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352章 谬赞了(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酒,饮三分就好,苏总可别贪杯啊?”
     随着一声打趣落,一杯红酒便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推送到了苏夏的眼前。
     杯中殷红的酒色微微摇曳着,苏夏微一愣神,抬眼便对上那一双在今夜格外惑人心神的眸子,绯色的异光在其中隐隐闪烁,如金玉宝石般灼灼光华。
     “茅副董这可就小看我了,难道你不知,我可是千杯不倒,凭谁夜别想先喝倒我?”
     看清来人的面容后,苏夏便顺势接过那杯递来的红酒,神色从容的回说道。
     一旁的茅子俊闻言,唇角便不由轻扯出了一抹笑容:“苏总自是厉害,我等平庸之辈又怎能有这好本事?”
     正说着呢,茅子俊忽然举杯相邀:“既如此,不如苏总和我相碰一杯?庆祝我们之间的合作,能一直顺顺利利下去!”
     酒色醉人,灯光如织,今晚的茅子俊也格外与众不同,俊逸非凡。
     褪去了平日的风流与玩世不恭,此刻的他,就像是剥了原本伪装的外皮,露出了如美玉般惊才绝绝的一面。
     而那或许,才是更为真实的他。
     “合作愉快!”
     清脆的碰杯声响起,苏夏仰头就抿了一小口。
     这次丰茂的庆功会,算是茅子俊第一次以丰茂掌权人的身份正式亮相。
     虽然丰茂董事长的位置还由茅子俊的父亲坐着,但他其实早已放权给了茅子俊,是以现在整个丰茂,分割成由茅子俊和茅子詹两兄弟所属的两大派系!
     而在这两大派系之下,更是有着复杂交错的关系网,如同平静的湖面,实则暗流汹涌。
     茅子俊身处其中,步步为营,连带整个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清瘦,一看便知,近日肯定费心耗神不少。
     “我如今正处于风口浪尖,你和我多有牵扯,怕是这里有人等会儿会坐不住,想从你这泻火……”
     茅子俊说着,语调微顿。
     而后轻轻晃动着杯中的酒,似是随口问着:“怎么样,有没有后悔,当初选择了我,惹上了一堆麻烦?”
     场内喧闹,苏夏闻声将落在远处的目光收回,美目流转间,是一片清朗而又坚定之色:“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
     “落子无悔的道理,我想你比我清楚,所以,我从不后悔我的选择。”
     人行一步,哪能真料得其后百步,是以做的,都是当下令自己无悔的选择。
     黑发齐腰,款款动人。
     茅子俊一怔,原本平稳的心跳,莫名漏跳了一拍。
     他明知道,她这话的意思,只对公,不对私,并无任何令人遐想的歧义,可他却还是因为那句不后悔的选择,跃动了心!
     被她选择,真好。
     两人正聊着,却突然有人将茅子俊唤了去,好像有什么事需要他去处理。
     苏夏对此,心下了然。
     毕竟眼下,茅子俊才是那个主持大局的人,诸事缠身,忙一点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苏小姐。”
     一声冷淡的男音忽然从旁冒了出来,堪堪止住了苏夏那本欲向前迈动的步伐。
     明黄的灯光下,显现出一张有些阴郁的脸庞。
     来人身形很高,着这一身黑色的西装,头发被笔挺的输在脑后,手中拿着杯与灯色相似的香槟,整个人仿若从黑暗中走来,眸色深沉而又晦暗。
     苏夏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总觉得眼前之人给她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茅先生。”
     在记忆的深海中搜刮了半天,苏夏总算想起了来人是谁。
     茅子詹,茅子俊同父异母的大哥,丰茂董事之一,更兼任丰茂企划部经理一职,是茅子俊在丰茂的头号敌人就,也是一个……
     给人感觉十分危险的男人!
     仿佛只要一触及对方的利益,就会遭到对方疯狂的撕咬和报复一样。
     苏夏在去丰茂开会的时候,见过对方两次,所以自然留有印象。
     而她也听闻,这位茅家大公子,做事狠戾,不留余地,在商场中有人若对上他,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彻底吞噬西风。
     是个行事风格颇为偏执和极端的性子。
     苏夏对于这个凭空冒出来跟她主动打招呼的男人,却并未敢放松半分。
     她脸上端着笑意,眼底却是噙着切实的戒备!
     果然,还真是被茅子俊料中了。
     这不,麻烦不就找上了她?
     两人相对而立,彼此脸上都挂着不动神色的面具。
     苏夏心里很清楚,以茅子詹的性子,不会无缘无故找她攀谈,若她没有猜错,怕是十有八九和新官上任的茅子俊有关。
     “苏小姐这一打扮起来,果然似一朵盛放的玫瑰,美丽芬芳,引人环绕,看来还是我这弟弟有福气,能有幸得遇像苏小姐这样一个,无论是风姿还是才能,都十分卓越的知己红颜,真是叫人羡慕啊!”
     茅子詹说着,那张阴郁的脸上便绽开了一丝笑意。
     可不知道为什么,苏夏看着男人那张带笑的脸,却只觉得毒蛇在吐信子,正蓄势待发,准备看准时机狠狠地咬她一口呢!
     奉承的话,苏夏听多了,但像茅子詹这种用阴恻之意说出来的,倒还是头一次。
     整理了下思绪,苏夏便大大方方的开了口:“茅先生把我夸的这样好,我若当真了怎么办?”
     苏夏轻快着语调,竟在这种审度与威压之下还开起了玩笑。
     任眼前的男人目光如炬,如何地试探与打量,她的态度,却始终怡然自若,和煦如春风。
     “和茅先生的励精图治相比,我这种小打小闹,登不了台面的,茅先生谬赞了!”
     ……
     茅子詹喜欢刀锋外露,而苏夏习惯将利刃藏于绵软的柔絮之下,非到关键时刻,不轻易与对方横撞。
     男人眯眼沉思了片刻,唇角的笑意越发加深:“没想到苏小姐还是个这么有趣的人,这让我突然有点遗憾,怎么没有早一点认识你,不然的话……”
     话到这里,茅子詹却突然收了声。
     就像是在特意等着苏夏的反应一样,故意只把这话说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