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骄记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寝食难
最快更新骄记 !
    很久以前,噩梦过后,夜十一便知道自已想要什么,应该做什么,为此会付出什么代价。
     可当梦到莫息会死,念哥儿那样凄凉地跪在他棺椁前痛哭时,她的心仍像是被刀扎着,血肉模糊得让她连每一个呼吸的起落,都是蚀骨刮髓的疼。
     所有人都在筹备着她和他的婚礼,所有人都在高兴她与他能终成眷属。
     他也十分欢喜,等待着,渴望着,那一日的到来。
     只有她自已知道……
     狠狠地闭上眼,她手握成拳,指甲掐着手心,深深地掐出红红的印子。
     天未亮,夜十一便起身,用过早膳,步至在院子里赏雪煮茶。
     难姑侍候着。
     小红炉里的火慢慢地烧着,铜壶里的雪水时刻热着,雪一片一片面飘落,并不大,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然以大小姐的身子骨,是不能在这样的雪天呆在露天院子里赏雪吃茶的。
     雪水是竞园老仆去年藏在梅花树下的,有着淡淡的梅花香,挖出来煮沸泡茶,茶汤清亮,入口一股子若有似无的梅花香,味道极好。
     “大小姐吃茶。”难姑端着茶杯递到夜十一手边,手轻轻碰了下夜十一握紧的拳头。
     白绫并未覆上白雪,白绫却湿了。
     她不知道昨夜里大小姐到底做了什么噩梦,她只知道昨夜里大小姐惊醒后再也没入过眠。
     大小姐的这一生,身子骨被几经折磨,已经弱到即便是一场风寒都能要了大小姐的命,大小姐的心也很苦,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的现如今,大小姐都未曾真正开怀过。
     不,姑爷在的时候,有时有那么一瞬,大小姐是真的快活的。
     可也只是一瞬。
     短暂到转瞬即逝。
     夜十一松开拳头,指甲掐进肉里,手心已被掐出血丝,粉红的丹蔻微微染着触目惊心的鲜红。
     “大小姐!”难姑赶紧将茶放置一旁桌面,心疼地看着夜十一染血的掌心,唯一露在面具外的双眼微微闪着泪花,“大小姐何必如此自苦,倘若长公主在天有灵,不知得多心疼大小姐……”
     在夜十一露出掌心的鲜红时,同守在院子里庑廊石阶下的小麦也是一惊,惊过后动作迅速地上了庑廊,三五步转入茶水间。
     因着夜十一身子骨的特殊性,但凡有夜十一在的地方,就近都会备着长年要用的常药。
     就在难姑心疼地泪花直闪之际,小麦已然提着小药箱到她身边。
     两人侍候夜十一多年,共事已久,默契虽不如难姑与影子,基本的默契也是有的。
     小麦脚步声刚近,难姑便转过头去,伸手接了小药箱。
     小麦退回石阶下静候着,她则打开小药箱,取出纱布、止血粉,开始仔细地为夜十一包扎右手。
     夜十一没说话,只沉默着任小麦难姑为她忙碌。
     晌午过后,未时一刻左右的时候,莫息突然就来了。
     雪后晴天,阳光照得夜十一身上,她倚靠在观雨亭的石栏里,临湖坐着,时不时把手里的鱼食丢下去。
     鱼食刚落,尚浮在水面,很快便让等着吃食的锦鲤一口吞下,心满意足地摇着尾巴游开,一小会儿游一圈回来,又张开小嘴抢从天而落的美味。
     莫息进竞园,便被告知夜十一在前院的观雨亭中喂鱼。
     夜十一素来不喜身边围太多人,故而自来只有难姑与小麦能候在周遭。
     只是这一回,莫说小麦,连难姑也被令至观雨亭水廓之外。
     难姑站在水廊入口,远远见到莫息到来的身影,她喜得双眼掩都掩不住,迎上前道:“世子爷终于来了!”
     “怎么回事儿?”莫息问着,脚步不停,直往水廊走。
     “昨晚大小姐做了噩梦,惊醒后一直未眠,今儿一早起身,赏雪吃茶,话都没两句,手还受伤了,早膳午膳都没胃口,皆只沾了沾嘴,再便是到这观雨亭来,喂鱼喂到现在,话都不说一句。”难姑跟在莫息身侧走,压着声音,又快又精准地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小麦守在水廊入口外十数步,连难姑都不得靠近,同莫息简单道明之后,重站回水廊入口候着,永书更不敢跟着莫息往水廊尽头的观雨亭去,默默转至小麦身旁一同站着。
     一站定,永书劈头便问:“我家世子夫人怎么了?”
     莫王两家结亲,他与永籍得而和难姑小麦司河等人多有接触,一来二去熟稔了,说话问事便少了两分客套,多了三分随意。
     小麦瞥了永书一眼,没应声,他还想知道呢。
     永书见状,脑子也是转得快,很快反应过来既是能让难姑心急如焚,让小麦偷偷前往仁国公府给他家世子爷递信的事儿,定然是不小且事关自家世子爷之事,如此小麦答不出话来,也不奇怪。
     这边永书问了句没答案的话,那边莫息已走入观雨亭。
     夜十一听到脚步声,她熟知难姑和小麦的脚步声是怎么样的,晓得非是他二人的脚步声,她侧了侧脸,看向来人,待来人再走近些,迎面扑来干净的皂角味儿,她双眼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莫息在她面前蹲下,柔声道:“听闻你不好好吃饭,可是膳食不合你胃口?你想吃什么,尽管与我说,便是想吃琅琊的地道菜肴,我也去给你寻个琅琊的厨子来。”
     夜十一勾起唇畔,浅浅淡淡地笑开:“我从琅琊来,祖父早就什么都想到了,连在我院中侍候习惯的厨子都让我带进京,他什么琅琊名菜与小吃食都会做,亦十分合我口味。我吃得少,只是没胃口罢了。”
     莫息起身在夜十一身侧坐下,石栏椅垫了厚厚的毛毯,不管坐着靠着,都十分柔软暖和,又握了握夜十一的手,触其暖和,未有半丝凉意,他一接到小麦递的口信,便一路皱着赶过来的眉峰方舒展开来。
     “做噩梦了?”他想起方才难姑同他透露的,“可是与你幼时做的噩梦有关?”
     夜十一诧异:“你如何晓得?”
     “普通的噩梦惊不着你,更不会让你完全失了胃口。”莫息把夜十一身上的紫狐披风紧了紧,又伸手轻碰下她手中的手炉,确定还不用换炭方收回手。
     他声音低沉:“唯有那陈年旧梦,才能让你如此寝食难安。”