高层各有心思,下面做事的人,也各自有自己的想法。
     简振东管不住人,干脆趁着简童入驻简氏,转走了公司里大部分的储备金。
     简氏一度是陷入资金断层。”
     沈修瑾不紧不慢说着:
     “简陌白,你好歹也是学过金融,接洽过公司流程,这一点你总该清楚,一个公司,资金断层,是一件多么棘手的事情吧。”
     简陌白不敢置信听到的。
     此刻更是大受震惊!
     简氏,资金链断层!
     他很想要去否决这话,但这话是从沈修瑾嘴里出来。
     他无从反驳。
     “你有没有想过,简童她,从来都没有真的想要和你抢东西?”
     沈修瑾说完这句话,径直离开。
     只留下简陌白,羞愧地站在原地。
     小童她……从洱海回来,就一直在帮他联系骨髓库,她大约是想着,如果没有配型成功的,最后就会亲自捐赠骨髓。
     简陌白心如刀绞……她从来没有想要和自己抢夺过什么。
     简氏那样的危机,她任由他和妈误会她得到多大的好处,却从来没有提起过简氏的危机。
     再想着,他住院期间的治疗费用不菲,他妈花钱又大手大脚惯了,而每月,该给他们母子的费用,从来没有拖欠过。
     简夫人低下了头颅,此时此刻,无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也无人看到,她红了的眼圈。
     只是她心里,对于这个女儿,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大约只有她自己知道。
     ……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薇薇安找来过着公寓好多次,每一次都没阻拦在外头。
     只是旁敲侧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包括简童去医院捐献骨髓,幸而被沈修瑾强硬阻拦的事情。
     手里头的那份公司股权,她拿的有些烫手。
     几次三番找来公寓楼,却不得见到简童。
     薇薇安急的抓狂,今天在房门外,终于再也忍不了了,大声地叫喊:
     “你们这是监禁!监禁!
     放不放我进去?
     不放我进去,我现在就报警!”
     沈二头疼地看着这个又叫又跳,冲着他又抓又骂的疯女人,看着这女人风情万种,哪知道,风情万种的女人抓狂起来,和泼妇没两样。
     “安静点!别叫了!”沈二压低声音喝道:
     “夫人在午睡。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好啊,要我安静,你让开,让我进去。
     我见见简总就走,可以了吧?”
     沈二瞧她挑衅的模样,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伸手拦住了薇薇安,哪知,对方张口就上嘴:“你怎么咬人!你属狗的吧?”
     “你放不放,放不放!”薇薇安十八般武艺全上,今天她一定要见到人。
     她在公寓楼下蹲守,看着沈修瑾上了车离开,她才跑上来的。
     哪里知道,这姓沈的真不是个玩意儿,他人走了,还放着个人,守在门口。
     “你看犯人啊!我们简总是个活生生的大活人!”
     “请不要让我为难,请您安静点,夫人正在午休……”
     正说着,死命和他纠缠一起的疯婆子,突然大叫起来:“烟!烟!”
     “请你别再胡闹了!”沈二以为她又想出别的招式,顿时不耐烦,绷着脸喝道。
     “你看!烟啊!”
     沈二看她神情不似作假,转头顺着她的手指,看向门口……门缝里,烟雾窜了出来。
     陡然之间,沈二面色大变,甩开身上挂着的女人,掏出钥匙连忙开门:“夫人!发生什么……”
     话没说完,就被浓烟呛得一阵猛咳嗽。
     薇薇安立刻冲了进去,“小童,你别吓我!你可不能够寻死!”
     无奈浓烟太大,火苗乱窜。
     沈二立即拨打火警电话,一边试图往里头冲,却见效不显。
     一道飞快的身影,掠过他,冲了进去。
     沈二一眨眼,那人已经冲到了浓烟里。
     “Boss!不能去!”
     “危险!”
     沈二大叫,那人却充耳不闻,冒着浓烟,在屋子里找了一番,却没见到那女人的身影。
     他立即冲到卧室门口,门却拉不开。
     “小童!你开门!小童!!!你开门啊!”
     他拼命的砸门,叫不开屋子里的门,又重重的用身体去撞,那门背后,却抵着东西。
     他急的快疯了。
     沈二淋湿了自己,冲到了客厅,阳台,打开所有能够打开的窗户。
     浓烟往外涌去,屋子里的能见度渐渐清晰,但火苗依旧在窜着,沈二不管不顾,冲到水池边,水龙头拧的最大,看着吓呆了的薇薇安:
     “站着干嘛!帮忙灭火!”
     好在是屋子里潮湿,所以火势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也因为屋子里潮湿,诸如窗帘,地毯,被点了火,却只闷出一阵一阵的浓烟来。
     这大约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是,客厅里的火势可以控制,但卧室里,却难。
     那女人不开门,谁也进不去。
     好在,消防局离这里不远,很快就出警。
     “门撞不开。”
     “从窗户进。”
     沈修瑾一愣,顿时心里一阵绝望:“窗户焊接了防盗窗。”
     此刻,他无比后悔。
     “简童!你开门!”他拼命的砸,不停用身体撞:“你开门,我……我求你开门,小童,你哥哥已经没事了,你哥哥他已经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
     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你哥会平安无事,你先把门开了。”
     屋里无人回应。
     “小童,真的,你哥的配型,我找到人捐骨髓给他,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你哥,你把门打开。”
     “夏管家也已经受到法律制裁。”
     “六年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是无辜的。夏薇茗不是你害死的。我都知道了!是我错了,小童,你开门!”
     男人拼命的砸门,他从没有这样害怕过,害怕她就这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他囫囵乱语,他不停的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正在说什么,只是希望,屋子里的女人能够开门。
     窗户外面架起了高空吊车,吊车上的救生员,确定,屋子里的人还活着,就那样靠坐在门后被她推过去的梳妆台上,火从木床起,火舌越来越靠近她。
     如果强行撞门,那坐在堵着卧室大门的梳妆台上的女人,很有可能就会一同被撞进火焰里。
     但,如果什么都不做,放任这样下去,显然也不行。
     砸开了窗户,只能先灭火。
     高压水枪冲着屋子里烧得最旺盛的木床冲压过去。
     门外
     沈修瑾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搁,每多一分钟,他的心,便沉一分。
     “小童,你哥哥没事。六年前的事情真相,我已经知道了。
     三年牢狱,是我的错。
     只要你出来,我去坐三年牢。
     只要你高兴了,你出来,我立刻去坐牢。
     你出来好不好。”
     门后的女人,靠着门背,扬唇轻笑,那样的讽刺,过往那些,毁了她一生,毁了她全部,她都不知道……
     门外的男人不敢撞击,生怕门撞开的时候,连她一起,撞进火海里。
     高压水枪,从破了的窗户里,冲进卧室。
     火焰,正在湮灭。
     女人却似乎有了反应,橱柜里的衣服,随意摊在梳妆台上,手里的打火机,只要点燃……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救火员立刻把这情况,告知了沈修瑾。
     男人彻底慌了:
     “小童,别点!你不能够出事,我爱你,简童!”话落的时候,他和沈二一起,使出全身的力气,朝着卧室大门撞了过去。
     这一次撞击,必须成功!
     卧室里的火焰,已经基本被灭。
     可是,不能够让那女人有再一次点火的机会,这一撞,孤注一掷。
     必须成功。
     砰——
     大门豁然被撞开,男人立刻冲了进去,伸手一把将摔在地上的女人,紧紧抱在怀里,他此刻,浑身都在颤抖:
     “小童小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感谢上苍,感谢菩萨,感谢满满天神佛!
     从今而后,他沈修瑾日日食素。
     无神论的沈修瑾,此刻却止不住的激动。
     一切归于平静。
     沈二面色大变:“Boss!”
     只见精硕健壮的男人,轰然倒地,无知无觉的摔在一片狼藉中。
     一旁女人也是一惊,下意识伸过手去。
     沈二跑了过去,挤开了女人,一边拿着手机,打电话过去:“白少爷,Boss他突然晕倒了。”
     “嗯嗯,我现在就开车送他去医院。”
     沈二一个人有些费劲架起沈修瑾,好在消防员里出来两个人。
     沈二突然顿住:“夫人,别在做傻事。”他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机,打给沈三:“你上来一趟,保护夫人的安危。”
     这是变相的控制她的自由。
     但这一次,女人压着拳头,伫立在原地,目送沈二架着那人离开,从始至终,视线从没有离开过那人身上。
     那眼中的复杂,难以言喻的痛和伤。终于,人走了,她闭上了双眼。
     从今往后,不看不听,不爱不恨。
     但能往事随烟……那便是最好的结局。
     她却清楚,她唯一的反抗,便是谨守自己,不痛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